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昨天的Punch Party 4

punch party看到Twitter上接二連三的出現許多人在討論昨天的Punch PartyfunP的Punch Party頁面),我一直在掙扎要先寫什麼?因為下午先參加了小憩的活動,小憩播放的《芭比的盛宴》讓我想到另一部盛宴《烈愛灼身》…這些電影,等我整理好再說吧!

昨天大家都很熱鬧的在玩,然而,我從星期五開始就處於病痛狀態,星期六一醒來就完全失聲,下午去小憩時也無法發出聲音,晚上在海邊的卡夫卡雖然可以講話了,可是聲音完全走調,之後再去壹陸壹喝巧克力補充流失的鐵質也只能用嘴型點飲料,佩瑜說:「妳聲音都沒了,還喝甜的啊!」

在小憩的活動時,就已經先看到水瓶子、眼鏡虎和虎妹,眼鏡虎和虎妹因為晚上要參加喜宴所以沒有參加晚上的活動,水瓶子一轉眼就不見了,而我則因為感冒一直都躲在後面,我真的很怕把感冒傳染給別人,因為能讓我癱瘓的感冒,都是這種嚴重型的,傳染出去大概會變種。原本和雨漣約好一起去,但因為她還要開會,而我在吃過晚餐後在茉莉二書店裡掙扎要不要買《撒哈拉的故事》(最後證明,家裡有,但不知道塞到哪去,我一定要找出來),但在書櫃前我一直流鼻水,非常吵,就去公園吃藥,也因為逛膩了公館,決定先到卡夫卡。

星期五晚上問大哥和希洛:「你們有去過海邊的卡夫卡嗎?」因為沒有聲音,大哥以為我說的是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希洛說:「當然有,玩音樂的都去那。我們去那,音樂都放超大聲的。」在昨天之前,我只去過一次,是幫人算塔羅牌。

Punch Party主講的內容都還蠻有趣的,見識到了七分鐘講投影片的限制,投影片的話題從幾週前延燒到昨天,而所有主講的內容裡,我最聽不懂小光的Creative Thinking和小海的Twitthat,裡面的專業術語太多,如同雨漣在一旁twit的內容:

雨漣:好多術語阿,術語白痴淚奔中。
所以,同樣是術語白痴的我,發呆。不過溫先生準備的內容真的很棒,我才知道原來他是從大同大學的釀酒課開始學起的,巧的是,我認識一個大同大學的老師,那年他們在推廣釀酒課時,我有收到他轉寄給我的課程通知。

最悶也是昨天晚上了。雖然提早進去卡夫卡,當我到的時候,想要先整理一下再幫雨漣占位置,等我一回過神來,所有的椅子都坐滿人了,我問哪裡還有椅子?都沒有了,只好讓雨漣站在柱子旁。還有,我挑的位子,不知道要說好還是不好?我的前面坐了一個定力非常強的女生,怎麼說定力非常強?在大家都很熱血時,她還能穩穩的讀她的課本,抄她的筆記,而我身邊兩個活潑的女生則是沒有停止討論,所以我的位置是處於極冷和極熱之間,而溫先生的啤酒攤就在我旁邊,卻因為感冒一口都不能喝!好啦!雨漣有讓我喝一口研發中的草莓啤酒。以下是我昨天回家後,邊寫《巴黎野玫瑰》邊twit的相關內容:

我:今天很悶的另一件事:就坐在溫先生旁邊,卻因為感冒又失聲,就只能看著別人拿著一杯杯酒離開。:~
我:@alice425 我有看到妳坐在吧台邊,為了避免傳染感冒,我都悶在椅子上:p (其實是我沒聲音說話了)
我:[pp4] 很多人也很熱鬧,看到很多傳說中的人,聽到傳說中portnoy的聲音。沒有喝酒也沒吃東西,生態綠加油,請努力傳播公平交易咖啡豆的理念並堅持下去,讓更多人知道。
我:@kovis 看到你在演講者四周忙著拍照,及離開前看到你站在椅子上,讓我想到阿po文章裡的猴子。

中間有休息時間,讓大家搶食物和交流,我坐在那個被感冒陰影籠罩的角落裡(就像小丸子裡的藤木)看著很熱絡的現場,我想到五專時期的BBS網聚,差不多也像是這樣,只是主題都在吃喝玩樂:烤肉、爬山、KTV、放天燈…等,第一次出現的人都很害羞,但又很想認識別人,大概是這樣的心態。我也看到了很多傳說中的人物:傅瑞德、Alice、凱洛、溫先生、HOW…這些人都是只在網路上知道的人,第一次看到他們,自己的心態很有趣。

我:@raininglight 其實「相認」是很可怕的。遇到「相認」,都會有種想逃走的念頭。
不是說要等別人來認我,其實在這麼多人的情況下,我真的會怕,如果人少還OK,但人這麼多,我又沒什麼聲音,還是算了算了。

據說下次的Punch Party會在45天後舉辦,偉展聽了我的轉述後,他也很想湊熱鬧,所以PP5,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們會一起去吧!但從這次PP4已經人山人海的狀況看來,PP5得找更大的場地了。

對了,昨天還有滿場跑的epc,真是多到讓人覺得疲乏。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哎呀,雖然你已經說了相認很尷尬,但還是覺得想要認識一下XD

    回覆刪除
  2. 有機會的話,希望能去生態綠走走。
    應該也像是去其他地方一樣,悄悄的走進生態綠,喝完咖啡,再悄悄的離開。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