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四月初的雜記

沙崙海邊

三天的假期裡沒有往東南西跑,只有在星期六時往北去了淡水,沒有去什麼了不起的景點,一路上的車和人,滿天的煙塵只是更讓人喘不過氣來。

我們去了漁人碼頭靠近沙崙的那邊和到淡江走走看看。在走入沙灘時,我立即後悔了,因為居然穿了雙露趾的高跟鞋踩入沙灘。

沙崙雖然早已關閉了,實質上它仍然屬於開放的,仍然有人從一旁的小路鑽進去,仍然有人在夜晚時分跑進沙灘裡,放煙火、烤肉或進行著各種活動。走沙灘上,非得穿上鞋子不可,這是安全的,沙崙的沙灘髒的令人不敢赤腳走在上面去感受海沙的餘溫,碎破璃、塑膠、紙屑,也許在看不見的某處還有什麼令人擔心的尖銳物品在其中。

看見一群年輕的學生拿著漂流木在沙灘上留字,我想起2002年第一次和朋友們去墾丁時,一位被喚作院長的朋友在沙灘上寫下了「偏激 Since 1998」的字樣,還有大學時,和兩個同學去沙崙,其中一個同學一時興起撿起了漂流木寫下「aop」被另一個同學開玩笑,其實也不過是這三個字母好寫而已。蹲在沙灘上拍照,四月五日那天的天氣陰霾,沒有吸引人的夕陽,雲層的感覺很重,不能大口的呼吸。

星期五下午,我坐在壹陸壹的門口發呆,很難得的機會能坐在店門口的長椅上,像以前一樣什麼都不想的,就只是發呆而已。大哥出來,問我工作是否習慣,我說:「很好啊!每個人都對我很親切。」他說:「既然這樣,何必把自己的人生搞得那麼沉重呢?」說完,他就進店裡忙了。

於是這三天我都在想這個問題:「何必把自己的人生搞得那麼沉重呢?」是物質的慾望?還是對自己的要求?還是其他的什麼?最近總覺得,人是種很麻煩的動物,想要把生活過得簡單些,反而使生活更複雜。然後,一個影像一直在我心裡出現,也就是台南白河的外婆家,那棟小房子和附近的國小、雜貨店的氣味、掛在雜貨店上方的未煮的那袋麵筋、外婆家旁的蘋婆樹和花韮、小時候和朋友們躲在井後面的回憶,還有外婆在世時,在鄉下過暑假,每天早上都去撿雞蛋的回憶,這些影像不斷的出現在腦海裡、在眼前。

還未工作時,有天下午我去壹陸壹,那時人還沒有像現在這樣一窩蜂的排隊,他們也還有空和客人聊天。我跟大哥說:「以後,總有一天,要遠離台北,到台南去,如果可以的話,想辦法把外婆家的房子買下來,住在台南的小鎮。」他覺得,到金山、三芝這些地方就可以了,不需要到那麼遠的地方。台北的確是很吸引人,在生活便利性上都是讓人無法遠離的原因,在南投家裡,最近的7-11要走二十分鐘,如果是沒在鄉下生活過的小孩,大概不能體會-不過我也只在國中小學的暑假回去而已。我們這一代的孩子還算幸運,夏天時還可以到鄉下去玩。

我說:「現在回鄉下已經沒有人要理了。」大哥說:「對啊!已經沒有人會說,台北回來的哦!很歡迎台北回來的孩子們,現在從台北回去反而讓人覺得是闖不出什麼才會回去。」大哥說的也沒有錯,然而,我這麼說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是因為現在家人們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團聚時會開心的聚在一起,現在,相聚反而是種壓力,尤其是大家生活都難過時。阿公以前是開營造廠,日子好的時候,逢年過節總是有不少客人,三合院裡的人車絡繹不絕。在阿公生病後,一些沒發現的問題漸漸浮了出來,過節變成壓力,連門聯都沒人想貼了。

也許是這些原因,我並不喜歡大家族,像外婆家那樣,簡單的親戚關係反而是一種理想的模式,雖然,仔細想想那是因為外婆家那邊的親戚我都不熟,也沒什麼機會去熟識,卻很嚮往外婆晚年的生活方式,一個人住在小房子裡,偶爾做點手工。當然外婆年輕時是非常清苦的,一個人要養大一群孩子,又得不到孩子的諒解。

還記得去年上巴哈花精Level 2的課程,和坐在旁邊的醫生談到一些計劃,剛好老師經過,問我們在討論些什麼,醫生告訴老師我的計劃,然後他們一致認為我需要使用Oak花精。這支花精我並沒有使用在自己身上過,也許,這幾天我該試試。

前晚,我跟偉展說:「對於那些閱讀筆記、電影筆記,有時真的覺得累了,寫到後來好像不是當初那種為了分享而寫,而是為了某種目的而寫。」試讀的書、特映的電影,能去參加活動是一件有趣的事,參加幾次試讀活動,也只有遇過一次地雷。只是最近,突然覺得不斷的去參加商業活動,當然對方也是因為行銷資源有限才會選擇這樣的方式,但,突然覺得要真能引起共鳴的還真不多,是自己累了,還是無法和對方有同樣的感動?

過多的回憶或不必要的解釋會讓我覺得很沉重,太多的回憶、太多的秘密,回憶可以寫,寫在部落格裡,寫在手札裡,秘密只要說出來或寫出來就不是秘密,所以我只存在腦海裡,幫其他人或幫自己守護這些秘密。也許因為這樣會讓我喘不過氣來,我只要適當的選擇離開,把這些回憶或秘密都先收藏起來,不想解釋的就讓他們自己去懂,再回來做我自己,就是一種喘息,再走下去的動力。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1. XD ...
    你想太多了XD XD XD XD XD ....
    我記得你問過我寫部落格的目的是什麼?
    當時我想不出來, 因為當時覺得有很多原因.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
    只是因為 "發洩" XDDD!!!!!
    和"一點點的期望引起共鳴"
    當然"無法和對方有同樣的感動"是很難受的感覺呀~囧.
    所以 "既然這樣,何必把自己的人生搞得那麼沉重呢?"XD 呵呵呵呵 ....
    每天只要能夠有那一刻是真的很開心笑起來就好囉~ 哈哈哈, 共勉之呀~

    回覆刪除
  2. 換了名字讓我差點想不出來你是誰。

    發洩,嗯,也許是一種很棒的方式,不過,這幾年來我著重在分享,想要減少一點負面的情緒放在網路上,以前那些誰誰都覺得我的字太灰了。

    這句很棒:「每天只要能夠有那一刻是真的很開心笑起來就好囉」
    謝啦!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