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reading]瓶中美人The Bell Jar--陷在迷宮裡的詩人

  • 電影:瓶中美人Sylvia
  • 導演:Christine Jeffs
  • 編劇:John Brownlow
  • 演員: Gwyneth Paltrow、Daniel Craig、Jared Harris、Blythe Danner、Michael Gambon
  • 配樂:Gabriel Yared
  • 電影網站:http://www.sylviamovie.com/
  • 書名:瓶中美人The Bell Jar
  • 作者:Sylvia Plath
  • 譯者:鄭至慧
  • 出版社:先覺
  • ISBN:957-507-375-8
  • 英文版:Bell Jar
  • 相關網站:http://www.sylviaplath.de/

電影《Sylvia》則是敘述Sylvia Plath的一生,重點在Sylvia與Ted Haughes的愛情故事,這位女詩人在自殺前留下唯一的一本小說《The Bell Jar》。很可惜的是,我並不認識這位有名的女詩人也不熟悉Ted Haughes,所以對電影的感受不深,但在讀《The Bell Jar》時卻與書中的Esther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社會定位的不清楚、對自己期望的壓力、同儕、複雜的關係。《The Bell Jar》是Sylvia Plath唯一的一本長篇小說,內容是在敘述一位女大學生在憂鬱症摧殘下的生活,在寫完這本小說後,Plath以瓦斯中毒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邊讀著小說,腦海裡還有著電影Sylvia的影像,不自覺的,電影《Girl, Interrupted》的影像也出現在腦海裡,Susanna的borderline personality、Lisa的瘋狂與放棄,這兩本書的內容都與精神疾病有關,不同的是書中的Susanna決定離開療養院,也離開了療養院,而Esther則是沉淪在憂鬱的折磨裡,最後的結局是Esther參加逃不過憂鬱魔爪的朋友的葬禮,然而卻讓人也感受到Esther也將不久於人世。

在那個年代裡治療精神疾病是利用電擊,在《Girl, Interrupted》書裡也寫了Lisa不斷的接受電擊治療。從電影裡或是書裡,感覺起來這都是令人痛苦的治療方式,那個年代應該還沒有百憂解,但就算有百憂解,也只能治療生理,無法治癒心理。Esther接受了不少次的電擊治療,而作者本人也因為憂鬱症而接受多次電擊治療,於是這本《The Bell Jar》是作者將自己痛苦的心路轉化為文字創作,敘述著生命中的痛苦時刻。

講到憂鬱症,會想到什麼?似乎是個很迷人的文明疾病,不少文藝青年都與它有點關係,這不是件好事,它就像浮士德裡的魔鬼,必須與靈魂交換,跌入萬丈深淵裡,值得與否我想與個人價值觀有關,但真的,勸心神正常的年輕人或藝術家們,離這疾病遠一點,愈遠愈好。《The Bell Jar》一書裡的文字這麼寫的:

Wherever I sat—on the deck of a ship or at a street caf? in Paris or Bangkok—I would be sitting under the same glass bell jar, stewing in my own sour air.
大概就像在海中浮沉一樣,可能就要見到海面上的陽光,一不注意又被吸進海溝裡浮不上來,不斷的反覆著,是這樣的感受嗎?我不知道,只是看著書裡的文字,該是木然還是流淚?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電影裡當Sylvia與Ted相戀時,兩人在河中划著一葉扁舟,女主角以指尖劃過水面;結婚後兩人在海浪裡起伏著,似乎象徵著他們彼此的熱情與對Sylvia人生的衝擊,她在這場婚姻關係裡,除了需要擔心丈夫不斷的露水姻緣外,她為了家庭幾乎?牲了自己的創作事業。當Ted在劇第二次與妻子划船出海時,我在想那是否導演在暗示他們的婚姻已經出現了問題?Sylvia對著划船的Ted說著自己憂鬱的人生,最後,兩人裸身相擁於沙發上,昏黃的電燈,暗示著兩人的戀情因為家事的繁鎖導致如死水?電影是愛情故事,然而在小說裡Esther困惑的情緒與經歷被放在電影裡重現。

有一次在看iminpao裡的問題,有一個問題是這樣的:「您認同人在憂鬱時創作力會增強嗎?」這個問題後來也被印刷在PPaper裡,而我看了包先生的自傳與他的回答再想想《The Bell Jar》,也許憂鬱症這個東西,就像書裡寫的:「一起嘔吐過的人最容易結為知交。」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剛看完瓶中美人的電影,再看到你寫的文章,點出一些很棒的問題,尤其是引出的這句話:「一起嘔吐過的人最容易結為知交。」很值得深思?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21個關於愛情的人生場景

