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雨夜,回憶與現在

*

讀完工頭堅的「風雨。部落客之午後偶得」讓我想寫下些什麼,原本想寫在《黑暗中漫舞》的電影筆記念頭也丟到一旁去了。

從專二開始接觸網路,從BBS開始,也許只是很小很小的校園BBS,不過卻影響了往後的幾年生活和生活方式,隨著科技的發展,整個世界的運轉方式都開始改變,愈來愈快,愈來愈快。

上次在壹陸壹裡和前同事聊到現在的記者都潛伏在PTT裡找新聞,省了很多時間,多了很多話題,我們講到了以前的PTT,剛開始時只是台大資工系的系站,登錄後只看到單色的畫面和不超過十個人在線上的數字,當時還有很多很多站是網路遊民集散地,例如台大的陽光沙灘、小魚的秘密花園、政大貓空行館…還有好多好多BBS站,我比較常潛伏的站不在那裡,是台北科技大學的紅樓資訊站(telnet://140.124.6.202),簡稱紅樓,曾經有同時七百多甚至到一千人同時在線上,現在頂多兩百人。

通常一個班級裡有一個學生玩BBS就會帶著他身邊的同學一起下去玩,我就是被帶著玩的其中之一,,加上我們學校在當時是女生居多,男生居多的學校遇到女生多的學校,就是女生比較搶手,幫忙註冊或是擔任板主,或是因為認識站長而有特權但也因為認識站長就會有對話訊息被偷看、信件被看光光的情況發生。這事情也告訴我,當人擁有比別人較多的權力時,也是考驗其心智成熟度的時刻,心智成熟的人會有自制力,心智不成熟的人就會鬧出社會新聞出來,例如很久以前PTT裡的事件。不過我在所謂「網路的世界」裡找到另一個空間可以發表腦海中的故事,也曾經有讀者的回信和支持,也常被人認為是男生,至今都還有人以為我是男的。無妨,我更希望自己是中性。

最壞的事件後總會有好的事情發生,然後我遇到一群人,讓我度過一段非常快樂至今難忘的歡樂時光。上星期日我們上塔羅課時,我說我作了一個夢,夢裡的人和我一直哭泣,我告訴那個流淚的人:「就這樣了,一切都該停止了,各有各的人生方向,該結束的就結束了。好好照顧那個應該珍惜的人。」醒來後,一切都過去了,有種釋懷的感覺,鬆了一口氣,也許就像小藍曾經跟我說的,對方早就忘了這回事,只有自己還在乎。

然後到了新聞台,再到現在用了三年的Blogger,如同以前在BBS裡認識的一個朋友說的,整個人變了很多,寫字的風格也變了很多。不再有「網路的世界」,因為在現代的日子裡,網路就是生活,生活也離不開網路的便利,這是好的-嗎?我不太能確定,因為網路讓人黏在0與1的世界裡,自主控制力較弱的就容易被制約,沒網路沒電腦不行,民宿裡沒有無線上網就不方便(事實上,出去玩帶著laptop應該蠻累的吧?如果和我一樣不會開車的話),網路縮短了實體的距離卻拉遠了人與人之間的,心的距離-這點倒是可以確定。

可以透過網路買台灣沒有代理商也不進口的商品,可以人在台北透過twitter認識了廈門的朋友或是讀到世界的訊息,或是透過IM與處於「昨天」友人對話,像現在台北時間是9月19日凌晨三點,但紐約是9月18日下午三點,整整差十二個小時,卻可以透過網路交談,也許很多人覺得沒什麼,但我總是驚訝於網路還能縮短時空的距離。然而實際面對面時,總是非常的陌生,陌生到我往往覺得自己得了人格分裂症,網路上一回事,面對面時又是一回事。

當然我也有沒有經歷過的生活方式,我最常說的,就是爸媽在我年幼時太放縱我,在學琴沒多久後我放棄學琴,而家裡原本打算放琴的地方現在是雜亂堆滿DVD的電腦桌,在我開始學Borland C++時又讓我一股腦的栽進去(雖然現在一個程式也不會寫)。生命沒有重來的機會,每個人會過哪種生活也都是上天所給予的,相信就算重新開始也會有同樣的結果,我的左手邊還是會放著《黑暗中漫舞》,右手邊還是堆著近二十片DVD,房間裡還是堆著滿坑滿谷的CD和翻譯小說,衣櫃裡全是POLO衫、牛仔褲和T-Shirt,腦子裡還是醫學美容、花精和塔羅牌…。現在會來看這個Blog的還是以搜尋引擎過來的人居多,以前BBS認識的朋友還有多少人會注意這裡也不清楚,至於現在,大多都是透過feed訂閱為多,而我寫的內容也不再有風花雪月,反倒是電影和閱讀筆記開始多了起來。

這個世界用它的方式去運轉,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也沒有人可以知道,我要偷近人薯叔說的話來做結尾:

未來,當然沒人知道。
所以未來的事不用先煩惱。
現在一定要給他快樂的活再說。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看了容顏寫的這篇,閱讀完後,停頓了一陣子。思緒隨著幾個熟悉的文字,回到過去的時光,不禁想起當時的荒唐事。BBS、陽光沙灘、很久再也不曾上去的北科紅樓但還是很熟悉的140.124.6.202。還有很多很多,以我自己的記憶來說,台大椰林、中山南風、中興法商北極星、淡江蛋捲等。離開學校後,BBS用的少了,但是,仍有兩個站偶爾會上線潛水,結果都不是上述熟悉,反而是大學的BBS站和KKcity。之後,極短暫的在Blogger寫了一段時間,換到新聞台,又換到blogtw,中間又換了很多次,最後,又回到Blogger。真是網路上身…

    回覆刪除
  2. 所以你也曾經在紅樓玩過囉?紅樓ID Adonis是你嗎?哈哈!最近幾天上去看到這個ID還覺得蠻有趣的。

    我們這個世代就是這樣,網路+生活=人生。

    回覆刪除
  3. 哈哈,那鐵定不是!畢業後就再也沒去過紅樓了,以前的ID早就消失無蹤了吧

    回覆刪除
  4. 那也是巧合吧!原來你曾是那裡的學生:)

    回覆刪除
  5. 哈,不是啦,我不是那棟紅樓的學生:p

    回覆刪除
  6. 原來是南海路那棟啊!我還以為你說的是北科那棟。

    回覆刪除
  7. 真是愈解釋誤差愈大,我都不是那兩間紅樓的學生啦

    回覆刪除
  8. 哈哈,不好意思,腦筋太死了啦!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