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 Secret Journey--藉由旅行離開生命的停滯點

Secret Journey海報

  • 片名:神秘旅行(Secret Journey / Viaggio segreto)
  • 導演:Roberto Andò
  • 演員:Alessio Boni、Valeria Solarino
  • 語言:義大利文
  • 其他資訊可參考IMDB Viaggio Segreto頁面
  • 原著:重建者(The Reconstructionist)
  • 作者:喬瑟芬哈特(Josephine Hart)
  • 電影海報取用自聯影-新浪部落格

投票日下午去過壹陸壹後,我們去真善美看這部電影。這部電影吸引我的一個地方,是男演員,在我看過《燦爛時光》和《誘禍》後,這位Alessio Boni已經成為列在欣賞電影演員清單中的一員。我選擇電影的方式是這樣的,先是劇情,然後是演員,只要第一項符合就會想看,如果兩項都符合那就更好。

電影的劇情是講心理醫生哥哥Leo和想轉行演戲的模特兒妹妹Adele之間的故事,電影先是由非關係人的房地產仲介員Anna和藝術家之間的對話開始,仲介員在舊屋裡找到一張泛黃的照片,她對買家說:「我並不想介入他人的生活…」而後是心理醫生的內心獨白,但因為一個意外的插曲,我只記得以下這段及模糊的記憶:

「生氣的魚,顏色總是愈鮮艷,我把牠們放在同一個魚缸裡。」
另一段是他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當他聆聽別人的回憶時,自己的回憶也停止了,而他所治療的是其他人在童年時期的停滯…之類的話。人在受到心理創傷後,便會停滯在一段時光裡,先是震驚與哀慟,之後則是療傷,這段時間有多長?沒有人能知道。也許就此停滯,也許人生就轉往另一個方向,就像一株樹苗,一處傷了,傷口處不再生長,但其他部位往另一處長大,用茂盛的枝葉來隱藏始終存在著傷口的地方。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處不願讓人碰觸的秘密,甚至自己也不敢接近,深怕深藏回憶的匣子被開啟後帶來無法負擔的崩解。電影開始沒多久就讓觀眾發現劇中男女主角的關係似乎不僅於兄妹而已,Leo僵硬的擁抱著裸身的Ale,而Ale在鏡頭下時而徬徨、時而銳利的眼神和僵硬與無法克制的情緒,都讓人感覺到這兩兄妹在努力的壓抑並隱藏自己。當人們問及他們自身的故事時,兩個人都閃爍其詞。

當Leo收到神父的信件回到風光明媚的西西里家鄉,停滯的回憶便像藤蔓一樣開始緊勒著他。他對神父說,原本他想從事神職的,但最後放棄了,神父問他為什麼,他回答:「為了性。」神父表示因為從事神職而遠離性,也是一種犠牲。

影片在現實與回憶間交錯,Leo不斷回憶與母親之間愉快的回憶,母親擁著他唱著與父親的歌,Billy Holiday的I am fool to want you,當父母親在親熱時會放這首歌曲,而兄妹倆則躲在客廳的布幕後偷看著。歌曲I am fool to want you的歌詞是在描述某個人愛上了個處處留情的人,儘管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說要離開愛人,卻又渴望回到這個不專情的人的身邊繼續愛他。這首歌是Leo父母之間的歌曲,也許是Leo的母親不滿於父親過度專注於工作而冷落了她,在愛恨交織的情感中,各種不理智的行為都會發生,而這樣的情感也遺傳給女兒,導致了家庭的悲劇。

關於妹妹的回憶,則是嗜血的,年幼時,她不但槍法神準,也不同於其他小女孩畏懼血腥,她可以大膽的展示流著血的小動物;對於父親的回憶,則是母親流著淚與父親爭執、抱怨、打鬥,再由父親緊緊抱住和親吻,在年幼的孩童心中,也許認為是父親傷害母親。

電影看完後會很直覺的想起佛洛伊德的原慾理論,也許這部電影也是繞著這位大師的理論在轉:戀母情結(伊底帕斯情結;Oedipus complex)和戀父情結(Electra complex),而這兩個孩子在事情發生的時間,哥哥十三歲,處於十二歲後的生殖期(Genital Stage),對異性發生興趣並且有與性別相關的職業計畫和婚姻的連想;妹妹七歲,處於潛伏期(Latency Stage),男女性別的分別較為清楚,在團體活動時會與同性為伍在影片中,七歲的妹妹拿著獵槍和哥哥與鄰居男性孩童射殺動物,從事著相當男性的行為,還停留在性蕾期(Phallic stage),模仿著母親的動作,裸身或是看著相擁跳舞的父母與躲在布幕後的哥哥模仿雙親的舞蹈舉動。

創傷發生時,兩兄妹的人生就這麼的停了。神父對著探訪事實的Anna 說了詩人葉慈的詩句:「激情毀滅我們的人生,卻也向我們揭露了極致與美。」及因激情而激動無法克制自己的母親,激情毀滅了一個看似和諧的家庭,兄妹倆的人生停滯在這個點上,無法面對創傷,卻又不得不成長,父親在出獄後也無法再與孩子們相聚。

兩個局外人,藝術家和Anna闖進了他們的生活,藝術家要以愛來陪伴Ale,但身為兄長的Leo對父親說,Ale和藝術家相處的狀況就像母親熱烈的愛著父親一樣時,也不禁擔心妹妹是否也會和母親一樣的瘋狂,於是質疑了父親當年的作法。

