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 Secret Journey--藉由旅行離開生命的停滯點

Secret Journey海報

  • 片名:神秘旅行(Secret Journey / Viaggio segreto)
  • 導演:Roberto Andò
  • 演員:Alessio Boni、Valeria Solarino
  • 語言:義大利文
  • 其他資訊可參考IMDB Viaggio Segreto頁面
  • 原著:重建者(The Reconstructionist)
  • 作者:喬瑟芬哈特(Josephine Hart)
  • 電影海報取用自聯影-新浪部落格

投票日下午去過壹陸壹後,我們去真善美看這部電影。這部電影吸引我的一個地方,是男演員,在我看過《燦爛時光》和《誘禍》後,這位Alessio Boni已經成為列在欣賞電影演員清單中的一員。我選擇電影的方式是這樣的,先是劇情,然後是演員,只要第一項符合就會想看,如果兩項都符合那就更好。

電影的劇情是講心理醫生哥哥Leo和想轉行演戲的模特兒妹妹Adele之間的故事,電影先是由非關係人的房地產仲介員Anna和藝術家之間的對話開始,仲介員在舊屋裡找到一張泛黃的照片,她對買家說:「我並不想介入他人的生活…」而後是心理醫生的內心獨白,但因為一個意外的插曲,我只記得以下這段及模糊的記憶:

「生氣的魚,顏色總是愈鮮艷,我把牠們放在同一個魚缸裡。」
另一段是他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當他聆聽別人的回憶時,自己的回憶也停止了,而他所治療的是其他人在童年時期的停滯…之類的話。人在受到心理創傷後,便會停滯在一段時光裡,先是震驚與哀慟,之後則是療傷,這段時間有多長?沒有人能知道。也許就此停滯,也許人生就轉往另一個方向,就像一株樹苗,一處傷了,傷口處不再生長,但其他部位往另一處長大,用茂盛的枝葉來隱藏始終存在著傷口的地方。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處不願讓人碰觸的秘密,甚至自己也不敢接近,深怕深藏回憶的匣子被開啟後帶來無法負擔的崩解。電影開始沒多久就讓觀眾發現劇中男女主角的關係似乎不僅於兄妹而已,Leo僵硬的擁抱著裸身的Ale,而Ale在鏡頭下時而徬徨、時而銳利的眼神和僵硬與無法克制的情緒,都讓人感覺到這兩兄妹在努力的壓抑並隱藏自己。當人們問及他們自身的故事時,兩個人都閃爍其詞。

當Leo收到神父的信件回到風光明媚的西西里家鄉,停滯的回憶便像藤蔓一樣開始緊勒著他。他對神父說,原本他想從事神職的,但最後放棄了,神父問他為什麼,他回答:「為了性。」神父表示因為從事神職而遠離性,也是一種犠牲。

影片在現實與回憶間交錯,Leo不斷回憶與母親之間愉快的回憶,母親擁著他唱著與父親的歌,Billy Holiday的I am fool to want you,當父母親在親熱時會放這首歌曲,而兄妹倆則躲在客廳的布幕後偷看著。歌曲I am fool to want you的歌詞是在描述某個人愛上了個處處留情的人,儘管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說要離開愛人,卻又渴望回到這個不專情的人的身邊繼續愛他。這首歌是Leo父母之間的歌曲,也許是Leo的母親不滿於父親過度專注於工作而冷落了她,在愛恨交織的情感中,各種不理智的行為都會發生,而這樣的情感也遺傳給女兒,導致了家庭的悲劇。

關於妹妹的回憶,則是嗜血的,年幼時,她不但槍法神準,也不同於其他小女孩畏懼血腥,她可以大膽的展示流著血的小動物;對於父親的回憶,則是母親流著淚與父親爭執、抱怨、打鬥,再由父親緊緊抱住和親吻,在年幼的孩童心中,也許認為是父親傷害母親。

電影看完後會很直覺的想起佛洛伊德的原慾理論,也許這部電影也是繞著這位大師的理論在轉:戀母情結(伊底帕斯情結;Oedipus complex)和戀父情結(Electra complex),而這兩個孩子在事情發生的時間,哥哥十三歲,處於十二歲後的生殖期(Genital Stage),對異性發生興趣並且有與性別相關的職業計畫和婚姻的連想;妹妹七歲,處於潛伏期(Latency Stage),男女性別的分別較為清楚,在團體活動時會與同性為伍在影片中,七歲的妹妹拿著獵槍和哥哥與鄰居男性孩童射殺動物,從事著相當男性的行為,還停留在性蕾期(Phallic stage),模仿著母親的動作,裸身或是看著相擁跳舞的父母與躲在布幕後的哥哥模仿雙親的舞蹈舉動。

創傷發生時,兩兄妹的人生就這麼的停了。神父對著探訪事實的Anna 說了詩人葉慈的詩句:「激情毀滅我們的人生,卻也向我們揭露了極致與美。」及因激情而激動無法克制自己的母親,激情毀滅了一個看似和諧的家庭,兄妹倆的人生停滯在這個點上,無法面對創傷,卻又不得不成長,父親在出獄後也無法再與孩子們相聚。

兩個局外人,藝術家和Anna闖進了他們的生活,藝術家要以愛來陪伴Ale,但身為兄長的Leo對父親說,Ale和藝術家相處的狀況就像母親熱烈的愛著父親一樣時,也不禁擔心妹妹是否也會和母親一樣的瘋狂,於是質疑了父親當年的作法。

