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reading】PPAPER NO.18

上圖是從www.iminpao.comwww.ppaper.net兩個網站擷取來的。
在第18期的PPAPER裡有這麼一頁廣告:三個簡單的Q&A,目的在宣傳一個www.iminpao.com的網站。書中第三個Q&A的Answer裡,他說:「iminpao.com部落格只存在一年。」好奇的上了這個網站,其實不太像Blog的死板印象也沒有Blog會出現的trackback、comments,只有四個區塊:倒數區、目錄區、發問區和回答區,像是另一個接觸包先生的地方,限時的手法有點像川久保玲的遊擊商店,一年以後會變成怎麼樣?換個版本?換個內容?總之算是個有趣的網站,目前已回覆的37個問題應該可以了解一些東西。
PPAPER出版到現在,除了第一期沒買到之外,幾乎每一本都買了,書櫃裡也有它存在的位置,除了我看之外還會和偉展、妹妹一起看,但是到現在我還是沒有成為訂戶,幾次填好了雜誌後面的訂閱單,但總是不敢下訂單,沒有為什麼,只因為台灣的雜誌有些很擺爛,可能前十期讓讀者覺得很有內容,第二年開始塞滿了廣告、廣告、廣告、抄襲、抄襲、抄襲,主題抄、版型抄、內容抄,一本雜誌結束了,作者團就四散到其他雜誌社裡繼續出著一模一樣的主題和內容,新瓶裝舊酒,或是抱著Apple的大腿不放或總是在報Blog,看了倒胃又吐血。廣告不是不好,有廣告表示這本雜誌可以生存下去也表示他們的讀者多人家才要買廣告版面,但是廣告的內容要有創意,如果一本雜誌有兩百頁,但有一百五十頁都在廣告或是單純的置入性行銷,我不知道還要不要繼續看這本雜誌?還是去租書店花40元去租來翻翻就好?
所以我很怕訂雜誌,訂雜誌的發票不但沒讓我中過最少的兩百元又不能節稅也不能作公益,以一年十二期的基本刊數來說要是有十本以上讓我不感興趣,或是不幸來了個不用功的編輯或作者,會讓人心疼。
之所以一直沒訂ppaper還有一個原因,在四月一日,也就是第17期的訂閱表裡,他們很「幽默」的開了個愚人節玩笑:
  • 訂12期送1期PPAPER…$650
  • 訂18期送2期PPAPER(共26期)加贈會員卡一張…$1300
  • 訂24期送3期PPAPER(共39期)加贈會員卡一張…$1850
嗯,於是第18期就出現了道歉啟事。
以49元就能買到這樣一本內容的雜誌相較租一本40元看101頁廣告的時尚雜誌其實已經很划算,也很喜歡裡面的一些內容,每次買回家第一個看的是Design Reivented,很妙,不過這期建議的紅綠燈除了太陽能發電裝置外,幾乎已經在現實生活裡出現,小綠人真的會跑哦!在某些道路上的汽車用紅綠燈也有倒數裝置了哦!中和市中山路上就可以看到。我最期待的,是有一天我訂閱後,收到的ppaper會不會被折個稀巴爛再塞到信箱裡?又或是像HBR一樣被丟在樓梯間或是機車的菜籃裡?
這期的PPAPER其實有不少我喜歡的內容,像是編輯的話(版權頁裡的那篇)、「聽數字說話 也要聽它講故事(不過,台灣哪條路可以走SEGWAY而SEGWAY不會壞掉?)」、「外國朋友來台灣,你會帶他去哪裡?」其他的還沒仔細讀,反正這種東西慢慢看不嫌晚。
「外國朋友來台灣,你會帶他去哪裡?」雖然是在討論「台灣形象」討論到後來有點像在抱怨。不過台灣人都這樣,習慣了就好,再怎麼罵來罵去還是待在這裡,但不要學熊貓連爺爺老愛把家醜外揚還愛抱著人家的大腿拋眨巴眼。也許可以變成一個遊戲,就是那個玩到爛的Blog串連遊戲,不要太多,五個就好,基本上要超過五個還蠻難的,還害我想到中村事件,唉!這種遊戲不要玩也罷。
我一直在想,他們哪天會來採訪E61?雖然可能和包先生的時尚與美學觀點不同,但是他們有幾點是相同的:
  • 生活化-在E61你喝Espresso是隨意付費的;可以用49元在7-11買到ppaper。E61主張咖啡生活化,ppaper主張時尚生活化。
  • 不亂漲價-對照那些動不動就把「因為原物料上漲所以我們也要漲價」掛在嘴邊的店家們,ppaper從一個月出一本到一個月出兩本,每本都是賣49元,一年後還是沒漲價;E61開店近三年(還是三年多?不要敲我頭)最貴的飲品依然只有100元,但是依然維持著六支好豆子的好咖啡,即使這幾年咖啡豆一直在漲價,大哥還是不漲豆子和飲料的價錢。
每次我看到ppaper在幫咖啡廳打廣告或是幫星蟲寫了厚厚一疊的專刊,我總是躲在書的這一端,心裡吶喊著:「來E61和大哥談一談吧!相信可以改變您對咖啡的觀感,也可以改變很多人非藍山不喝的瞎想法。」
我也很想寫Mail給包先生告訴他,不用120元就可以喝到一杯好咖啡還可以感受到心靈的自由、三個吧台的不同風格、各社會階層的人事物,可是又很怕他以為這是eDM刪掉而破壞了E61的形象,這是我所不願見到的。也許這不是一個適合帶外國人去的地方,因為沒有寬廣的沙發椅可以放大屁股也沒有鞠躬哈腰的專業笑臉對著你笑更沒有什麼大人物講究的隱私權,不過常看見幾個外國熟面孔拿著咖啡到公園裡喝,也有些演員或是音樂團體出現在裡面。有次我跟大哥說蔡明亮導演的工作室就在附近,他說:「他有來過啊!還喝了義式淡咖啡。」(不曉得大哥還記不記得這回事?)
呃,這篇是談PPAPER的,總之是本有用心在做的雜誌,價格很可愛,而會員卡,就算他們說持會員卡購買週邊商品有八折優惠,但是我在想那張會員卡對自己的實用性又有多少?台灣出版社真的很奇怪,老愛想一些華而不實的花招。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