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reading]天下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

libary

在閱讀筆記的開頭,我要說,在兩天之內讀完《The Bell Jar》和這本書,真的是完全不同的感覺,可以說是衝擊,不禁在想,如果書裡的Esther(又或是作者Plath)遇到包先生會發生什麼事?

很少會主動去讀自傳,除非是以往在學時期要交報告,成功商人、偉人的自傳幾乎是不看的,畢竟是別人的人生,我們無法複製別人的人生,由其這些人的生長背景、環境都是在不同年代的情況下,條件不同所得到的結果自然也不同。

會去圖書館借這本自傳回來也是因為有次在他的部落格上看了許多Q&A後,突然對這位先生產生了一點好奇。有不少人會問他有關於求學、工作的事,像是去國外念書要準備的東西、對工作及人生的態度,有些問題則應該要尋找長輩或是心理諮商來協助,他也很有耐心的回答,而自傳裡也提供了不少他在求學及工作時的經歷。

我想包先生的公司會有現在的成果在於他的自信,肯定自己的價值也知道自己的價值,而這是許多人無法做到的,因為我們往往總是藉由外界的成果與價值觀來肯定自己。

這是很正常的,所以當內心與外在的期望起衝突時,取得平衡點的人可以快樂的活下去,而無法取得平衡點的人可能會產生自我認同上的衝突,甚至有憂鬱或是躁鬱的情況發生。

在電影《Sylvia》裡,Plath一邊要照顧家庭一邊又渴求創作,在新婚時期,她看著丈夫騎著腳踏車散心回來後便有創作靈感,而她坐在窗前瞪著海景敲著打字機,最後烘焙了一個又一個蛋糕,當Ted看到桌上的蛋糕時卻表示希望看到她創作而非做家事。

這是一種尋求認同卻又受挫折的情況,在現實世界上我們也當見到這樣的情況,明明有些學生在某項才能上別有專長,但家長卻希望孩子能有冀望的表現,有些孩子受創很深,卻又不知道如何排解。

如果以職場的話,辦公室政治裡最常發生的就是往往你做了某些事情老闆沒看到,老闆總是看到你沒做的事情又或是某些人的鼓譟而?牲了其他手腕不太好的人。交際手腕不太好的人往往都是辦公室政治裡第一個被?牲的人,但交際手腕好的人不代表他心機重或就說人家是小人,這類型的人對於「關係」是較有直覺且較懂得如何讓自己生存下去的人,至於比較不精明的人或是對「經營關係」反應遲鈍的人,大概下場就比較慘一點。不過這是可以靠後天的練習去改變的,被發好人卡不見得是件壞事,但偶爾要懂得「如何求生」。這一段是我對我自己說的,至於何時會開竅,我自己也不知道。

這是一本有趣的自傳,讀完會讓心情變好,不要想著包先生有得天獨厚的環境,畢竟人家也很努力。

我們出生在什麼樣的環境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但我們可以選擇讓自己過得開心。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