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童年回憶]也無風雨也無晴

如果曾經讀過「福和女中(現在的福和國中)」一定有這個印象,每個星期的某一天早晨的升旗典禮特別的漫長,因為那天全校都要上「詩詞吟唱」,由一位國文老師站在中庭的中央拿著麥克風,而我們得拿著一本專用的詩詞吟唱課本隨著擴音器裡吟唱,最特別的地方在於,那是要用「唱」的,而且是唱古曲。

不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也不知道去哪收集了那麼古老的曲子,那些曲子在現代應該是不容易聽見的,但就是有那麼一本課本,而且,早晨的「詩詞吟唱」成了我國中三年在放牛斑日子裡,除了不斷掃廁所、中午不能睡覺得去操場拔草、每天輪流被校長或訓導主任罵的日子裡,算是少數有氣質的回憶之一。突然想起來,那本課本上還寫著校長的名字「XXX」,這真是古老的年代,如果不仔細想,我只記得他的外號叫PP--Pink Pig,校長先生長得挺健壯,加上每天都看到他穿粉紅色襯衫、打粉紅色領帶,校長辦公室的窗簾也是粉紅色的,故全校都知道個綽號。

印象最深最深的是蘇軾的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國中時的成績只有國文、英文、數學勉強過得去,在上宋詞的時候,覺得這真是很動人的寫作,透過聲調和簡短的詞句要表達出作者的情感和思想,這並不簡單,還能讓人一讀再讀也讀不膩。那時上了一些宋詞都上得很開心,但這定風波,卻是讓我只想罵髒話。

如果沒記錯,當時國文課本裡是沒有上定風波的,這是在早晨的詩詞吟唱課所唱的。那是個即將轉入夏天的季節,全校的學生站在走廊上,那時我們已經是國三,也是該校的末代女校生,所以還是有一、二年級(相當於現在的七、八年級)學生裡有男生。唉!這不是重點。三年級的學生不用去中庭,站在走廊上唱就好,所以不用直接曬到太陽,當時每班平均四十幾個人,好幾班學生擠在走廊上,唱著古曲,似乎很詩情畫意,春天早晨的微風輕輕吹拂,還有悠揚的國樂伴奏,在聯考壓力大的當時,唱詩詞吟唱似乎是一種可以抒解壓力的優雅方式。

這都是在中庭教唱的國文老師、訓導主任和校長說的。對於在廁所和擴音器旁邊的我們而言,那才是人間煉獄。

不否認那位老師真的很用心在教唱,可是,古曲難唱就算了,隨著教唱時間的延長,氣溫也不斷的升高,那早晨微風吹來的是一陣又一陣廁所的味道,擴音器就在頭頂上,國文老師尖銳的聲音不斷傳來,誰受得了啊!

於是比較「敢」的同學紛紛鑽回背後的教室聊天,幾個站在前排的同學,包括我在內都不敢亂動,因為訓導主任正惡狠狠的從樓下往二樓的我們盯著看。但說真的,我被那「也無風雨也無晴」震到兩眼發直,那位老師就為了教那句特別難唱的「也無風雨也無晴」教了半個小時,真的是煩死了。最後全校的學生都沒力了,還有很多考試沒考,就放全校學生回教室了,我卻記不起來那天中午是不是又被處罰?那個時候,學校規定一個早自習要考兩張考卷,不論放牛班還是人情班都要考,人情班考得更多。考到後來,就把那些考不完的考卷拿來擦玻璃或是拿來當計算紙,反正,除了國文(自己班導師)、英文(難得出現的資優班老師來教放牛班)、數學老師(和藹又可親)會理我們之外,其他老師也很少理我們。

現在,外頭無風也無雨的,但每遇颱風就會讓我想起了那句讓人痛恨的「也無風雨也無晴」還有一首很冷的,已經記不起來是什麼詞牌名了,總是討厭那每週一次的詩詞吟唱課,我知道那是一種藝術與傳承,但是,我不知道那個老師在固執什麼,大家都要考試,在那裡一直反覆那段,真的是吵死人。

剛才回到國中的網站,現在詩詞吟唱已經轉為社團活動的樣子,這才是正確的作法,讓有興趣的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是有比較好的效果嗎?

  • 福和國中詩詞吟唱網站
  • 在網站裡看到了國中時的音樂老師已經退休了,以前上她的音樂課,她很堅持要上音樂課,不准我們拿來當自習課。在那個年代,美術課、家政(工藝)課、音樂課,都是拿來當自習課用。

留言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