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試讀] 祖國(Fatherland)

Fatherland書封

當我讀完這本書時,腦海裡想的是:「這樣的主題與內容怎麼沒被拍成電影?」《祖國》是作者Robert Harris的第一本小說,在1992年出版,並於1994年就被改編成電影,在2006年這本小說被重新出版。在台灣,反而先翻譯了他在2003年出版的《龐貝》,也許市場反應不錯,所以把這本《Fatherland》也翻譯出版。

祖國的英文單字是Motherland,作者用Fatherland也許是因為把場景虛擬在二次大戰後,希特勒戰勝的世界,在那樣的世界與國度裡,希特勒是一切。對,這個背景是虛擬的,但人物多是真實存在過的,在史實上,希特勒戰敗了,在書裡的場景則是根據施佩爾為希特勒建造的帝國環境去描寫。從曾經讀過《龐貝》的經驗來看,作者寫這本書時也一定做了相當的考證,也因為他本身曾從事記者工作,在第一本創作的小說《祖國》裡也有一些較多對於記者工作心得與工作心態、美國政局的諷刺。

抱銀鼠的女子對於歷史,我實在是一個頭兩個大,所以在閱讀的過程裡也沒去考證書中人物的真實性。這本書的頁數不少,雖然是以一個警探懷疑一個意外的命案實為謀殺案來作開頭,但前三分之一還是會有讓我想翻到最後一頁去看結局的衝動(所以我很少讀偵探小說)。也許作者料到有這種沒耐性的讀者,所以安排了一筆達文西畫作的下落在最後的說明,而我本來感嘆怎麼人人都愛達文西後,其實這幅畫作就像《龐貝》裡的Julia Felix一樣,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而已,但也點出了那些官員們可能做出的貪瀆行為和殘忍腐敗的心態。

與其去看書中對於場景和歷史事件的描述或改編,不如看作者在這本書中對於人性的描寫,親情、友情、愛情與信任,最後都敵不過所謂對「黨國的忠誠」而這個所謂的榮譽與忠誠也只不過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論是哪一個國家,雖然看起來是對立的,但實質上操控的政客們的行為卻是一樣的。

看著書中主角對於自己忠誠對象的質疑,還有發現過去的一切是令他多麼震驚,我想起先前讀畢的,Frankl的《意義的呼喚》及翻了幾頁還沒認真讀的《Man's Search for Meaning》,這位曾經被送集中榮的心理學大師的兩本著作,在《意義的呼喚》裡,他沒有哭訴納粹對他做了什麼殘忍不人道的事,他只是陳述事實,家人的死亡及以保存手稿來作為繼續存活的支撐。許久以前在市面上所讀到的多是殘遭迫害的猶太人所出版的書籍或電影,如:《安妮的日記》、《辛德勒的名單》,最近則是比較多描寫到德國人自己對於當時狀況的掙扎與矛盾,以及對於所謂「真相」的衝擊,雖然作者不見得都是德國人,如:《偷書賊》、《德語課》,這本《祖國》也許也能算是屬於這類的書籍。

「…我很難給人類做出個正確的評價。我想要問她,同樣是人,怎麼有人如此邪惡,又有人如此光明燦呢?人類的文字與故事怎麼可以具有毀滅性,又同時光輝呢?」~《偷書賊》。
「…如果一個人一下子遭遇這麼多,受了那麼多的考驗,那一定有其意義。我覺得,我只能這麼說,似乎有什麼在等著我,期待我去做,我是為某事而存在的。」~《意義的呼喚》p.179,「回到維也納」。

記得去年雨漣從德國回來後,她跟我說德國人如何面對和處理這段千夫所指的歷史的態度,與台灣眾人面對二二八這段過去的態度的差異。在某些國外電影或影集裡,還可以見到在其他國家裡仍存有對納粹理想的奉行者,或是有幾句帶點類似味道的台詞在電影裡,這段歷史對全世界非德國人造成的傷痛很大,但我們也鮮少得知這段歷史對於德國人自己造成的傷害又有多少。

讀過《龐貝》,老實說,當時是有點失望的,除了場景與人物相當接近考古學家發掘出來的結果讓人驚訝外,在劇情和人物個性的描述上反而有點平淡,但仍寫出了作者對於環保與人類應重視自然界所發出警訊的呼籲。最先出版的《祖國》,儘管是一個虛擬的時空,卻在小說中感受到對人性的鮮明描寫,結局也不像《龐貝》那樣輕率,反而讓人唏噓不已。如果看過《龐貝》,我會建議再讀《祖國》。有趣的是,《龐貝》的結局是眾所皆知,而《祖國》的場景像是歷史河流中未曾出現的分支,但整體讀起來卻比《龐貝》紮實的多。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