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ur]正妹的存在是必要的.正不正是比較級的

其實這個標題和內容無關,但據某行銷公司的主管說,取對文章標題可以增加瀏覽率,所以我用了一個這麼通俗的標題。

但今天我真的有這種感覺,那就是正妹是一定要存在的,儘管我是女性,但在曬死人的陽光、37度(我一直覺得那個溫度計可能有問題)的恐怖高溫以及在如蟻窩中的螞蟻群的人群中走了五分鐘後,迎面而來一個打扮的漂漂亮亮,沒有汗水淋漓,看起來乾乾淨淨的女孩,絕對是件賞心悅目的事。

一定會有人跟我說沒圖沒真相。對,因為我背了一個很重的包包在訓練自己的負重力,所以完全沒有辦法拍照,正妹也是一閃而逝,她在我腦海裡所留下的印象就是那對假睫毛,真是長到可以當雨刷了。而的程度,因為每個人對的標準不一,比方說,我在地下街裡,有個打扮不怎麼樣的女生站在那個讓我覺得很漂亮的女生,相較之下,那個很漂亮的女生就被我定義成正妹了,所以我說,正不正是比較級的。就像統計,總是要藉由否定別人來間接肯定自己(的假設),說到這個,我又想說,就是因為這樣,這個世界的否定真是太多了,否定的力量真是很強大,但有太多找不到方法肯定自己的人用否定他人的力量來肯定自己。

接下來,看下方的塔羅牌就知道內容和正妹就真的沒有關係。在繼續讀內容之前,先想想看這張圖給你什麼感覺?

Player

如果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歡迎留下回應。

這張牌叫Player,是Worlds中的Child of Worlds,為了避免有人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我不說它代表的意義,不過每次在抽到這張牌後,很固定的,那天我一定會遇到自己特別生氣或是遇到其他人特別生氣的情況。比方說,昨天晚上,我遇到一個充滿衝突的情況。

事情是這樣的,我去小7拿電子商務的包裹,通常新手店員會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們都有訓練,所以A店員連忙按鈴請B店員幫忙處理其他客人的結帳,而A店員則進倉庫幫我找包裹。當時,我後方排了一位阿姨,右方則站了一個年輕人,我估計只有大學的年齡左右。

由於我身後排隊的人比較多,所以B店員到位後,就先幫我後方的阿姨結帳,刷了條碼,B店員說出結帳金額後,右邊那位年輕人就不高興了,他用非常粗暴和沒禮貌的口氣說:「X!插什麼隊,是不會排隊哦!」這個阿姨很莫名其妙,她的年紀都可以當年輕人的媽了,更何況,是B店員直接刷她放在櫃台上的物品條碼結帳的。莫名其妙的被小孩子罵髒話,阿姨當然會生氣,她說,是店員幫她結帳,她自然就結帳了。這個年輕人,也不等阿姨說完,就XXX的問候人家媽媽,說阿姨沒公德心什麼什麼的,阿姨也回了一句:「兇什麼兇!你是要打架哦!」轉頭心平氣和的跟店員要了冰淇淋匙,拿了發票後就走了,而年輕人居然又對著走到門口的阿姨說:「跑什麼跑!有種妳不要跑!」這個阿姨就說她要回去找人什麼什麼的。

其實我也很生氣,但我氣的是那個年輕人,一來是他真的很沒禮貌,對一個年紀可以當他媽的人罵髒話,罵髒話不代表你很偉大很有公德心好嗎?只代表你很沒水準。二來,他找錯人抱怨了,如果他認為他應該先被服務,是不是應該直接跟店員反應?而不是把怒氣丟向一個乖乖排隊的人啊!人家阿姨可是有排隊的,沒排隊的是誰?只有你這個小毛頭啊!第三,條碼都刷了,錢也付了,你為什麼要罵人家?你一杯思樂冰很急嗎?多等兩秒鐘會死嗎?這件事,包括在這裡,我總共說了四次,因為真的很不滿那個年輕人的行為,他想藉由否定別人的行為來肯定自己是有公德心的,但方式完全錯誤,而店員也只是默默的做事,我也默默的在一旁收我的包裹,這是在當時最安全的方式,我們都不想成為社會版的頭條-我希望那個阿姨沒事,那個年輕人不知道受了什麼氣把這股氣轉移到無辜的人身上,真的很糟糕。聽過我講這件事的人都只有一個反應-我們的教育有問題。

