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電影筆記]The White Silk Dress

The White Silk Dress

父親對女兒說:「我從沒見過『和平』,但我相信『和平』和妳一樣美麗。」這句對白是看完這部電影後,幾天以來,讓我不斷反覆的一句話。

在台灣不容易看到越南電影,許多年前絕色影展中曾有部讓我很難忘的《戀戀三季》,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那是一部很美麗也有無限哀傷的電影,雖然也不完全是越南電影。在《戀戀三季》這部電影裡所演出的是戰後越南努力新興的年代,沒有戰爭,但國家貧窮,小孩在街上討生活,女人被迫向觀光客出賣身體來維生,用三段看似不相干的故事來表達越南人民的無奈。星期二有幸參加《穿白絲綢的女人》的特映會,這部電影說的是戰爭前,從法國還統治著越南的那個年代說起,鏡頭下是一對平凡不過的貧窮家庭的故事。

台灣人用油麻菜籽來形容女人的一生,落到哪,長在哪;這部電影的導演則是用婚禮的長服來代表一個女人的一生,白色的絲綢長服是越南女子的嫁衣,象徵傳統、純潔和奉獻,無私的付出。

導演安排著影片中的白色長服扮演著傳承及維繫的「母親」的角色,駝背的男主角在出生後被遺棄在樹下時所包裹的這件母親的長服是他唯一的血緣證明,他將這件長服贈送給女主角作為婚紗,由母親傳給兒子,再由丈夫交給妻子。當這對戀人逃到南方,有了孩子安定下來後,升格為母親的丹在洪水中哄著襁褓中的大女兒時,丈夫自水中拾起載浮載沉的白長服,裡面包著兩人訂情之約的檳榔,這粒檳榔已發了芽,就像是丹從少女變成母親一樣;之後因為家計困難,丹必須要靠賣母乳哺餵老人來紓困,被丈夫不諒解與憤怒責打也一一包容,就像當初包著駝背嬰兒的長服一樣,溫柔的包容著一個不體貼的丈夫。為了女兒讀書,丹將這件準備在婚禮時所穿的婚紗裁剪給女兒做制服,並交代女兒要優雅、智慧,將衣服與婦德傳承給女兒們,直到二女兒因為不注意把墨水打翻在衣服上,在河邊洗滌衣服時,長服差點隨水流飄走,也預言了丹的未來- 大女兒在學校讀書時因空襲而喪命,像洗不淨的墨水,這樣的傷痛留在母親心上;最後丹為了多攢些錢讓二女兒買件白長服,被洪水沖走。

除了這個主軸,還有一些對比的小插曲,最明顯的要是貧富之間的對比與諷刺。電影開始沒多久就讓在破房子裡與駝背約會的丹遇到了幫傭家中的小姐和男友,兩對情侶,有錢人家的少爺小姐穿著乾淨的白色衣服四處遊玩約會,而丹與駝背只能偷閒在破房子裡約會,當兩對情侶面對面站在一起時的衝突;總督與法國官員涼亭裡在討論越共的事,同時也在責罰疑似越共的農民,駝背仔要偷米去給一位好幾天沒吃飯的婦人和她的孩子,而涼亭裡的留聲機裡悠悠傳出了Edith Piaf的La Vie En Rose;丹為了幫女兒籌學費到富裕人家應徵哺育母乳的奶媽,她的小女兒(取名為富有)還在家中餓著肚子哭著,而她擠出來的母乳被拿去餵兩隻小狗,之後才得知要哺餵的對象是一位一隻腳已踏入棺材的老人,導演所拍攝的這個富裕人家,就場景和服裝看起來並不太像越南的富裕人家,房子的內部裝潢、老人和姨太太的服裝比較像中式的裝潢與旗袍,連那猥褻的工具也有看似中式的雕塑。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總覺得這部電影比較像在表達一種「憤怒」-對中國的憤怒、對美國的憤怒、對戰爭的憤怒。連駝背仔發現丹為了錢去哺餵老人而憤怒所說的那一番話也是有弦外之音的,也許導演要表達的是越南女子為了家庭無怨無悔的付出,但多少看起來有些…怪怪的-因為有不算少數的越籍女子嫁來台灣或是到台灣從事看護之類的工作,其實最初都是因為在越南生活不易,家中急需金錢,所以才會離鄉背景,多少也是與經濟有關的,駝背仔和丹之間的對話,仔細想想下反諷意味十足。

超過兩個小時的電影由一陣淒厲的打罵聲開始,由返家拿白長服的二女兒將母親的衣服綁在樹枝上彷彿舉著白旗似的在逃難中的人潮中找尋失散的父親與妹妹,再接以紅色的畫面與黑白的戰爭苦難畫面交錯做為結束。導演以他的方式來表達出越南人民的民族意識、對自己國家的認同與讚美,表達了越南人民對於戰爭的無奈與憤怒,偶爾出現的一家人和樂融融歌唱的畫面,也許是在提醒我們珍惜身邊的家人與所愛的人。


也許是我想太多,看看越南的國土形狀還頗像一個背部隆起的人。


留言

  1. 〈穿白絲綢的女人〉這篇寫得還不錯,但有些是誤解。劇中女主角餵乳打工的家庭是當地的一戶富貴華人,是以室內裝潢有中國味,屋內人物也穿唐裝,連講話也是廣東話。
    第一段,1954年之前,駝背的主人是親法殖民的官員,而女主角的主人是另一戶地主人家。1966年發生的故事發生在中越會安,女主角去借錢的那戶人家是西貢人,由這位西貢太太介紹她去餵乳。
    全劇完全以抒情眼光去呈現苦難,仇恨並非導演要凸顯的主題,仇恨的調性跟片中所尊崇的女性特質例如包容﹑優雅﹑純潔等等之類不符合。評論者還牽扯到現在越南女人來台灣當看護工之類,真是扯太遠了。

    回覆刪除
  2. 嗯,每個人對於同一件事物的看法不同。寫這篇時,這部電影還未上映,看片的中間也有一些播放的小trouble,被中斷個幾次。電影筆記,如果是未上映的電影也不能寫的太仔細,免得壞了其他觀眾的觀片樂趣,一些影片細節和個人的想法,很多在寫的時候也略去了。有時,說太多反而讓人更提不起興趣,說太少,似乎也容易引起誤解。

    回覆刪除
  3. 看完這部
    我覺得賣乳那段有點超過
    不是說她賣乳的行徑
    我指的是對象
    為什麼哪國人不選
    偏偏是中國人呢~~~

    回覆刪除
  4. Hello~tido,
    其實看完整部片,對於這段賣乳的情結,一直在想是不是它在韓國得獎的原因。
    和你的想法一樣,為什麼偏偏是中國人呢?為什麼是西貢太太介紹自己同胞出賣自己給中國人?所以才會寫了那麼一段話,我是覺得,在這個處理上,還不夠含蓄,甚至太過直接。
    這部片的DVD已經上市了,我想說一句很想說的話:這部片的劇情內容其實不差,但有些鏡頭和空拍實在很多餘。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