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 Nightwatching 夜巡林布蘭


圖片取自:維基百科-夜巡

在各國的文化裡,藝術家,不論是拿畫筆還是拿筆,或是任何型式的創作者,都運用上天所賜予他們的禮物來表達對於他們所見到的這個世界的看法,好的、壞的,都用他們特有的方式去呈現。然而,像電影中那幾位權貴人物說的,「日子一久,有誰記得這些畫在說什麼?」當創作者、作品裡的人物都作古,誰還會記得這個作品在說(控訴)著什麼,如果這幅畫毀了或不見天日,也將不會有人記得創作者在作品裡要表達的意念,更何況還是一種弦外之音。

林布蘭在片頭及結尾時的吼叫,是任何一個創作者遇到困境或遇到自己不喜歡的工作對象卻又不得不服從時都會發生的狀況。如果,如電影公司網站裡所說的,林布蘭為了控訴這些惡行畫了這幅畫,卻又因此而遭受迫害,那麼的確,他必須注視著黑暗,而這股黑暗的力量吞噬了他。就一些我所知道的說法是,林布蘭最後會窮困的結束生命也和他個人私德不佳有關,當然也許與他生活裡層出不窮的打擊和過早的榮華富貴有關。

影片中的光線是電影裡讓我注意的,彷彿想要將每一幕都變成一幅畫一樣。當林布蘭從惡夢裡醒來,他的女僕Heindrickje為他拉開窗簾,驚魂未定的林布蘭問她如果看不見,要如何形容紅色?此時窗外紅色的光照入房內;轉而詢問黃色時,窗外的光線又變成了黃色。當他與妻子及家人、僕人用餐時,整間餐廳是金黃色的,閃耀著美麗的光線,而妻子Saskia戴著金光閃閃的飾品在整幅畫面的中間(也許該說是視線的最明顯處),Heindrickje在餐廳裡歌唱,也顯示了他當時在社會上的成功與不可一世。當妻子病了,整個畫面都暗了下來,而他心中也有愈來愈多的掙扎,妻子過世後,他耽溺與女僕Geertje的肉慾歡愛中,場景則變成佈滿盛接漏雨的水瓶的室內,光線昏暗,只有Geertje唱著士兵們唱的,帶著性暗示的歌曲。

林布蘭與第三個情婦Heindrickje在一起的過程,從片頭就有各種暗示,她為自惡夢中驚醒的畫家拉開窗簾讓各種不同顏色的光照進房內,此時他們兩人談論顏色;當林布蘭的右眼被火藥所傷時,是她以舌頭舔他被薰黑的眼睛讓畫家張開右眼;當畫家被攻擊,認為自己雙眼失明時,也是她舔著畫家的雙眼,安慰並告訴他懷孕的消息。當Heindrickje成為畫家的情婦時,她的形象有如伊甸園裡的夏娃,是那樣的純潔,同樣是裸體的場景,光線像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而畫家珍愛著這個女孩,趴在她的身上,不同於與Geertje歡愛的場景裡,兩個人汗水淋漓,但畫家卻是採一種充滿權力與控制慾的體位與輕蔑的態度去對待 Geertje。當林布蘭在敘述自己在屋頂上等待天使時,Heindrickje出現,她穿著潔白的長袍,一頭長髮似乎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溫暖的光,彷彿為長期注視著黑暗的畫家帶來溫暖的力量,就連他在介紹Heindrickje時,他們兩人也是站在多盞浪漫燭光中,像是沐浴在愛情裡一樣,不同於介紹妻子時,他們兩人是坐在桌前,桌上似乎還放滿了許多物品,像是暗示著此時的他富有及擅於理財的妻子為他帶來的幸福生活。我倒是不記得林布蘭和Geertje站在一起時的場景,但在介紹Geertje時,畫家對他的言語十分輕浮,畫面裡的她總是以一種剪影的形態,穿著衣不蔽體,瘋顛的拿著旗子或是抱著孩子唱著不能入耳的歌曲。

同樣是等待天使,不幸的Marieke出現在妻子生產,充滿痛苦的夜晚,林布蘭的孩子出生在Marieke講述著陰鬱故事的時候;當畫作完成,畫家抱著兒子與衣衫不整的Heindrickje在屋頂時,Marieke出現並帶來亂倫生下畸形兒的痛苦故事並在林布蘭面前自殺,這些光線都重的讓人喘不過氣。

在《夜巡》這幅畫裡所被出現的所謂的壞人,在電影裡也少有正面或是十分光亮的影像出現,有時陷入在陰影中,至於攻擊林布蘭的罪犯則是藉由光線的一閃而看到某一面。

最後則是一幕讓我印象很深的場景,受傷的Marita在暗處裡由畫家的女僕裡幫她清洗傷痕累累的軀體,林布蘭和經紀人談論了Marita和情人被孤兒院長陷害及如何計劃暗殺的過程和原因,當其中一位女僕提議讓被趕出孤兒院的Marita一同住在林布蘭家中時,鏡頭拉遠,周遭的人都在陰暗裡,只有三個人是在光亮處,或許可說是在發著光:經紀人、畫家和畫家身旁的女僕(不記得是不是Heindrickje還是長桌另一端的Titia)。

如果不是因為之前看了Dogville,我想自己看這部電影會看非常不習慣,但就只是當作娛樂也好,雖然花了票錢卻好像也沒讓自己多放鬆就是了。


P.S 1:看片時總是想起也比較喜歡月童在華麗巴洛克裡關於林布蘭和一些畫家對於創作困境的解說。

P.S 2:進場時,我還蠻訝異有不少人來看這部電影,還有人是從台中上來看的,在電梯裡聽到有人說,這個電影在台中是不會被放映的。專程上台北看這部電影,真是很佩服。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您是24號17:40分那場看的嗎?
    好巧~想必和老師在電梯上對話時您也在場
    他剛好北上至典藏創意空間1館演講
    利用空檔去真善美戲院看這部電影
    隨即又趕回台中準備隔日的授課
    真的是充份利用時間很佩服他
    對於您詳盡的情節描述頗有同感
    能看同一場電影又遊覽至貴網誌
    是種緣份~感謝您的分享!!

    回覆刪除
  2. 我看的是晚上七點四十分的,如果你說的是19:40的話,也許妳身旁就是站在我身後那位讓我十分佩服的老師哦!因為我聽到要趕搭高鐵,我就覺得,這位影迷真的太令人佩服了。想不到是位認真的老師。(是講膠彩畫嗎?而且我座位後面有兩位在電影開幕前談論膠彩畫耶!)

    如果很開心能有這個緣份一起看電影搭電梯,但也感到可惜沒有機會去聽老師的講座。

    關於心得的部份,其實原本希望能配上影片畫面來做對比,不然沒看過的人完全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不過官方網站提供的劇照也沒有這些畫面就是了。

    :)

    回覆刪除
  3. 昨天有留言,不確定是否有收到?
    就你所描述肯定是我們
    只是時間打錯了>-<
    開幕前和老師在討論膠彩
    礙於視野隨後換至左側觀賞
    冥冥中應與你有些緣份吧
    有點玄也真的很巧妙
    也許在這時間點
    大家有著同樣困擾
    磁場因而相連喔
    老師在9/21還有一場講座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再邀你前往
    介紹這位令人佩服的老師與你認識

    回覆刪除
  4. 真是奇妙的緣份:)

    921是個特別的日子,希望那天可以去參加講座,雖然我對繪畫真的是完全不了解。

    謝謝你的邀請^_^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