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墾丁.高雄.零碎的回憶

去墾丁幾次了呢?也沒必要數了,這次去墾丁的旅程是從高鐵開始。

這趟的旅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高雄的中央公園還有中央公園捷運站,台北沒那麼大的地方讓人揮霍,總是一處又一處的鳥籠,曾經有一部港片說的就是人都擠在籠子裡,看到台北的方格子就讓我想到那部電影。還好還有高雄,當我看到中央公園站時,整個視野都開闊了。

沒有住在海邊,我們住在墾丁的瑪雅之家,這算是老字號的民宿,看得見牧場和大尖山。民宿的老闆娘很和氣,星期日時還請先生載我們去巷子口吃午餐,不過前一次和偉展去墾丁是住在石牛溪,都住在牧場區,瑪雅之家遠離墾丁街的喧囂,但又不會太遠(石牛溪就真的遠了)。和以往不同的是,我在大學時去墾丁,因為都是學生,所以睡的都是大通舖,這次大家就分開睡。

瑪雅之家的房間外面有兩個陽台,分別在兩間房裡發生趣事。我們房間外的小陽台是比較沒有景色的,在剛到達時,我走出小陽台想拍幾張照片,突然有一隻鳥不斷的在空中盤旋,飛近時對著我大吼,近到讓我會擔心牠會衝撞鏡頭,於是躲回房內,抬頭一看才發現原來上方有個鳥巢,難怪鳥爸媽們緊張的不得了。我把門簾拉上免得嚇到牠們,偶爾當我把門簾拉開時,也會看到牠們好奇的探頭探腦。除了小陽台外,還有一個大陽台,但比較奇怪的是,有些房間的大陽台會看到隔壁房的浴室,如果隔壁房的房客沒關窗又剛好有人走到大陽台上,就免費被人看光了,其中一個同學在洗完澡後才發現前一個同學洗澡時沒關窗,而當他定神一看,陽台上站了個人。

星期六晚上,不知道是星期五太晚睡還是因為下午喝了杯長島冰茶,晚上又喝了杯Mojito,而星期六下午我們又騎車跑來跑去,十點不到,我的眼睛都快閉起來。據說,我睡得不省人事,於是我無聊的逢人便說自己被一杯Mojito撂倒。墾丁的星期六晚上,對我而言已喪失了那份迷人的熱帶風味,應該是心境轉換的關係,我反而想回到民宿休息。瑪雅之家的夜晚很安靜,還有兩個陽台,其中一個陽台可以在戶外看星星,不過因為光害強,只能看到零星的星星,這個時節遇到那樣的天氣,看得到月亮就很不錯了。

關山原本不在我們的行程裡,但騎車去鵝鑾鼻時覺得應該會有夕陽可以看,所以衝到關山去,可惜的是突然飄來一片雲把夕陽的光采遮住。

能和大學同學一起出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們選擇的交通運輸也不同,偉展和我是搭高鐵轉高雄捷運到火車站與同學們會合,有的同學是坐客運,有的同學坐夜車下高雄,小蔣同學是高雄人,也在高雄服替代役。

仔細想想,除了偉展外,也許我大學三年和他們說的話都沒有星期日早上來的多。因為我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直到星期日早上九點才醒來,早起的小蔣向民宿主人借腳踏車騎去附近繞繞。我打理好也已經十點多了,原本星期六晚上要幫他們算塔羅牌,也因為我的無故昏迷延至星期日早上,因為外頭豔陽高照,熱的讓人受不了,所以就在室內算起塔羅牌,這也大概是和他們講最多話的一次。

在下午大概兩點半,我們離開墾丁,這一路上驚險萬分,九人座的小巴共擠了十二個人,也因為車上有四個女生要趕火車,所以司機是以時速110公里在路上狂飆,除了超速外,司機還會高技巧超車,嚇得我乾脆閉上眼睛睡覺:

容顏:終極小巴-擠了11個客人的9人小巴以時速110 KM/hr在路上奔馳。
北台灣麥酒溫先生 :@容顏 這是"終極殺陣巴士版"嗎?XD
旅途中,我透過PP傳訊息到Twitter,蠻好玩的,但偉展無法體會Twitter的樂趣何在。因為用的雙模機,加上也沒有先設定,所以只能發送,不能看回應。

司機在車速稍慢時會打電話請人回墾丁載客,因為大家都離開墾丁了,偏偏車子都不夠。花了一個多小時從墾丁奔馳到高雄火車站,前面有說到因為我們的交通工具不同,所以原本要去西子灣挑戰海之冰的兩位同學便在車站和我們分開,我們則和小蔣請司機載我們到中央公園,再轉50號公車到中山大學(車資:12元)。

到了中山大學,小蔣同學解說了為什麼那個地方叫哈瑪星,好像地陪一樣,呵!不過他說話時有一種認真的感覺,會讓人想認真的聽他說話。進西子灣的費用實在不便宜,我們就邊走邊聊,要走到另一邊的沙灘去看夕陽,經過他們的海洋科學院時,小蔣說,曾經有人在附近做實驗,做到凌晨時,看到了傳說中的月之海。然而,星期日下午,我們只能看著雲層很厚的夕陽,我說:「不然回去就合成一下吧!」

最後我們沒有進去沙灘,一塊一塊巨大的消波石堆積在黑色的沙灘上,還有一架怪手在那裡工作,一對對新人要踏著黑沙和吸著廢氣走入沙灘拍攝婚紗照。於是我們往回走,在路上遇見了另一個正在圖書館讀書被我們叫出來的同學。聽著他們聊的話題,大多是工作不好找,他們都在準備公務員考試,在南部,大學生的薪水從兩萬二起跳,碩士生則是兩萬五,這個薪資水準,唉!我五專畢業時,因為已經有工作經驗,所以是兩萬四起跳,可是大學生畢業生是兩萬六起跳,突然有種讀了大學反而薪水更少的感覺-不過,我也不全然是為了薪水去讀書的。在中山大學旁,我一個人在那拍夕陽,偶爾拍聊天中的小蔣和偉展。小蔣覺得高雄的夕陽比較沒有淡水那麼憂傷,相較於淡水的夕陽,高雄的夕陽反而比較壯麗。

晚上,我們趕八點的高鐵,大概六點半時從中山大學坐免費的接駁車到中央公園站,再坐到左營去搭八點零六分的高鐵,為的是在十點前喝到壹陸壹的咖啡,當然我們喝到了。不過台北真是冷。

這趟行程光車錢就花了不少錢,不過這麼玩法其實比較不匆忙,回到台北也不會累,先碎碎念到這吧!照片也先傳一些自己喜歡的。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