這趟旅程讓Leo面對了自己心中最痛苦的回憶,因為那場事故,他走入另一個領域,從影片看起來似乎也不敢接觸異性或是有婚姻的計畫,只有不斷的工作、餵魚、裝飾魚缸,回到景色美麗的家鄉只是不斷觸動他纖弱的神經:哭泣和氣喘的反應,這些回憶把Leo壓的喘不過氣來。直到他與Anna有更進一步的互動,表明他就是前幾任屋主的兒子時,也表示他漸漸能走出陰霾,最明顯的舉動是他在車上的座位從原本的後座,改換至駕駛人旁邊的座位,也表示他不再拒人於千里之外。

在與將要結婚的妹妹再共舞一曲後Leo與單親媽媽Anna及她的女兒在海邊嬉戲,照在他臉上的光也不再那麼陰鬱,他穿著一身黑,遙望海邊像是在哀悼過去,岸上的母親與女兒像是他童年時期的母親與妹妹兩者達成和解一樣,他也真正離開那個停滯點了。

歌曲影片是Julie Andrews的一部電影,配樂就是Secret Journey裡的I am fool to want you:


那令人掃興的小插曲是這樣的,有兩位男性,其中一位非台灣人,原本坐在第十一排,後來再跑到第十排坐。電影開場一陣子後,有兩位女性入場,匆匆忙忙的坐在第十一排,剛好是那兩位男性的後面。也許她們打算邊吃東西邊看電影,也許是手上提的東西太多,又因為遲到匆忙而弄出了不少的噪音,前方兩位男性忍不住回頭抗議,黑髮黃皮膚男子責怪她們遲到還發出噪音、聊天、吃東西,兩位女性也抗議這裡不是他家,且對方無禮不能體諒一下她們,在對罵一陣子後,金髮白皮膚的男子也回頭用他標準的北京話說:「這裡是公眾場所,不要把這裡當妳家客廳。」這四個人在高音量對罵一陣子後大概發覺自己的行為都很吵,所以就閉嘴了。但在影片放映的過程中,這兩位男士也不斷的動來動去,黑髮黃皮膚男子偶爾還會回頭瞪那兩位女性,金髮白皮膚男子還把腳翹到前面的座位去。電影播放完畢,這兩個男人離席,其中那位黑髮黃皮膚男子還不忘送上一根中指,而那兩位女性中的一位用侮辱的語氣回了一句:「死 gay」。

我的結論是看電影碰到這四個沒品、又不懂得尊重人的傢伙實在是非常無趣又掃興的一件事。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凡事還是不要想的太多,顧慮的太多XD....
    如果能讓自己快樂多一點,也帶給別人快樂多一點那就好了呀
    選舉日照往例缺席,跑去南投玩,真是讚呀,有空多去看美景吧..

    回覆刪除
  2. 呵~也許真如你說的,最近想太多事情,心絞痛的情況愈來愈嚴重。
    有空的話,當然會去走走啊!我好想念淡水。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導演:Arturo Ripstein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的心理封閉了這個家…

遠距工作沒有報導中的那麼浪漫

unsplash-logoToa Heftiba 上圖應該是很多人對遠距工作的想像情境,但下面這張圖會是台灣較有接近的遠距工作者狀態: unsplash-logoBrooke Cagle
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的關係,許多媒體開始鼓吹遠距工作的優點和指責台灣企業至今不願意轉換為遠距工作是老舊、不知變通、不信任員工的守舊、古板思想及行為。

就我自己所接觸到的,完全沒有辦公室的「三人以上的公司」也只有一家,其他可能是個人工作室、以家庭為單位所組成的小型公司,在 Marissa Mayer 擔任 Yahoo! 的執行長期間,2013年起更禁止員工遠距(在家)工作,也有一些公司開始思考遠距(在家)工作和在公司裡實際參與的優缺點。

雖然我是可以遠距工作的人,也知道遠距工作的優點,也偏好遠距工作。但遠距工作在實際執行上的缺點也不少,而且會讓工作量和設備成本、管理成本增加很多,這些則是許多倡導遠距工作的人不會寫的,那些浪漫文字報導的背後,證明他們很少或根本沒實際想過要去處理這些行政問題(因為他們可能不是行政人員)。

使用 RSS Read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當 Google 停止 Google Reader 服務時,對我造成了困擾。以往我可以藉由 Google Reader 閱讀一些部落格、新聞資訊,藉由社群平臺朋友們的引導,可以看到更多平台的資訊,再自己選擇是否訂閱。當大家完全依賴社群平臺的資訊時,Google Reader 就停止了服務,並讓使用者匯出資訊到其他平台,例如我現在使用的 Feedly

在使用很長一段時間免費版的 Feedly 後,在 2019 年決定付費,主要原因如下:
提供搜尋、畫線、分類、註記等功能可以直接在閱讀介面上把內容寄給好友或分享至社群平臺(Facebook、LinkedIn、Twitter...等)、Evernote、Pocket 等服務上存檔。把介面調整成對眼睛較舒服的顏色身為讀者,可以專心的閱讀完整內容不需要再看到亂七八糟的網路廣告不會被演算法干擾身為作者,只要專心提供優良的內容品質,而不是有沒有人來看網站中的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