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雨夜,回憶與現在

*

讀完工頭堅的「風雨。部落客之午後偶得」讓我想寫下些什麼,原本想寫在《黑暗中漫舞》的電影筆記念頭也丟到一旁去了。

從專二開始接觸網路,從BBS開始,也許只是很小很小的校園BBS,不過卻影響了往後的幾年生活和生活方式,隨著科技的發展,整個世界的運轉方式都開始改變,愈來愈快,愈來愈快。

上次在壹陸壹裡和前同事聊到現在的記者都潛伏在PTT裡找新聞,省了很多時間,多了很多話題,我們講到了以前的PTT,剛開始時只是台大資工系的系站,登錄後只看到單色的畫面和不超過十個人在線上的數字,當時還有很多很多站是網路遊民集散地,例如台大的陽光沙灘、小魚的秘密花園、政大貓空行館…還有好多好多BBS站,我比較常潛伏的站不在那裡,是台北科技大學的紅樓資訊站(telnet://140.124.6.202),簡稱紅樓,曾經有同時七百多甚至到一千人同時在線上,現在頂多兩百人。

通常一個班級裡有一個學生玩BBS就會帶著他身邊的同學一起下去玩,我就是被帶著玩的其中之一,,加上我們學校在當時是女生居多,男生居多的學校遇到女生多的學校,就是女生比較搶手,幫忙註冊或是擔任板主,或是因為認識站長而有特權但也因為認識站長就會有對話訊息被偷看、信件被看光光的情況發生。這事情也告訴我,當人擁有比別人較多的權力時,也是考驗其心智成熟度的時刻,心智成熟的人會有自制力,心智不成熟的人就會鬧出社會新聞出來,例如很久以前PTT裡的事件。不過我在所謂「網路的世界」裡找到另一個空間可以發表腦海中的故事,也曾經有讀者的回信和支持,也常被人認為是男生,至今都還有人以為我是男的。無妨,我更希望自己是中性。

最壞的事件後總會有好的事情發生,然後我遇到一群人,讓我度過一段非常快樂至今難忘的歡樂時光。上星期日我們上塔羅課時,我說我作了一個夢,夢裡的人和我一直哭泣,我告訴那個流淚的人:「就這樣了,一切都該停止了,各有各的人生方向,該結束的就結束了。好好照顧那個應該珍惜的人。」醒來後,一切都過去了,有種釋懷的感覺,鬆了一口氣,也許就像小藍曾經跟我說的,對方早就忘了這回事,只有自己還在乎。

然後到了新聞台,再到現在用了三年的Blogger,如同以前在BBS裡認識的一個朋友說的,整個人變了很多,寫字的風格也變了很多。不再有「網路的世界」,因為在現代的日子裡,網路就是生活,生活也離不開網路的便利,這是好的-嗎?我不太能確定,因為網路讓人黏在0與1的世界裡,自主控制力較弱的就容易被制約,沒網路沒電腦不行,民宿裡沒有無線上網就不方便(事實上,出去玩帶著laptop應該蠻累的吧?如果和我一樣不會開車的話),網路縮短了實體的距離卻拉遠了人與人之間的,心的距離-這點倒是可以確定。

可以透過網路買台灣沒有代理商也不進口的商品,可以人在台北透過twitter認識了廈門的朋友或是讀到世界的訊息,或是透過IM與處於「昨天」友人對話,像現在台北時間是9月19日凌晨三點,但紐約是9月18日下午三點,整整差十二個小時,卻可以透過網路交談,也許很多人覺得沒什麼,但我總是驚訝於網路還能縮短時空的距離。然而實際面對面時,總是非常的陌生,陌生到我往往覺得自己得了人格分裂症,網路上一回事,面對面時又是一回事。

當然我也有沒有經歷過的生活方式,我最常說的,就是爸媽在我年幼時太放縱我,在學琴沒多久後我放棄學琴,而家裡原本打算放琴的地方現在是雜亂堆滿DVD的電腦桌,在我開始學Borland C++時又讓我一股腦的栽進去(雖然現在一個程式也不會寫)。生命沒有重來的機會,每個人會過哪種生活也都是上天所給予的,相信就算重新開始也會有同樣的結果,我的左手邊還是會放著《黑暗中漫舞》,右手邊還是堆著近二十片DVD,房間裡還是堆著滿坑滿谷的CD和翻譯小說,衣櫃裡全是POLO衫、牛仔褲和T-Shirt,腦子裡還是醫學美容、花精和塔羅牌…。現在會來看這個Blog的還是以搜尋引擎過來的人居多,以前BBS認識的朋友還有多少人會注意這裡也不清楚,至於現在,大多都是透過feed訂閱為多,而我寫的內容也不再有風花雪月,反倒是電影和閱讀筆記開始多了起來。