唱作俱佳組演員(左至右):李宏鳴、李忠琪、江翊睿、史茵茵、德仔、陳品伶 劇名:I Love You, You are Perfect, Now Change(簡稱: LPC ) 售票資訊: 兩廳院售票系統 地點:台北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B1 地圖 票價:$750/$1,500(兩廳院會員打九折,學生憑證打八折) 嵐創作體: 官方網站 | 部落格 很愛「聽」音樂劇,因會經濟因素很少看國內的表演,都是買CD回來聽,自從去年看了嵐創的拜訪森林後,就很希望每年至少看一場國內的表演。還記得去看《 拜訪森林 》後心情的激動,淡水本來就很美,北藝大的校園及夜景也很美,音樂和演員都很棒,唯一的缺點是離舞台好遠。雖然驚豔於國內也可以聽到這麼美妙的英文音樂劇,但好像少了些什麼。 今年嵐創作體有兩齣劇,原以為錯過了,還好今年還有這麼一部,剛好雨漣在找團購,我們就決定去囉!偉展很希望在北藝大,不過這次在台北的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要趕去其他地方會近一些。 在短短的兩個小時內,把二十一段愛情場景全部演完,從神創造男女的開始,男女之間的情感從生澀的戀情、花樣年華的戀情、拉警報的求愛、追求婚姻、妥協、婚禮、婚姻與家庭的經營及在幾十年後夫妻之間是否還存有當初的悸動,就在這些場景裡全部演出。 這部戲在國外演了十二年,感覺起來,人類的戀情模式在這十二年中沒有太大的改變,儘管男女之間的距離從表面上看起來愈來愈少,甚至女性從以往的被動轉為主動或主導戀情,但總是像劇中所演出的一樣,男女之間的關係一直都沒有改變-其實女性心底還是希望自己是被動、被呵護、被了解的那一方。 整個劇中讓我印象深刻的總共有三段,在開始之初的Tear Jerk,這是讓我會心一笑的片段。那次看完《最遙遠的距離》,雨漣、阿PO和我三個人在聊天,我說偉展因為工作的關係,如果看比較文藝的電影,他會睡著,所以我會自己去看試映會,偶爾我們會租一些比較輕鬆的劇情片或喜劇片一起看。其實我們第一次一起看電影,是看他送我的《The Big Blue》DVD,在片尾我們兩個人一起流淚,我一直沒有問他為什麼。昨天晚餐時我就問他了:「為什麼那個時候你會流眼淚啊?不會是想睡覺,眼睛流淚吧?還是被劇中兩個潛水員的友情感動了?」他本想不理我的,最後他說:「才不是感動,是覺得男主角的結局太悽慘了。」 於是我告訴他美國版的Happy End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會議中關於資料自決權的討論

這一週是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 的會議,主題是Data and Digitalization for Development。時間是4月25日至29日,這次是混合型會議,實際地點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但就算是線上會議,在亞太地區的時區(台灣是 UTC+8)也是下午四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要跟會議其實是蠻累的。也不建議再回頭看錄影,因為會浪費更多時間,加上聯合國電子商務週的討論很多都是高度理想化的。 外交基金會(Diplo Foundation)每天會替大家整理相關的重點,可以參考他們的 頁面 ,也提醒大家可以參考: Promotion of trustworthy data spaces and digital self-determination 。就不需要那麼累去跟會議。不過昨天有一場討論是關於「資料自決權」(Data self-determination),這在台灣比較少被討論,多數的討論會停留在「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和「資料在地化」(Data Localization)。 不討論「資料自決權」的原因很多,企業不會希望政府做出規定,政府可能也擔心如果人民討論起資料自決權,在法治教育不是那麼足夠的社會,會在行政上出現很多麻煩。歐盟的資料保護法GDPR,大多數人會想到GDPR第17條的被遺忘權,但其實很少人再進一步想關於資料自決權。 國際網路競爭網絡(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Network ,ICN)和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都有發現這點,網路企業會因為網路效應、規模經濟,用一些手段提高消費者的轉換成本、學習成本,讓消費者必須被綁在自己的服務平台上,例如,穿戴式裝置,各位手上的智慧手錶。Fitbit 的使用者如果想要更換其他品牌的智慧手錶,可否把資料從 Fitbit攜出,和 Garmin 或是 Huawei、Samsung、Apple watch 上使用?很難,非常難用。這樣的議題大家可能會想到歐盟最近通過的數位市場法(Digital Market Act,簡稱 DMA)、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 Act,簡稱 DSA)主要還是限制平台的行為、資料的使用,若是關於資料的治理政策還要自歐盟要達成的目標、還有其資料治理相關的法規,如歐洲議會在今年4月所通過的 Data Governance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