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試讀]沒有我們的世界

沒有我們的世界中文書封

這本書,對習慣讀小說的人來說可能有點硬,它是有趣的,像是文字版的Discovery除去travel & living 的其他頻道或是National Geography Channel的生態節目,有點深度,適合找張桌子或舒服的姿勢閱讀,最好旁邊放台電腦,提到一些地名或地標時,用Google Earth找一下地理位置與景觀,也可以使用wiki找一下最新資訊。

文章的開頭提到了一個曾經消失的亞馬遜地區的種族,在開始閱讀的那個禮拜裡,GVO也出現了這篇《巴西:亞馬遜隱形原住民》,約一個星期後,在平面媒體上也看到了相關的報導。隨著文字的帶領,愈讀愈氣餒,但這也是我們一直不願面對的事實,因為人口的擴充,甚至,站在作者的立場來想,因為人類的出現而導致整個自然環境的浩劫,而作者則在各種資料搜集後揣測,如果有一天,人類突然消失了,就像一些古文明裡的居民似乎在一夜之間都不見了,這個地球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更好?更糟?會不會有其他的族群取代人類?

裡面關於環境、關於科技、關於未來的可能性,我都覺得很值得發人省思,僅管作者沒有告訴我們該怎麼做才能避免,也無法避免未來可能會發生的狀況,談論了什麼是可能會留下的,猜測人類消失後,那些令人驚訝的建築與藝術品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甚至在人類還存在時已經有許多藝術品無法逃離自然界的反撲及人類的破壞,就我們所知,泰姬瑪哈陵也已沒有照片裡那麼的潔白美麗,在酸雨的侵蝕下,沒人知道它還能存在多久。

然而,當人類自覺要做些什麼來保護地球的時候,也不免落入自以為是的想法,完全的忽視了大自然的力量。書中提到了一則台灣也有報導的新聞,就是在千禧年時有一隻美洲土狼跑入中央公園,當時的環保議題則是人類如何侵犯自然以致於自然界的野生動物必須進入城市與人搶地盤,而前面提到的Discovery頻道也製作了相關的節目,報導關於自然界裡的動物如何與城市中的人類相依存。但作者用另一個角度,他認為這隻土狼不過是大自然派來的先鋒,在人類稱霸地球這麼久後,也該輪到大自然反擊了。

書中有一個讓我印象很深刻的,關於所謂磨砂膏的段落。有些人喜歡所謂的「去角質」,可能每週使用一次到兩次含有顆粒的洗面乳、沐浴乳,認為使用這些產品能去除皮膚老廢的角質層,讓皮膚摸起來光滑柔細。但從來沒有人會注意到這些顆粒的成份是什麼,有些是果核碎粒,有些是糖或海鹽,但有一種成份對環境的污染最大,也就是含有塑膠顆粒的磨砂膏,成份多為聚乙烯、超細微聚乙烯顆粒或聚乙烯微粒子之類的標示,而這些小顆粒就直接被沖入下水道裡,再沖入河川及大海,由於這些粒子太小了,海中的生物就一口一口的將無法消化的毒藥吃進嘴裡,人類再把這些生物吃進肚子裡。所以,別為了追求沒什麼實質效用的美麗而去毒害無辜的生命。

基本上,我還挺喜歡作者在其他事情的論點與研究方試,他找了許多資料和專家來討論如果有一天人類突然不見了,會有什麼情況產生,但在對於「人」的討論上,就不是那麼讓我欣賞了。

雖然我自己對於人類的所作所為也不是多欣賞,但作者卻在人種上似乎存有偏見,即使不是那麼的明顯,卻讓我讀起來像是有根刺在心中。

前幾天,我讀到報紙上的一則關於所謂「新台灣之子」體質較容易敏感,也較容易有氣喘問題的文章,還有一篇是歐美研究關於男性年齡愈大,生下來的孩子也較容易夭折的文章。前者的文章有一絲詭異的偏見,作者不去探討這些取東南亞國家婦女的男性是否屬於在社會上條件在擇偶條件就比較不足或是已超過生育年齡的男性精蟲品質,而去責怪東南亞移民女性的體質問題。談到人種總是很尷尬的,就像作者在書中稱亞洲人為「黃禍」一樣,他這麼寫著:

如今,在船道沿岸地區,只要沒有石化工廠排煙管的地方就有中國烏□樹。休士頓原生的長葉松已經消失無蹤,喧賓奪主的烏樹早已鳩佔鵲巢……如果沒有人來維持這種人工的野生環境,就只有仰賴偶一發生的老舊油槽爆炸,才能阻止這種植物版的黃禍入侵。~p.171
□的部份是因為書中漏字而沒有打出來。我想說的是,作者在文章開頭能夠很客觀的講述人種與物種在不同氣候、環境與飲食上會有不同的發展,體型和基因都會有所改變,及生命會自己尋求出路,也認同人類的干預反而會造成自然界復原的緩慢。但當我看到作者寫下「黃禍」兩個字時,心裡的確是不好受的。

如果不去看這段文字,以及最後關於「人類自願滅亡運動」的內容,這本書還是有不少值得讓人深思的地方,比如我們對於「永恆」的痴心妄想,還有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的這些內容。奇妙的是,我們都知道世界上沒有「永恆」卻依然不放棄的找尋所謂的「永恆」,研發所謂可以存放幾百年資料的光碟片,聲稱相片放在裡面幾百年都不會壞掉,但人的壽命又有多久?幾十年後的技術是否還能讀取舊資料?比方磁帶,如果不是還有老機器,怎麼讀得到磁帶裡的資料?

這是一本誘人深思的書籍,它能成為Amazon在2007年時的自然類第一名的選書,也是因為它的主題符合歐美社會對於環保主張開始有所行動,開始關心起自己生存的這個星球。但諷刺的是,對於開發中國家,環保訴求無疑是一種阻礙,他們無法像已開發國家曾經揮霍資源造就所謂完整的社會體系,而這些已開發國家的工廠會去這些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壓榨勞力及當地的環境資源,再回到自己的國家提倡環保,在人類發展及環保中間要如何取得平衡點?誰要吸收這些損失?都是很矛盾的現象。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