在十多年前,我記得當時所謂的研究所是以研究為導向的,在大學時期則是要學習研究的方法,而大專生則是在畢業後進職場工作的,只有真的要走研究方向才需要再讀研究所,而技職體系的學生,則是在畢業後能直接為企業所用,應用其在校所學習到的技能。現在則變成大學要學基礎概念與知識,研究所時學研究方法,到博士班才是真正做研究,這些話出自於學界某些受人尊敬的教授。而目前的社會現象是,技職生一定要讀大學,但讀了大學不見得能找到工作,所以又一群人擠去讀研究所,一窩蜂的跑到國外留學,但高學歷也成了找不到工作的包袱,且,台灣真的需要這麼多高學歷的人嗎?

寫到這裡,抽到這張Player的意義似乎也出現了,但真是每次抽到它,我不像其他人會有玩樂的感覺,對我來說反而是心靈上的折磨,我何必想那麼多呢?何必為不相關的人去想?

跳到正妹的話題,今天真的看到一些漂亮的女生,不止在台北,在壹陸壹裡也有看到。正妹的存在真的有其必要性,因為賞心悅目的人事物都會讓心情變好。我不禁又想著,如果今天小7的店員先幫一個正妹結帳,那個年輕人會爆粗口並追著罵嗎?

沒有正妹的相片,就請大家看看今年家裡第一批長出來的,未變紅的咖啡漿果果實吧!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觀察創業中朋友們的10個特質

在台灣有不少創業聯誼社群,除了台灣本地官方、民間的各種社群外,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創業聯誼社群。在這裡所談的創業聯誼社群,可能是一群有興趣自己開創事業或是正在開創事業的人,透過實際面對面接觸或是利用方便的網路交流機制的團體。活動的型式可能是藉由一個或多個創業者站在台上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或是透過團體之間的實際互動,會後再透過社群的分享,以延續成員之間的熱度

上星期第一次參與了創業者的聯誼活動,生活裡有些朋友經歷創業的前段,或是已是市場先行者,所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分享我自這些創業中的朋友們所學習到的事,又或說是我所觀察到他們的共同特質:

從「Privacy 是人權議題,由政府來立法保護,Security是 Nice to have」所引發的聯想

昨天下午參加了iThome所舉辦的2017台灣資安大會,其中一場講座的講者講了這麼一句話:
Privacy 是人權議題,由政府來立法保護,Security是 Nice to have 雖然在各個領域裡不斷強調要教育廠商、工程師、使用者(消費者)在產品與服務開發過程、使用過程中都要有資訊安全的概念,但說真的很不容易,以目前台灣的使用情境而言不是每個人都有保護自己、他人的隱私的觀念。

案例一:有次在超商購物,聽到在咖啡座上,有個客人的電話應答:「XXX小姐您好,…您的出生年月日是XX年X月X日,身份證字號是0000000000,地址是…」我訝異的轉頭望向他,這位先生知道他已經在公共場合洩露他人的個資了嗎?案例二:中國的通訊軟體微信,一直以來都有使用者訊息被監控的情形出現。當我建議周遭的朋友們不要使用這款軟體時,他們會回應我:「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有什麼好擔心的。」案例三:總是會有因為使用者不當的操作或安裝了有安全疑慮的程式讓自己手機被入侵,使私密影片、照片,被公開社群網站上。更不用說四處打卡,連在家中也要打卡、拍攝自家內部裝潢給人看、讓人知道你的作息的人,只要有心人都能知道你家中什麼時間有沒有人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