跳到主要內容

[E61]一種生活態度

壹陸壹的烘豆機
大哥炒豆子已經十幾年了,當他決定要進入這行時,第一件事就是去咖啡工廠學炒豆子,他說那時也剛好是一個機緣讓他踩入了這一行。其實,E61是開來賣豆子不是賣飲料的,我這麼說有點極端,比較客觀一點的說法,是原本想藉由賣咖啡飲品來推廣他的豆子,到現在,他要把喝咖啡這件事變成生活裡的一件事,也就是不再讓「喝咖啡」變成白領階級的專有享受,而是各個生活階層的人都能接觸到咖啡。
所以,會在E61裡看到各色人物,大家總是隨興的拿著飲料站著喝,最近幾天,我總是喜歡拎著我的卡布或冰濃縮,走到對面公園看著E61門口前熱鬧的各色男女。
星期日,我坐在吧台旁的豆子上喝熱卡布發著呆,進來了兩位客人(應該是三位?)點了飲料外帶後問小藍是不是可以買豆子。大致上一番常聽到的有沒有磨豆機和要先預訂豆子之後,客人又問大哥:「摩卡是亞洲豆還是非洲豆?」然後客人又問:「你們有沒有…豆?」(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豆囉!)
大哥說:「我不賣莊園豆。莊園豆這幾年被人炒作的很厲害…莊園豆進來不會炒也是很難喝…我炒咖啡炒十幾年了,你可以喝喝看我們的豆子,相信之後會有很大的改觀…如果大家都賣莊園豆,那麼那些不是生產莊園豆的咖啡豆產地工人怎麼辦?」刪節號的部份是我沒聽清楚的部份,也有可能是因為隔了一兩天,記不清楚了,只記得客人好像還問了有沒有肯亞。但是那句「如果大家都賣莊園豆,那麼那些不是生產莊園豆的咖啡豆產地工人怎麼辦?」卻讓我很難忘,因為如果每個生意人都懂得這麼想,我們的貧富差距不會那麼大,社會就不會有那麼多問題。
其實有時候會有些人跟大哥說要喝精品豆,就會聽他說:「莊園豆對我來說很好炒,怎麼炒都好喝,但是也有技術不好的把莊園豆炒的很難喝。」他對自己炒豆子的技術非常有信心,這是好的,因為他可真的在咖啡工廠裡紮實的炒了十幾年豆子,每一種豆子的味道和特性他都很清楚,有次我看了咖啡生活美學,隔天跟他說前晚在介紹小圓豆,他就拿了包豆子給我,那裡面每顆都是小圓豆,他跟我說是什麼原因造成不少人喜歡那種季風風味,然後跟我說:「有些人會把這個當Kona豆賣。」就像有些不肖商人會在豆子上灑香精說是麝香貓豆,又或是把哥倫比亞偽裝成藍山來賣,大哥跟我說,麝香貓並不會主動去吃咖啡櫻桃,所以產量沒那麼多,而豆子會有味道是因為牠的肛門處有一個分泌味道的腺體,豆子因為經過那個地方,會吸附那種特殊的味道;藍山與哥倫比亞是同一種豆子只是因為土壤的不同造就藍山的多層次風味,但如果煮不好或是舌頭不夠敏銳其實也分辨不出來。
關於大哥對炒豆子的專業就不再多說了,因為這要由他自己來說,以下是一些我個人的想法。比較欣賞一些他對生活或咖啡的想法。像是「如果大家都賣莊園豆,那麼那些不是生產莊園豆的咖啡豆產地工人怎麼辦?」有一次我們聊著有的沒的事情,聊著聊著,突然語重心長的,像是在回想什麼的說:「不要看不起那些基層的勞工…。」後面還有一些記不清楚了,大意是指這些基層工作者往往才是這個社會的最主要的支柱,如果沒有這些人,不可能有所謂便利的生活。然而有些人總是以一些輕蔑的態度去對待這些基層勞工,說他們「台」或任何一種輕薄的字眼與語氣去對待他們,如果沒有這群基層勞工,就算含著金湯匙出生,生活也好不到哪去。
偶爾我會看著那張希洛貼在門板上的「反全球化」想想五專時我們怎麼歌功頌揚「全球化」這件事,想想大哥說的一些生活態度,有時我忍不住莞爾,E61的一切其實與我所學及所認知是有衝突的,但這也讓我對人生與存在這兩件事情有一種新的想法,雖然目前還很混亂。
全球化是一種趨勢,但也一件事情不是100%的好也沒有100%的壞,但全球化的確會造就沒有競爭力的國家勢必被強國所?牲甚至經濟制度的瓦解用另一種角度看起來,是一種商業化的殖民政策,像是菲律賓、印尼等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制度,因為曾經被西方國家自以為是的統治之後,連自己的文字、文化與語言都逐漸消失。全球化到底誰才是得利者?對我們這種小市民有利嗎?那些藉由全球化這種手段進行商業殖民,子公司來到弱勢國家以低廉的工資來壓低生產成本,或是剝削當地資源,等到當地已無資源可以利用時,拍拍屁股遷廠,留下的依舊是一個貧窮甚至是更貧窮的國家,人民已喪失競爭力,而文化與經濟整個被瓦解。
看看那些講究精品生活的人或是現在只要掛上「設計」、「簡約」、「時尚」等字樣的商品,價格也居高不下。有錢不等於有好的生活,高價的東西不見得等於好的東西,一個人如果不能理解自己的需求是什麼,而是一味的追求高價甚至盲目的跟著流行跑,只會被不道德的行銷者所欺騙,是不是真的需要一只會變換十二種顏色的鬧鐘?是不是需要一台高效能筆記型電腦才能工作?是不是一定要美麗才能找到工作?是不是一定要有名牌服飾和包包才叫做有品味?很多事情如果我們回歸到最基本的需求,也許這個世界就不會那麼混亂,我不過是要一個可以告訴我時間的鬧鐘、可以打字和跑Flash用的電腦、一份可以糊口和兼顧自由的工作,依據這些需求來找尋可以滿足的供給,至於馬斯洛先生的最終需求「Self Esteem」留給那些企業老闆就好,我想也那不需要用名牌或是「設計」、「時尚」砸出來。

留言

  1. 容顏:

    好喜歡你寫的,大哥的生活意見,像莊園以外的豆子工人,和對基層勞工的看法。

    下次去台灣,一定要找機會去E61!

