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不想看新聞

連著好多天,這幾天的新聞內容似乎要把台灣搞到國破家亡才甘心。 國破指的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新聞記者和棒打落水狗心態的政客,在因為總統的女婿道德操上出了問題後,在那裡看熱鬧,煽風點火。 家亡指的是總統女婿一家,新聞記者動不動就離婚、分居、家暴…最無聊的是那些「路人甲」對記者們說什麼打老婆啦!大男人主義啦!未曾感受台灣的民眾有熱心到像美國影集中總是有鄰居拿著望遠鏡對著人家的後院看。 昨天我在吃晚餐時,小吃店裡播放著三立新聞台,從記者的口中說出這段話:「刷卡公司的小妹看到有百萬金額的刷卡消費…」記者把焦點導向駙馬爺出手闊綽,但我的焦點卻在:「哪家公司的員工這麼沒有道德?嘴巴這麼大?」 如果是檢調單位去搜索資料,由該公司提供資料再由檢調單位流出這樣的消息,那我覺得是這個單位的人嘴巴該縫上拉鍊,而對公司企業來說,有這麼樣的一個員工代表著消費者是沒有隱私權的,也就是今天可能你刷了上萬元的卡消費了鑲鑽的貼身衣物送給情婦這件事,會被該刷卡銀行的員工洩露出去,更有可能是人家茶餘飯後的娛樂新聞。 也許這位員工也只不過是個「路人乙」但是今天放出這樣的消息可能會對該公司造成形象的毀損,使客戶懷疑該公司為自己的客戶資料保密程度,這個路人乙也許該多受幾次員工道德訓練。 昨天同事問我對炒股案有什麼感想?我覺得如果今天換個政黨當家,而檢調單位還是有同樣魄力去抓人、搜查的話,那是一件好事,要是像前一任政黨執政時一樣不聞不問,那才麻煩。 另外,請記者們不要模糊焦點,也不要把人家的家庭搞到四分五裂才爽快,設身處地的想,今天如果一群跟你沒關係的路人甲乙丙天天傳話叫你和你的另一半分手、叫你離婚,你有什麼感受?人家的家務事少管,沒讀過書嗎?「清官難斷家務事」還輪不到記者們去斷,煩死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