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大排長龍的Cold Stone & PunchParty 6

昨天下午,我們花了快半個小時在排隊,排什麼呢?我只能說統一的策略太成功,一大堆人都在排Cold Stone,手上都拿了張貼滿30點的open將集點券,連路過的太太都好奇的問我們在排什麼?為什麼在排隊?我差點又要回復機車本性對她說:「一起排吧!反正台北人沒事就在排隊。」我從沒看過Cold Stone前可以這麼大排長龍:

NY^2的Cold Stone前的排隊人潮

統一這次集滿30點就可以到相關企業換東西的策略很成功,到Cold Stone買一送一也是所有獎品裡最划算的吧!所以不少人都是人手一張集點券排隊等冰淇淋。Cold Stone的冰淇淋不難吃,還蠻有口感的,豐富的配料可以將一客冰淇淋當作一餐來吃。我們點的都是巧克力口味基底的冰淇淋,口感很豐富,但以同樣都是巧克力口味來說,我還是偏好Häagen-Dazs®的巧克力冰淇淋,然而我最愛的口味是仲夏夜野莓和不再生產的酒釀黑櫻桃,現在想起國中得到腸病毒那年吃了一大桶酒釀黑櫻桃冰淇淋實在是很幸福。不過,Cold Stone店裡的氣氛,漸漸搞得有點像Mister Donut加Starbugs了。

punchparty 6

晚上的重頭戲是PunchParty 6,讓人期待很久的PunchParty,一直都是讓人回味無窮的聚會,不過,在和偉展一起參加兩次後,我發現,和一個不碰Blog的人去參加這樣的聚會,其實有點...,雖然可以得知一種不一樣的看法,但他覺得PunchParty的內容跟他是沒有直接相關的,加上他一直聞到不喜歡的氣味,所以,在中場休息後我們就離開了。

在同年齡的人裡,有接觸Blog的人並不算多,如果不是後來使用Twitter,我想我也不會參加PunchParty。偉展一直好奇我為什麼那麼喜歡參加PunchParty,我也不是什麼知名部落客,也沒什麼人瀏覽/知道這個Blog,到了PunchParty的會場也不會去做公關主動找人介紹自己,他一直問我為什麼要去。其實我也沒有很特別的想要去那裡做什麼公關什麼的,只是到了會場,我可以觀察到很多人,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人事物,聽到一些不同生活圈的人分享事情,那就夠了。不是只看講員們的Blog就好,有時看到講員本人,會發現更多細微的感受,只是這些感受很難講給他聽,他是屬於另個生活圈的人。像上半場,KJ在講Wiki Editor和Blogger的共通點時,我想,只有網路的heavy user才能體會那種焦慮吧!但偉展大概不是很能有同樣的感受。當天下的講員在講到關於置入性行銷時,偉展大概不太能理解前一陣子Blog的世界裡為了要不要幫廠商打廣告而吵成一團還上了GVO(台灣:部落圈討論行銷文章),他也覺得那不是什麼重要的議題。有時,我覺得自己像在兩個世界裡被拉扯著,儘管沒有分裂,但也因為沒有分裂而掙扎錯亂著。

我很想留下來繼續聽下半場:小恩恩的單車環島旅行、Freddy朱學恆Isaac Mao我相信一定和上半場一樣甚至更精彩,但在某種壓力下,我們在中場休息時,喝了溫先生為大家準備的啤酒後便離開了。

參加三次PunchParty,算是第一次喝到哈密瓜啤酒。偉展要我幫他問溫先生關於訂購方法,不過,溫先生的四周圍了不少人,而我又不喜歡打斷別人說話,所以拎著哈密瓜啤酒就離開了,心裡還是覺得很可惜,因為我十分的期待了這場PunchParty的內容,卻因為很不成理由的理由得先離開,最後還喝著啤酒討論多變量,可惡。

回家的路上又因為吃太飽而狂打嗝,回到家,又找不到那隻大肥貓,心情十分的糟。據說牠下午一直追著媽媽要撒嬌卻嚇到媽媽,大肥貓可能把媽媽當成我了吧!我現在還在分裂拉扯著,很想和貓咪說話,唉!

睡前,這篇碎碎念的最後,放一張今天拍到,我最喜歡的照片:

低矮的房子裡在討論網路世界裡的事,遠方高聳的101大樓裡,看似靜靜的,創造他們的營業額,是實體世界裡的事。在我的世界裡,似乎真的分成兩個世界了。

在四四南村拍101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創新政策中所談論的包容性

最近因為工作所以也在讀其他的東西,主題之一是 Inclusive Innovation。從 2017 年參與 APrIGF 、IGF 至今,Inclusive Innovation 一直都是必要討論的議題之一。Inclusive 並不是將所謂的縮短數位落差包裝於這樣的文字之下,而是藉由政府制訂政策,來提供社會金字塔底層、被排擠族群加入社會活動的機會。

先前參與了聯合國高階數位合作專家小組會議 (High Level Panel Digital Cooperation,簡稱HLPDC) 的線上會議,在這場線上會議裡的不同講者都提到了 Inclusive Innovation 的基本精神,就是藉由這些發展的新興科技,AI、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IoT 來協助縮短不同國家與區域間的落差,國際間較明顯可知的,如非洲、發展中國家,他們都想藉由數位科技來協助他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快速,但使用這些新興科技的同時,同時也需要建立相關的機制來保護人權、資料、隱私,建立使用原則與機制。在會議中有人提到可以透過聯合國體系來建立通用性的原則或體制,例如 AI for SDGs、AI for Good 之類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