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遺失了一支錶

兩隻貓

事情要從幾天前丟掉一件蓋了快十年的被子說起,那件被子是兩用被,我非常喜歡上面的圖案,可是很貴。因為國中三年裡讀的是放牛班,其實沒什麼心認真讀書,曾異想天開想去考那種根本沒美術天份讀的學校,也曾經想休學。後來老媽用這條被子當交換條件,要我認真準備模擬考,不要管班上同學,所以我有了這條兩用被。用了快十年,從來沒想要換過,洗到圖案褪色了,最後在前幾天要清洗時整件破掉了,應該說纖維已經脆了。

然後,前天,我在二十四小時內先是打翻一碗牛肉湯把用了五年以上的湯碗摔破,吃宵夜時又打翻一整鍋泡麵把爸媽驚醒,被念了一頓,而我邊忍住笑意邊清理地板,一邊慶幸日清泡麵不油膩好清理,一邊慶幸我的電腦並沒有處於開機狀態。不過我還是很沮喪的,因為能在一天內做出兩件這麼笨的事是史前未有的,而且,隱約覺得還有什麼事在等著發生。

昨天我看到它的最後一眼是晚上七點二十分到二十五分之間,剛從偉展之前待的公司出來,我們站在路口討論是否要順路去拜訪以前認識的藥師,還有討論我們的晚餐。

最後因為藥師外出,我們決定去SOGO忠孝新館逛一逛,因為之前偉展和幾個大學同學在那裡躲雨,他覺得樓上的枯山水很特別,還有一些一般看不到的品牌。雖然很想進去HERMÉS看那漂亮的水彩組,不過也只是經過而已。看過八樓的枯山水,看過Wedgwood,最後我覺得百貨公司就只是百貨公司而已,決定去地下一樓找吃的。這中間我想:「現在是幾點呢?」不過也沒舉起手來看。後來我們去了George Jason,特別注意那枝Bangle Watch,又想起了那個念頭:「幾點了呢?」一直沒有舉起手來,直到我們跑去永康街吃牛肉河粉時,我順手把袖子拉高,只看到我的手鍊,才發現手錶不見了。

一直安慰自己是放在家裡沒帶出門,就像有幾次會驚慌失措的找手錶或是找戒指一樣,最後都放在家裡桌上。回到家後想起曾在台北車站附近看過時間,才哭了出來。我知道為一支手錶寫一篇文章其實很無聊,本來是想寫潘妮洛普的閱讀筆記,可是戴了十四年的手錶掉了,真的很沮喪。

這應該算是我第一支手錶也是唯一的一支錶,不像很多人可能會為了搭配衣服場合或收藏會有不同的錶。

小鳥國小的畢業典禮是在台北市中山堂,高中國中國小幼稚園一起辦。爸爸來參加畢業典禮,我不是那種可以上台領獎的學生,反正五年級時因身高就已經穿古裝梳包頭提宮燈領著畢業生進場,上台時踩到過長的裙子差點跌倒就夠丟人了。畢業典禮後,爸爸開車載我回家前在鐘錶行前停了一陣子,回來手上帶了一個盒子給我。還沒到家前就開心的打盒子打開,那是我的第一支手錶,一支CITZEN的石英錶,非常秀氣的款式,也藉由這支錶學會看羅馬數字。

還記得那年夏天中午和媽媽外出午餐,經過教會前,我還擔心怕手錶被刮壞,低頭看了它一眼。

還記得國中時在走廊上突然想看自己的手錶一眼的感覺。

還記得專三時,手錶沒電了,自己拿去附近的鐘錶店換電池。師傅一看就說:「這老古董囉!沒得買了。」

還記得有陣子我想買新手錶,隔天媽媽告訴我,老爸很傷心,因為他買給我的錶還能用。

還記得前幾天去貴仔坑泡完湯忘了把錶戴回手上,以為錶不見的那種驚慌感。

還記得這幾年錶帶壞了,去鐘錶行買錶帶,因為錶型很舊所以總是找不到喜歡的。這次,就是因為挑了一個容易鬆脫的錶帶而遺失了手錶。我也沒辦法,因為是換了幾個月後才突然發現錶帶會鬆脫,而且,經濟能力有限。

我這個人其實很無聊,東西用久了就不會想換,就算有新的,感覺不對就是不對。

曾有串黃色冰洲石手珠,是國小時媽媽買給我的,也是戴了快十年,中間都是媽媽幫我換線,曾經在公車上有個阿姨看著我的手珠,叫我要常念觀世音菩薩,她說:「手珠會開蓮花。」曾經在睡夢中扯斷過它,但也是一粒粒撿回重串。直到大三那年,怎麼戴就覺得它快被我甩出去了,於是我換了串紫水晶。但之後不管是水晶也好,蜜蠟也好,沒有一串會讓我持續戴在手上一年的。

兩用被的纖維都脆了,還是捨不得丟,媽媽趁我睡覺時把它拿去丟掉,但是那床新被子,到現在我仍然無法好好睡著,昨天還夢到很多佛像被炸傷了。有一個兔子娃娃,它已經很舊很醜了(我可是有在清洗娃娃的),我還是不想丟掉,而且,其他的娃娃我都不要,更不要人形的。有看過被我摧殘的芭比嗎?我不是玩芭比的女生。可以龜毛到連英漢字典,明明兩本就是同一版而且一模一樣,我就是喜歡用那本舊的,自己翻過幾百次的那本,不要電子字典,除非我要在外面讀英文書。

我想,找回這支錶的機率近乎於零。老媽說:「就當緣份盡了吧!」曾經有人告訴我,如果貼身的東西掉了,就別再找了,因為它已經替主人擋掉一次災難了。想到這支錶可能在馬路上被壓的粉身碎骨或是被清潔人員掃進垃圾車再被輾個粉身碎骨,心裡就覺得很痛。

手錶的照片這是唯一找到比較清楚的照片,不過錶帶已經換成淺咖啡色的。雖然知道找回來的機率是零,不過如果有人撿到又剛好看到這篇文章的話,可以跟我說嗎?我只能送上感謝,家人送我的東西對我來說意義是很大的。如果真的已經進了垃圾車,我只好放在這裡留念了。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