    回覆刪除
  2. 我對莊園豆的認識怎麼和"大哥"的不太一樣?

    我以為莊園豆代表直接向莊園訂購,減少層層剝削....非莊園豆的工人反而是更受大企業如X巢所剝削的。有錯請指正喔。

    回覆刪除
  3. 以台灣消費市場而言,不少消費者偏好的豆子都可屬於精品的部份,主要是行銷的「教育」所致,也就是會強調某些莊園的豆子才是好豆子或是在人的變數下去貼上所謂的公平交易標籤之類的東西。S企可能會選擇購某些莊園的豆子銷售,但在整個咖啡市場環境裡,不止這些莊園生產豆子,能被稱為莊園都已經有一定的規模,像大哥去哥斯大黎加的La Minita都是已有一個規模去生產可以外銷的豆子,如果以S的作法,只選擇莊園豆或是所謂的咖啡公平交易運動,都容易造成不平均的現象,許多商業行為的背後目的都是我們無法很深刻了解到的。

    愈講愈花,其實就是在偏執狂與被美化的行銷活動下,容易造成消費大眾的盲從與錯覺,認為好咖啡一定要某個莊園的豆子,而不是認為好咖啡就是對自己的味。

    如果要抵制雀巢的行為,那以化妝保養品等女性市場而言,那是不是要抵制L公司呢?還是那句話:很多商業行為的目的是我們消費者無法真正了解的。:)

    回覆刪除
  4. 不太懂容顏說的L化妝品公司是什麼意思。是指全歐最大化妝品集團L公司嗎?她們除了併購了許多小化妝品公司以外,有什麼令人不齒的行為?

    我並不反托辣斯,但反像雀巢這樣的公司--全球最大咖啡豆採購商,利用廉價勞功的血汗創造驚人利潤。

    回覆刪除
  5. Hi~阿餅,
    我的比喻可能有點問題,因為是兩個不同的消費市場,只是當時突然想到的,以目前L公司所購併的公司和他們的財報又或是一切我所收集到的資訊,好像也沒什麼令人不齒的行為,大多是正面的,例如拒絕動物實驗之類的。

    說真的,以農產品而言,站在廠商的角度去想和站在工人的角度去想,差別很大。我的想法是在整個消費過程中,最吃虧的可能是最頂端的生產者,其次是消費者;獲利最大的是從生產者大量購買後再高價化整為零的中間商,就像台灣的米、水果都有這樣的情況。

    可是這樣的商業行為與市場,由於消費者屬於最末端的,如果今天有人刻意的遮蔽某些訊息造成資訊不對稱或是藉由行銷手法美化其目的,消費者可能還是受騙,就像妳之前留給我的網址,消費者因為受騙而成了幫兇,農夫還是繼續吃虧的。

    以前記得好像有寫到這件事不過我忘了放到哪去了。這些協會的用意也許是好的,但很容易就會因為濫用或是組織的一些「人」的問題而使事情往相反的方向走。

    消費者的力量就在於可以藉由資訊來淘汰惡質的供應者,但是如果今天需求大於供給呢?如果所謂善意的供應者是匹著羊皮的狼哩?就像LOHAS原本是好的,在台灣變成行銷人員愛用的口號了,又有多少產品真的有保持LOHAS的精神?使用者又多少基於這樣的理念去購買?我好像又舉錯例子了。

    先到此為止,我要來去睡了,做了一天的頁面,腦袋有點昏。

    回覆刪除
  6. 1.就我所知,Jan不在喜歡強調莊園豆,其實他店內豆子老實講並不差,但是他認為技術才是更重要,至於用的咖啡豆本來就是水準以上的。
    就像你去秀蘭、江浙館不會強調自己賣的魚是現撈仔,那只是對於材料的基本選擇,重點在魚後頭師傅的手藝。

    2.哥倫比亞冒牌藍山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年代(十年前吧)大家只知道哥巴曼摩,現在很少有人敢這樣幹。藍山是阿拉比卡的typical,哥倫比亞多半是卡度艾,風味相差很多,倒是有人會拿同樣是阿拉比卡typical的巴拿馬來冒牌,不過,現在會這樣搞的也只有那幾家。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智慧城市的出發點應為宜居城市

當全台灣正為著智慧城市議題發燒,設立各種美好願景的同時,國際間也有不少「宜居城市(Liveable Cities)」評比報告出爐,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s Forum)先為大家整理出幾份具有指標性的報告「These are the top 5 most liveable cities」,各個調查都有不同的依據標準。

經濟學人以穩定性、健康照護、文化與環境、持續性、教育、基礎建設為5大分項,各分項下又有不同數目的評比指標,共約30個,今年度前五名的宜居城市為:墨爾本、維也納、溫哥華、多倫多、阿得雷德、卡加利,有三處位於加拿大;另外也列出了排名最後五名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