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隨手記】從閱讀說到知識管理

reading and writing昨天有個大姐告訴我,她兒子的同學出生在經濟狀況較優渥的家庭,也只有一個小孩,爸媽把他送到一個月一萬元的全美語教學安親班補習;她的兒子才一年級,不喜歡去安親班,她也希望兒子能有個快樂的童年,也不逼著他去,而且家裡有兩個小孩,都送安親班是個龐大的負擔。言談間,大姐對孩子的教育還是憂心的,她提到有些家長會送小孩去補作文,她在遲疑要不要把孩子送去作文補習班,我跟她說:「別逼他,多讓他閱讀、多寫寫日記、讀後心得培養興趣再說。」 想起有個親戚,她也算是沒童年的孩子,雖說雙薪家庭讓她有優渥的經濟,但是她也得面對補不完的習。有年吃完年夜飯,我們幾個大孩子在那打牌、瞎扯得屋頂都要掀了,她媽媽對著她吼一句:「妳不是有帶福爾摩斯來看嗎?就坐在沙發上好好讀吧!」瞬間喧鬧的氣氛冷了下來,我們便到外面晃,留著她一個人坐在滿是嗆人煙味的客廳裡。 沒興趣寫作、閱讀的孩子,拿刀架在脖子上也讀不了多少。但是閱讀是必要的,在成長的過程中閱讀會幫助我們吸收無法親身體驗的事項,那是一種經驗或說是知識的移轉,透過作者的文字將自身內在的的知識與經驗外化,再由讀者吸收內化為自己的知識。我一直覺得知識管理中「外化」的過程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管道,因為這關係到知識傳遞者自身的表達功力與他的道德是否能讓知識接收者接收到正確無誤的訊息而不被扭曲,而知識接收者本身可能也會是傳遞者,而表達的方式除了上台演講或錄影外,「文件化」是最古老的方式,最開始可能會有一些手冊,像是以前有所謂的員工訓練手冊現在多電子化資料庫存檔可以減少對實體空間需求的壓力,同時也方便找尋。但很多知識傳遞者在「外化」的工作上簡直就是草率,不肯認真的去做,一來嫌麻煩,二來說公務太多…我相信對於某些不常接觸電腦的長輩來說,要他們打字簡直是生不如死,所以知識管理這件事好像一直都很難做起來,當然這也與傳統民族性有關,做什麼事都愛「留一手」或是裝神弄鬼,於是這裡缺字那裡意思模糊一點,長篇大論一篇不知所云。 轉了這麼大一圈,回到主題。為什麼「閱讀」很重要?因為在讀的過程中除了吸收到作者文章欲傳達的知識外,還會吸收到作者如何去撰寫與組織一篇文章,也就是讀者內化作者所外化的知識,當讀者可以表達或運用表現出來後,也才是一個知識移轉過程的段落。 當然這個外化的過程,如果不是天生的大文豪,靠著後天不斷的練習也能有一定的程度,所以「練習」很重要,寫不好也才會有進步的空間,多寫也才會把表達能力練好,以後才不會只寫東家長西家短不可否認的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生活比起上一代的長輩們來得優渥,因為生活裡的一切都是那麼容易到手,反而少了一些感受,也比較不懂得珍惜,所以寫出來的字句不小心就會落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下場,肉麻兮兮又表達不出真實感,也因為生活缺少歷練,有時也寫不出多深刻的感覺,很多事似乎也只能靠閱讀才能理解,透過作者的文字來揣摩那個過去的年代。 多閱讀吧!不管文字或圖像,不論好壞、年代,就像喝咖啡一樣,沒喝過難喝的就不知道好喝的咖啡是什麼,沒喝過好喝的咖啡就不知道難喝的咖啡有多難喝。 最後以「波光奏鳴曲」書中的一段文字結束:
深入探討畫作的可能性有幾種?你可以選擇只是靜靜的觀察它,而不衍生什麼心得感想,純粹感受文字無法傳達的意象-儘管文字也可能和意象展開遊戲。至於遊戲規則,是可以很多樣的,觀察者可以自己訂定。

波光奏鳴曲:文/約漢娜瓦瑟、馬丁瓦瑟;圖/布赫茲;格林出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