這個世界用它的方式去運轉,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也沒有人可以知道,我要偷近人薯叔說的話來做結尾:

未來,當然沒人知道。
所以未來的事不用先煩惱。
現在一定要給他快樂的活再說。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看了容顏寫的這篇,閱讀完後,停頓了一陣子。思緒隨著幾個熟悉的文字,回到過去的時光,不禁想起當時的荒唐事。BBS、陽光沙灘、很久再也不曾上去的北科紅樓但還是很熟悉的140.124.6.202。還有很多很多,以我自己的記憶來說,台大椰林、中山南風、中興法商北極星、淡江蛋捲等。離開學校後,BBS用的少了,但是,仍有兩個站偶爾會上線潛水,結果都不是上述熟悉,反而是大學的BBS站和KKcity。之後,極短暫的在Blogger寫了一段時間,換到新聞台,又換到blogtw,中間又換了很多次,最後,又回到Blogger。真是網路上身…

    回覆刪除
  2. 所以你也曾經在紅樓玩過囉?紅樓ID Adonis是你嗎?哈哈!最近幾天上去看到這個ID還覺得蠻有趣的。

    我們這個世代就是這樣,網路+生活=人生。

    回覆刪除
  3. 哈哈,那鐵定不是!畢業後就再也沒去過紅樓了,以前的ID早就消失無蹤了吧

    回覆刪除
  4. 那也是巧合吧!原來你曾是那裡的學生:)

    回覆刪除
  5. 哈,不是啦,我不是那棟紅樓的學生:p

    回覆刪除
  6. 原來是南海路那棟啊!我還以為你說的是北科那棟。

    回覆刪除
  7. 真是愈解釋誤差愈大,我都不是那兩間紅樓的學生啦

    回覆刪除
  8. 哈哈,不好意思,腦筋太死了啦!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讀歐盟「數位服務法」和「數位市場法」草案心得

在 3 月 24 日時參與了 台灣網路講堂 所舉辦的 活動 ,這個活動是以在台灣較知名的美國 Parler 案為題,來討論歐盟的「數位市場法」 (Digital Market Act. 簡稱 DMA ) 對於「守門人」(Gatekeeper) 平台的管制,並邀請了從競爭法、經濟學、公平會、傳播及科技法律不同角度的講者來討論這個議題。 受限於時間,講者們只能把不同角度的重點讓參與者了解,事後再看 DMA 時,才了解並不是只有單純只對守門人做規範,而是從整個歐盟打算將會員國打造成「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整個脈絡,並從其發展資料經濟 (Data Economic)所發展不同階段的相關政策、指令與法律,而主管 (也是當天活動的引言人) 也提醒,還可以自歐盟在 2018 年 5 月正式執行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 GDPR) 觀察,歐盟當局不是只有外表看到的禁止、設限,更重要的,它是希望藉由明確的「法遵」 (Compliance) 要求,建立一個健全、具有發展與競爭機會的數位經濟市場。 這些法遵要求不論是對歐盟會員國境內發展數位服務的廠商、中小企業、不同規模的平台,到跨國企業進入歐盟市場發展,除了要面臨相關的市場調查外,也同樣要遵守。 如果無法看整個歐盟的數位單一市場發展,應該要了解 DMA 其實是「The Digital Services Act package」的法案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服務法」 (Digital Service Act. 簡稱 DSA ) ,DSA 規範了不同規模的「線上中介產業」 (online intermediary) 該做的事及責任,而 DMA 則是針對法案草案中所規範的守門人更加上了「義務」(Obligation)。由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已在其部落格中有整理相關的 摘要 ,且台灣網路堂也會公布當天活動的錄影,所以在這篇文章就不再解釋 DSA 和 DMA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去閱讀兩個法案的草案內容,歐盟執委會也有整理許多相關的問答在其網站中,十分好閱讀。 DSA、DMA 與歐盟其他法案的關係 在歐盟執委會網站中有提到,DSA  是一個水平的計劃,重點關注線上中介業者對第三方內容的責任,網路用戶的安全或對信息社會的不同提供者的不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