這趟旅程讓Leo面對了自己心中最痛苦的回憶,因為那場事故,他走入另一個領域,從影片看起來似乎也不敢接觸異性或是有婚姻的計畫,只有不斷的工作、餵魚、裝飾魚缸,回到景色美麗的家鄉只是不斷觸動他纖弱的神經:哭泣和氣喘的反應,這些回憶把Leo壓的喘不過氣來。直到他與Anna有更進一步的互動,表明他就是前幾任屋主的兒子時,也表示他漸漸能走出陰霾,最明顯的舉動是他在車上的座位從原本的後座,改換至駕駛人旁邊的座位,也表示他不再拒人於千里之外。

在與將要結婚的妹妹再共舞一曲後Leo與單親媽媽Anna及她的女兒在海邊嬉戲,照在他臉上的光也不再那麼陰鬱,他穿著一身黑,遙望海邊像是在哀悼過去,岸上的母親與女兒像是他童年時期的母親與妹妹兩者達成和解一樣,他也真正離開那個停滯點了。

歌曲影片是Julie Andrews的一部電影,配樂就是Secret Journey裡的I am fool to want you:


那令人掃興的小插曲是這樣的,有兩位男性,其中一位非台灣人,原本坐在第十一排,後來再跑到第十排坐。電影開場一陣子後,有兩位女性入場,匆匆忙忙的坐在第十一排,剛好是那兩位男性的後面。也許她們打算邊吃東西邊看電影,也許是手上提的東西太多,又因為遲到匆忙而弄出了不少的噪音,前方兩位男性忍不住回頭抗議,黑髮黃皮膚男子責怪她們遲到還發出噪音、聊天、吃東西,兩位女性也抗議這裡不是他家,且對方無禮不能體諒一下她們,在對罵一陣子後,金髮白皮膚的男子也回頭用他標準的北京話說:「這裡是公眾場所,不要把這裡當妳家客廳。」這四個人在高音量對罵一陣子後大概發覺自己的行為都很吵,所以就閉嘴了。但在影片放映的過程中,這兩位男士也不斷的動來動去,黑髮黃皮膚男子偶爾還會回頭瞪那兩位女性,金髮白皮膚男子還把腳翹到前面的座位去。電影播放完畢,這兩個男人離席,其中那位黑髮黃皮膚男子還不忘送上一根中指,而那兩位女性中的一位用侮辱的語氣回了一句:「死 gay」。

我的結論是看電影碰到這四個沒品、又不懂得尊重人的傢伙實在是非常無趣又掃興的一件事。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凡事還是不要想的太多,顧慮的太多XD....
    如果能讓自己快樂多一點,也帶給別人快樂多一點那就好了呀
    選舉日照往例缺席,跑去南投玩,真是讚呀,有空多去看美景吧..

    回覆刪除
  2. 呵~也許真如你說的,最近想太多事情,心絞痛的情況愈來愈嚴重。
    有空的話,當然會去走走啊!我好想念淡水。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movie]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片名: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Peaceful Warrior導演:維克多·沙爾瓦Victor Salva演員:史考特麥柯洛維茲Scott Mechlowicz 、尼克諾特Nick Nolte、艾咪史瑪特Amy Smart原作: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作者:丹米爾曼Dan Millman網站:Peaceful Warrior上映日期:2007/10/26墜落時,會想到什麼?
看著票上印著的倒過來的人,想到了塔羅牌的Hangman,一個痛苦卻又享受自我折磨的狀態,運動員的生活似乎就是在不斷的超越自己的體能極限中努力,不斷的追求榮耀帶來的成就感,把自己束縛在成就感中,失落的痛苦也只能自己承受。
以體育項目的勵志電影很多: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重返榮耀(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這兩部電影一部講失意的球員經紀人和球員之間的互動, 一部在說一個高球天才因為得失心過重而喪失天份,仰賴路過的 Bagger Vance替他改變心態並挽回信心及抱得美人歸。兩部電影的都是以人名來命名,而這部電影同書名為Peaceful Warrior:平靜的戰士,其實要我們看一位戰士如何透過心靈的平靜來成就自己的目標。
這部電影的劇情很輕鬆,透過很簡單的問答和行為來觸動觀眾心中的根本疑問,不是那個讓人想破頭的「我是誰?這一世的目的是什麼?」而是:「你快樂嗎?」很多人遇到這個問題的當下和片中的運動員一樣是答不出來的。片中多數的理論、行為與飲食其實比較像日式的哲學,反正美國人總是日本中國分不清楚,統稱為「禪」,但片商這麼翻譯大概和書中Millman稱這位老人為Socrates有關。他們的對話,除了讓我想起平常和大哥的對話外,「墜落」似乎是片中Millman心智重生的一個關鍵。
Millman夢到自己在完美的表演後摔傷了腿,看見了清掃他的「殘骸」的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在凌晨三點驚醒後,騎車去加油站遇見了被他稱為Socrates的老人,這個老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
他與老人相約在校園,被老人扔入橋下。Millman憤怒的從水中爬起與老人爭論,Socrates說:「…你很專注在其中,還把那段經驗取了個名字『啊…』」之後的Millman有了一些體驗,表演了一段相當完美的鞍馬。
他跟蹤老人來到體育館,兩人爬到橫樑上,Millman似乎有了讀心術,聽到教練、身邊隊友們心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