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ur]六月,結束

西子灣的夕陽

我很高興,過完今天之後,今年就過了一半,接下來漫長的62天要面對炎熱的太陽和隨時像警鈴一樣的環保訊息。

昨天狠下心來砸了一筆錢,不,不是買什麼消費性電子商品,而是花錢買一個希望。足足讓我損失一整個月的薪水。但我要往這條路走的話,就非得這麼做。即使這個世界上充滿了無數的選擇,在去年六月時我就做出了選擇,而我正走在這條漫長蜿蜒的道路上,沒有回頭的機會。

我讀到一段關於心理輔導與諮商的案例文章,一邊讀,腦袋裡一邊轉著這個案例適合使用哪些花精?似乎有點走火入魔,但我也不斷的問自己,今天如果是一個我不想接手的個案,如果我因為個人的好惡而拒絕了這個個案,那是否對的起我自己的良心?

說來很奇妙,我心中突然出現了很多的矛盾,而這些矛盾在以前是不曾出現的。但我承認,我是個易怒的人。比方說,姓名。我很不喜歡人家念錯或寫錯我的名字,也許我可以不在意,但我覺得要求主辦單位把我的名字寫正確是基本的,我對父母給我的姓名表示重視,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如果自己不尊重自己,誰還會尊重你?但上星期,有群人,也許他們很在意自己的名字有無出現在名單上,但他們的口氣卻是趾高氣昂,彷彿我活該要服侍這群人。

我忍住脾氣,說千說萬的賠不是,心裡已是怒氣沖天。掛掉電話,爆了一句:「對一個不認識的人而言,你的存在與否、姓啥名啥對我沒有任何意義。」只差沒加一句「你死到骨頭爛了也不干我的事」。氣發完了,我又想,何必為了那種人生氣?他們一生大概就這麼循規蹈矩,難得可以趾高氣昂又何必剝奪他們的樂趣。我可以為了他們自己記錯報名日期卻又在出席時發現沒有自己的名字抱怨時對他們賠不是(反正錯的人不會覺得自己有錯,都是別人的錯),但我無法忍受那種理所當然,不把人當人看的劣根性,因為在我心裡,沒有人是真的高人一等的。

在成長的過程裡,我不斷的遇上這種狗眼看人低的人,年輕時就直接脫口對衝了,現在雖然會忍,但心中還是免不了圈圈叉叉。如果有一天,我的個案是這種人,我該怎麼辦?

即使我相信人是平等的,但還是會有所謂身上具有平凡與不凡兩種特質的人,他們過著所謂平凡生活,卻有著不凡的思想與被世人認為不凡的特質。

六月,在一篇murmur中結束。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