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reading]瓶中美人The Bell Jar--陷在迷宮裡的詩人

  • 電影:瓶中美人Sylvia
  • 導演:Christine Jeffs
  • 編劇:John Brownlow
  • 演員: Gwyneth Paltrow、Daniel Craig、Jared Harris、Blythe Danner、Michael Gambon
  • 配樂:Gabriel Yared
  • 電影網站:http://www.sylviamovie.com/
  • 書名:瓶中美人The Bell Jar
  • 作者:Sylvia Plath
  • 譯者:鄭至慧
  • 出版社:先覺
  • ISBN:957-507-375-8
  • 英文版:Bell Jar
  • 相關網站:http://www.sylviaplath.de/

電影《Sylvia》則是敘述Sylvia Plath的一生,重點在Sylvia與Ted Haughes的愛情故事,這位女詩人在自殺前留下唯一的一本小說《The Bell Jar》。很可惜的是,我並不認識這位有名的女詩人也不熟悉Ted Haughes,所以對電影的感受不深,但在讀《The Bell Jar》時卻與書中的Esther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社會定位的不清楚、對自己期望的壓力、同儕、複雜的關係。《The Bell Jar》是Sylvia Plath唯一的一本長篇小說,內容是在敘述一位女大學生在憂鬱症摧殘下的生活,在寫完這本小說後,Plath以瓦斯中毒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邊讀著小說,腦海裡還有著電影Sylvia的影像,不自覺的,電影《Girl, Interrupted》的影像也出現在腦海裡,Susanna的borderline personality、Lisa的瘋狂與放棄,這兩本書的內容都與精神疾病有關,不同的是書中的Susanna決定離開療養院,也離開了療養院,而Esther則是沉淪在憂鬱的折磨裡,最後的結局是Esther參加逃不過憂鬱魔爪的朋友的葬禮,然而卻讓人也感受到Esther也將不久於人世。

在那個年代裡治療精神疾病是利用電擊,在《Girl, Interrupted》書裡也寫了Lisa不斷的接受電擊治療。從電影裡或是書裡,感覺起來這都是令人痛苦的治療方式,那個年代應該還沒有百憂解,但就算有百憂解,也只能治療生理,無法治癒心理。Esther接受了不少次的電擊治療,而作者本人也因為憂鬱症而接受多次電擊治療,於是這本《The Bell Jar》是作者將自己痛苦的心路轉化為文字創作,敘述著生命中的痛苦時刻。

講到憂鬱症,會想到什麼?似乎是個很迷人的文明疾病,不少文藝青年都與它有點關係,這不是件好事,它就像浮士德裡的魔鬼,必須與靈魂交換,跌入萬丈深淵裡,值得與否我想與個人價值觀有關,但真的,勸心神正常的年輕人或藝術家們,離這疾病遠一點,愈遠愈好。《The Bell Jar》一書裡的文字這麼寫的:

Wherever I sat—on the deck of a ship or at a street caf? in Paris or Bangkok—I would be sitting under the same glass bell jar, stewing in my own sour air.
大概就像在海中浮沉一樣,可能就要見到海面上的陽光,一不注意又被吸進海溝裡浮不上來,不斷的反覆著,是這樣的感受嗎?我不知道,只是看著書裡的文字,該是木然還是流淚?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電影裡當Sylvia與Ted相戀時,兩人在河中划著一葉扁舟,女主角以指尖劃過水面;結婚後兩人在海浪裡起伏著,似乎象徵著他們彼此的熱情與對Sylvia人生的衝擊,她在這場婚姻關係裡,除了需要擔心丈夫不斷的露水姻緣外,她為了家庭幾乎?牲了自己的創作事業。當Ted在劇第二次與妻子划船出海時,我在想那是否導演在暗示他們的婚姻已經出現了問題?Sylvia對著划船的Ted說著自己憂鬱的人生,最後,兩人裸身相擁於沙發上,昏黃的電燈,暗示著兩人的戀情因為家事的繁鎖導致如死水?電影是愛情故事,然而在小說裡Esther困惑的情緒與經歷被放在電影裡重現。

有一次在看iminpao裡的問題,有一個問題是這樣的:「您認同人在憂鬱時創作力會增強嗎?」這個問題後來也被印刷在PPaper裡,而我看了包先生的自傳與他的回答再想想《The Bell Jar》,也許憂鬱症這個東西,就像書裡寫的:「一起嘔吐過的人最容易結為知交。」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剛看完瓶中美人的電影,再看到你寫的文章,點出一些很棒的問題,尤其是引出的這句話:「一起嘔吐過的人最容易結為知交。」很值得深思?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