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讀了《懺悔錄》,感受到她心中的兩個聲音在爭執,而他也努力勸她向善的行為,他也不禁懷疑她的告解是否為真?

當伯爵在電台裡因為新書發表接受訪問,民眾還是不免質疑他的行為而打電話進入節目中挑釁他,儘管他已表明拒絕回答任何關於Myra的問題,卻連電台主持人都忍不住問他是否後悔當初協助Myra申請假釋的行為?在歷經了這些心理風暴後的伯爵沉重的說:

「If people think that makes me weak... or mad... so be it. That is the path I am committed to. To love the sinner, but hate the sins. To assume the best in people, and not the worst. To believe that anyone, no matter how evil, can be redeemed... eventually.」

當他說出這些話時,被監禁著的Myra聽著他的話語若有所思,此時的Myra已不再和伯爵見面,在女子監獄裡生活著。

在歷經許久的內心風暴後,伯爵依然堅信人性本善,繼續著去監獄探訪囚犯的行為,但我想經歷過Myra的事件後,他不再認為去監獄探訪囚犯及協助他們向善是他個人的此生中最偉大的成就,而是他此生的使命。這是兩種不同的心態,一種是把這些人改過向善的行為當成自己的成就,後者則是一種服務的謙遜心態。

多年後,Myra要求再與伯爵見面,此時的伯爵已垂垂老矣,但仍然赴約。兩人坐在象徵他們年事已高的枯樹下的長椅,伯爵問了多年來他心中的疑問,他想知道Myra是否在告解時對上帝說謊,Myra迷濛的眼神告訴他,她很努力的去認識伯爵所認識的上帝:

「I'm trying Frank, to know the God that you know. But if you had been there, on the moors, in the moonlight, when we did the first one, you'd know, that evil can be a spiritual experience too. 」

這才是她真正誠實對伯爵所做出的告解,對於從小到大飽受虐待、罹患憂鬱症、價值觀已被扭曲的Myra而言,她將父親及男友的價值觀吸收成自己的價值觀,所以她在與男性相處時,她知道要討好男性,藉由討好男性讓男性疼愛自己來滿足自己需要被愛的需求及達到自己所要的目的,而她也只會討好能幫助她的男性。所以在第一次與伯爵會面時,她把頭髮染成深褐色,之後在與伯爵相處的過程裡,她的態度都是迎合著伯爵所好,所以在片末1,她冷酷的要求伯爵別再來探望她並頭也不回的離開,因為她的新任律師(也是男性)認為伯爵為她所做的一切可能會害了她,所以伯爵也無力的說:

I see...if that's what he feels... that you feel.

在強烈的自我否定下,Myra迷失了,也接受了社會對她的否定,加上對女性的歧視與社會價值觀的責難,宗教對她而言使終都只是宗教,甚至可能是提醒她生命中一個男性朋友的死亡。Myra的宗教體驗與伯爵是完全不同的,她因為男性好友的死亡從天主教改宗為羅馬天主教,為了迎合男友離開了宗教信仰,甚至虐殺兒童,並自認另有一番靈性的體驗,而這個神,在西方的語言裡是He,是男性,對她而言只是另一個討好的對象。

伯爵對於宗教的體驗則是從新教改宗為天主教,因為有妻子的支持,一度精神崩潰的他反而又重新建立了自己的人生,他的一生與監獄裡的犯人是完孑然不同的,更不用說與Myra自我否定、受虐的人生放在一起。所以在他們再次見面,那株枯樹已暗喻了他們剩下不久的人生,Myra對著伯爵做了上述的告解,並說,如果自己當初能被判處死刑,對每個人都好,也問伯爵,難道上帝不希望受害者的家人們得到慰藉嗎?伯爵認為只有神才有決定一個人生死的權力,並說:

None of us knows the true purpose of our lives on earth...Besides, had you been hanged, I would never have had the privilege of getting to know you! (居住在世界上的人們沒有人知道衪真正的目的是什麼,而且,如果妳被吊死了,我就沒有機會認識妳了)」

對於Myra而言,伯爵只是天真的相信上帝是善良的,在Myra的眼中,伯爵天真的可愛,於是她語帶諷刺的說:

Must be a rather nice place to be.(那裡一定是個比較好的地方)」

伯爵不解的問她哪兒?她諷刺的說,在他的腦袋裡,然而伯爵則說:

Oh! I'm not so sure about that!

因為在他與Myra認識並努力幫這位女性申請假釋到發現自己被利用而憤怒、失望、名聲的破壞(被人笑稱是Lord Wrongford或Lord Porn)最後只能尋求宗教的慰藉,並認知自己的使命,也就是之前在電台裡對著call in聽眾所說的「這是我的必經之路,去愛罪人,但去憎恨罪行,相信人性本善而非人性本惡,並相信任何一個人,不管他多麼的邪惡,都會有回頭的一天。」如果沒有認識Myra,沒有這樣的過程,他不會知道這些是他的使命,而會認為這是他的成就,對伯爵而言,這才是神要Myra活下來的目的。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昨天我也有看 真不知道這種片預告片是怎們樣的 我看的時候已經是中間了 存粹是公爵的那份執著吸引我 迷情這個名我覺得還不錯 就是這相信的美吸引人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際合作不是只有聊天和簽署MOU

這是第三次參與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TWNIC )所辦理的 IP 政策資源管理會議 ( IP Open Policy Meeting, 簡稱OPM,以下如果有再提到都會寫為 TWOPM )。第一次參加時覺得有點像研討會,第二次匆匆忙忙的在活動進行到一半就要趕往柏林參與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這是第三次參與會議,留下一點心得記錄。
因為自己接觸的領域也多在應用與末端消費者的使用研究或是政策治理,較少接觸到網路基礎建設端的「政策(Policy)」或是「治理(Governance)」。消費者應用端都常較容易理解,也容易獲得共鳴,以行銷與管理的角度來說,談應用端的投入成本不高,回收速度快,自然大家也都會一窩蜂往末端應用來談:網路行銷、應用⋯⋯簡而言之就是以最少成本行發大財之目的。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