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大排長龍的Cold Stone & PunchParty 6

昨天下午,我們花了快半個小時在排隊,排什麼呢?我只能說統一的策略太成功,一大堆人都在排Cold Stone,手上都拿了張貼滿30點的open將集點券,連路過的太太都好奇的問我們在排什麼?為什麼在排隊?我差點又要回復機車本性對她說:「一起排吧!反正台北人沒事就在排隊。」我從沒看過Cold Stone前可以這麼大排長龍:

NY^2的Cold Stone前的排隊人潮

統一這次集滿30點就可以到相關企業換東西的策略很成功,到Cold Stone買一送一也是所有獎品裡最划算的吧!所以不少人都是人手一張集點券排隊等冰淇淋。Cold Stone的冰淇淋不難吃,還蠻有口感的,豐富的配料可以將一客冰淇淋當作一餐來吃。我們點的都是巧克力口味基底的冰淇淋,口感很豐富,但以同樣都是巧克力口味來說,我還是偏好Häagen-Dazs®的巧克力冰淇淋,然而我最愛的口味是仲夏夜野莓和不再生產的酒釀黑櫻桃,現在想起國中得到腸病毒那年吃了一大桶酒釀黑櫻桃冰淇淋實在是很幸福。不過,Cold Stone店裡的氣氛,漸漸搞得有點像Mister Donut加Starbugs了。

punchparty 6

晚上的重頭戲是PunchParty 6,讓人期待很久的PunchParty,一直都是讓人回味無窮的聚會,不過,在和偉展一起參加兩次後,我發現,和一個不碰Blog的人去參加這樣的聚會,其實有點...,雖然可以得知一種不一樣的看法,但他覺得PunchParty的內容跟他是沒有直接相關的,加上他一直聞到不喜歡的氣味,所以,在中場休息後我們就離開了。

在同年齡的人裡,有接觸Blog的人並不算多,如果不是後來使用Twitter,我想我也不會參加PunchParty。偉展一直好奇我為什麼那麼喜歡參加PunchParty,我也不是什麼知名部落客,也沒什麼人瀏覽/知道這個Blog,到了PunchParty的會場也不會去做公關主動找人介紹自己,他一直問我為什麼要去。其實我也沒有很特別的想要去那裡做什麼公關什麼的,只是到了會場,我可以觀察到很多人,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人事物,聽到一些不同生活圈的人分享事情,那就夠了。不是只看講員們的Blog就好,有時看到講員本人,會發現更多細微的感受,只是這些感受很難講給他聽,他是屬於另個生活圈的人。像上半場,KJ在講Wiki Editor和Blogger的共通點時,我想,只有網路的heavy user才能體會那種焦慮吧!但偉展大概不是很能有同樣的感受。當天下的講員在講到關於置入性行銷時,偉展大概不太能理解前一陣子Blog的世界裡為了要不要幫廠商打廣告而吵成一團還上了GVO(台灣:部落圈討論行銷文章),他也覺得那不是什麼重要的議題。有時,我覺得自己像在兩個世界裡被拉扯著,儘管沒有分裂,但也因為沒有分裂而掙扎錯亂著。

我很想留下來繼續聽下半場:小恩恩的單車環島旅行、Freddy朱學恆Isaac Mao我相信一定和上半場一樣甚至更精彩,但在某種壓力下,我們在中場休息時,喝了溫先生為大家準備的啤酒後便離開了。

參加三次PunchParty,算是第一次喝到哈密瓜啤酒。偉展要我幫他問溫先生關於訂購方法,不過,溫先生的四周圍了不少人,而我又不喜歡打斷別人說話,所以拎著哈密瓜啤酒就離開了,心裡還是覺得很可惜,因為我十分的期待了這場PunchParty的內容,卻因為很不成理由的理由得先離開,最後還喝著啤酒討論多變量,可惡。

回家的路上又因為吃太飽而狂打嗝,回到家,又找不到那隻大肥貓,心情十分的糟。據說牠下午一直追著媽媽要撒嬌卻嚇到媽媽,大肥貓可能把媽媽當成我了吧!我現在還在分裂拉扯著,很想和貓咪說話,唉!

睡前,這篇碎碎念的最後,放一張今天拍到,我最喜歡的照片:

低矮的房子裡在討論網路世界裡的事,遠方高聳的101大樓裡,看似靜靜的,創造他們的營業額,是實體世界裡的事。在我的世界裡,似乎真的分成兩個世界了。

在四四南村拍101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瑪歌皇后(Queen Margot)

原著:La Reine Margot作者:Alexandar Dumas中譯:瑪歌王后出版社:遠流 大眾讀物 新浪漫小說經典導演:派提斯薛賀演員:文森培瑞茲、依莎貝拉艾珍妮、薇那荷西、丹尼爾奧德伊、尚雨格安拉德
我是先接觸小說再看電影,五專時曾與同學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看,誰知道限制級、血腥的內容讓兩個女生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繼續觀賞。小說原著是大仲馬寫的瑪歌王后(La Reine Margot),台灣是由遠流出版社於1994年出版。小說裡有幾條主線:亂倫、偷情、當年天主教與胡格諾教派的宗教戰爭、法國瓦洛王朝家族內部的王位爭奪戰、納瓦爾家族(後來的波旁王朝)與洛瓦家族的政治聯姻、母與女、母與子、男人之間的友情、女人之間的友情。大致上可以分為這幾條線,由於大仲馬在寫作時總是先根據事實再依照個人對其中人物的喜好作編寫,所以在小說裡,總是真實人物與虛擬人物並存。影片和小說一樣,開頭都是以亨利.納瓦爾與瑪歌的婚禮做開頭,再帶出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不安,很清楚的這是一場政治聯姻,能安撫國內的宗教紛爭。如果只看電影,大概只會看到瑪歌與兄弟之間的亂倫,當她與拉莫爾相遇後的激情與宮廷政治的黑暗,由其是邁迪西(Catherine de Medicis)對安茹公爵(亨利三世)的偏愛演得有點像是母親與自己兒子亂倫。在書裡講得就沒有電影演得這麼露骨,反而是很浪漫的將瑪歌與拉莫爾、昂利埃特與柯柯納、柯柯納與拉莫爾之間的情誼,有詩歌有愛情有政治;在政治上,查理九世與兄弟間的爾虞我詐,與母親和官員間如何鬥法,與納瓦爾國王之間矛盾的情誼。大仲馬筆下的查理九世的確有一個國王的處事方法,雖然在電影裡他似乎是個神經質、抽搐、嗜血、被母親控制的傀儡國王,不過他在母親的控制慾下仍能在政治屠宰中活得還不錯,依據歷史來說,他的確有一個私生子,而在Michel Zevaco另一部小說「白太陽騎士」裡也出現了這麼一位角色。在小說裡是這麼寫的:「一頭黑髮,容光煥發,長長的睫毛罩著一雙淫蕩的眼睛,嘴唇又紅又小,脖子長短適度,身材豐滿而又柔軟,一對小巧的腳裹在緞子的高跟拖鞋裡。」在宮廷裡,女人是最好也是最美的武器,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子,從一出生就被母親訓練成迷惑人心的高手,除了在政治上作為聯姻的尤物外,同時她也是吉茲公爵的情婦、三個兄弟的「好姐妹」。不妨這麼說好了,美麗的她其實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對性、愛,她知道在政治裡沒有真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