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人間的殺戮不會因此停止—盧安達飯店

在歷史上我們總會看到不斷的殺戮事件,起因往往只是個人之間的小仇恨,最後演變成群體間的屠殺。1994年發生的大屠殺,對白種人而言那是黑人部族間的內亂,對黃種人而言只是一個未知的炎熱國度。電影裡沒有太多可怖的屠殺鏡頭,利用兒童天真的舞蹈、歌唱與震撼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哭泣。

邊看著這部電影,我想到了台灣長久以來被政客操縱的種族歧見,想到了瑪歌皇后裡聖巴赫特雷米之夜,在所有的事件裡民眾總是扮演被?牲的角色。

這部電影是根據1994年盧安達胡圖族與圖西族之間的種族屠殺的真實事件所改編,電影中除了看到種族之間的仇恨外,也看到聯合國、白種人世界的冷漠,如果有天,台灣也發生了這種事情,誰能對我們伸出援手?為了各種理由,我們屠殺所謂的異己,甚至趕盡殺絕,這在原始世界裡是司空見慣的事,但這種獸性並沒有隨著所謂的「文明」而消失-因為宗教信仰不同而屠殺、因為觸犯皇室一家要被誅九族、在西方國家還會將領主的領地上的農作物或樹林砍到一個高度、因為欠了一個人的工資而使整個世界發生混亂…有時,這些藉文明之手所發生的種族屠殺更令人心寒,誰知道袖手旁觀的白種人是否看著有色人種之間的殺戮使另一人種消失?可悲的是,人的獸性依舊存在著,我們只是披上文化的外衣,有天災難來臨了,人類依舊還是野獸,文化、美學、所有的價值觀都被毀損。

不禁問自己,如果有能力救人,能救哪些人呢?片中那位八面玲瓏的胡圖族客房經理儘管關係良好,卻只能搭救自己圖西族的妻子與孩子,甚至差點被自己的員工所殘害,雖然在片尾這一家人安穩的到達比利時生活著,但事情並沒有因為這群人的離開而結束,血依然繼續流著,盧安達飯店前的血跡至今仍無法洗刷乾淨。

在電影裡出現許多諷刺的對話,也許暗指其他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助長了這場屠殺事件:當客房經理與民兵首領購買貨品時,看到整箱翻倒在地的屠刀,民兵首領說:「這是向中國購買來的,一把十分,在外面至少可以賣到五十分。」客房經理當時心中已有所警剔;對於盧安達人,國外的記者根本無法分辨誰是胡圖族人誰是圖西族人,對記者們而言都是一樣的,記者在問過兩個不同種族的女子後,說:「還是雙胞胎」,就像台灣人、中國人、日本人,在白種人眼裡分不出來,而亞洲人也分不清哪國的白種人該長什麼樣子。

這很重要嗎?也許吧!西方王室為了維持血統之間的純正,王室只與王室通婚,去除掉所謂的血統、文化,不過就是原始世界裡的生存問題,為了讓「自己」及「與自己利益相關」的人所生存下去不得不做出的屠殺。

我對偉展說:「如果有天,台灣也發生這樣的種族屠殺事件,台灣人、原著民、外省人彼此屠殺著…我們大概也是這樣被對待著。」因為我想到了台灣也像盧安達被比利時殖民一樣被日本人統治過,日本離開後,台灣是否因此被解放了?沒有。聯合國不過只是幾個國家為了利益所組成的團體而已,人類最後也只是自取滅亡。

電影片尾曲Million Voices的幾句歌詞卻令人印象深刻:

If America, i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en why can’t Africa, be the United States of Africa?
And if England, is the United Kingdom,
Then why can’t Africa unite all the kingdoms and become United Kingdom of Africa?
Rwanda Rwanda, Rwanda Rwanda Yeah, yeah.

These are the cries of the children, yeah.

Can anybody out there hear our cries?


連結至盧安達貧童持家計劃

Technorati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

讀歐盟「數位服務法」和「數位市場法」草案心得

在 3 月 24 日時參與了 台灣網路講堂 所舉辦的 活動 ,這個活動是以在台灣較知名的美國 Parler 案為題,來討論歐盟的「數位市場法」 (Digital Market Act. 簡稱 DMA ) 對於「守門人」(Gatekeeper) 平台的管制,並邀請了從競爭法、經濟學、公平會、傳播及科技法律不同角度的講者來討論這個議題。 受限於時間,講者們只能把不同角度的重點讓參與者了解,事後再看 DMA 時,才了解並不是只有單純只對守門人做規範,而是從整個歐盟打算將會員國打造成「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整個脈絡,並從其發展資料經濟 (Data Economic)所發展不同階段的相關政策、指令與法律,而主管 (也是當天活動的引言人) 也提醒,還可以自歐盟在 2018 年 5 月正式執行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 GDPR) 觀察,歐盟當局不是只有外表看到的禁止、設限,更重要的,它是希望藉由明確的「法遵」 (Compliance) 要求,建立一個健全、具有發展與競爭機會的數位經濟市場。 這些法遵要求不論是對歐盟會員國境內發展數位服務的廠商、中小企業、不同規模的平台,到跨國企業進入歐盟市場發展,除了要面臨相關的市場調查外,也同樣要遵守。 如果無法看整個歐盟的數位單一市場發展,應該要了解 DMA 其實是「The Digital Services Act package」的法案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服務法」 (Digital Service Act. 簡稱 DSA ) ,DSA 規範了不同規模的「線上中介產業」 (online intermediary) 該做的事及責任,而 DMA 則是針對法案草案中所規範的守門人更加上了「義務」(Obligation)。由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已在其部落格中有整理相關的 摘要 ,且台灣網路堂也會公布當天活動的錄影,所以在這篇文章就不再解釋 DSA 和 DMA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去閱讀兩個法案的草案內容,歐盟執委會也有整理許多相關的問答在其網站中,十分好閱讀。 DSA、DMA 與歐盟其他法案的關係 在歐盟執委會網站中有提到,DSA  是一個水平的計劃,重點關注線上中介業者對第三方內容的責任,網路用戶的安全或對信息社會的不同提供者的不對稱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 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 演員:Tim Roth 配樂:Ennio Morricone 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 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 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 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 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 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 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 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