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試讀] 收集孩子的人

收集孩子的人banner

收集孩子的人書封

讀到後來,我發現這不是一本驚悚小說,也不是鬼怪或藤蔓、外星人出現的小說,愈讀愈覺得這本書裡的兇手及收害者的家長都需要接受輔導,而且不自覺得會找尋這些孩子、家庭、親子關係與兇手的共通點。原以為我的方向錯了,直到寫心得前去看一下出版單位部落格裡的介紹,其中一位推薦人是王浩威醫師,才鬆了一口氣。方向應該沒錯,書裡不是要讓人看兇手多殘忍或是受害者多可憐,而是在談論失去家庭功能的家庭對孩子及社會的影響。

別認為這樣的書很乏味,書中的事件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看到,我悲觀的認為,如果經濟狀況再這麼差下去,接下來可能是寒冷的冬天,而寒冷的冬天,家暴、受虐兒、家長帶著小孩自殺的案例會更多,存活下來的孩子可能是受創最深同時也可能會吸收這些傷害經驗再去傷害其他人的人。

書中的兇手艾弗雷就來自一個失能的家庭,父親的早逝與罹患產後憂鬱的母親使他的成長過程裡缺少父母親的愛,並出現了遲緩及退縮的情況。艾弗雷認同與學習的對象是哥哥羅爾夫,但可以從文字裡了解羅爾夫是個有暴力傾向的孩子,雖不會對艾弗雷施予暴力,但帶著年幼 的小孩去看暴力電影及當著他的面自慰的動作以致於艾弗雷小的時候也充滿了恐懼甚至形成了一種錯誤的認同,校園霸凌與認同對象的死亡等衝擊造成艾弗雷日後冷酷行為原因之一。

作者對兇手的描寫很有趣,在日常生活裡,艾弗雷是個愛好自然、行事低調的人,這樣的人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但作者對他的出身描述是被「綠色羊水污染的孩子」讓我在懷疑是否在諷刺某些環保人士可以用環保這個理由而冷血去殺害其他的生命,如同艾弗雷給人隨和、易親近、愛好自然、生活嚴謹但又不失隨性的好人,但只要慾望一出現,他可以很冷血的侵害一個天使般的孩童。

書裡的受害兒童除了外貌上的特徵都很相似,書中描寫的艾弗雷是一個外貌英俊的人,很容易獲得異性與孩童的青睞,而他所殘害的對象也都是相貌如天使般的孩童,年齡約在十一到十三歲。我猜羅爾夫因病死去的那年,艾弗雷應該差不多就在這個年紀,他殘害兒童是在為過去的自己哀悼,他被依賴的哥哥遺棄,讓他必須孤單的長大,如果當時就死亡了,就不用這麼孤單了。我總覺得,小說中艾弗雷的婚姻及親密的女性關係都是來自於將對母親與兩個姐姐的憤怒投射在這些女性的身上,他表面上尊敬她們,但實際上則是貶低她們,同時,有伴侶的男性也較不容易引起人家的好奇心,是很好的偽裝,如他和朝夕相處十四年的卡拉並沒有發生性關係,這對女性而言也是一種精神虐待,但艾弗雷的魅力則讓卡拉甘於被這麼虐待甚至變成一種自戀式的戀愛(卡拉所愛的對象並不是與她生活十四年的艾弗雷,而是她心中以為的艾弗雷),同時也是許多社會現實裡不正常關係的寫照。

這本小說裡,家庭這個因素占了十分多的「戲份」:父母分居且母親重病的弱勢家庭族群、同性戀父母家庭(其中一位受害者的父母是兩位女性)、貌合神離的醫生父母、,除了寫到家庭對孩子的影響外,更提到了失去孩子會對家庭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而父親與母親這兩個角色會如何面對失去孩的情況。電影《美夢成真(What Dreams May Come)》就把這種情況描寫的十分貼切:父母對失去孩子這件事,其中一人會精神崩潰無法再像以往一樣生活下去,而另一人會為了讓家庭的運作繼續而維持理性,但崩潰的人除了會自責外,也會對理性過生活的另一半感到憤怒,於是會有不理性行為的產生,如《美夢成真》裡的媽媽重度憂鬱最後自殺,《收集孩子的人》小說中的本雅明的父母,得了罕見疾病的母親自殺,而父親雖然維持理性但最後也做出衝動的行為;菲力克斯的父母則是母親安娜憂鬱、父親承受不住壓力而外遇,雖然安娜也曾懷孕,但無法接受先生的態度而流產;瑪萊珂和女友貝蒂娜也是在養子小揚宣告不治後,貝蒂娜崩潰重鬱依靠藥物治療。這些崩潰與自我毀滅的行為除了是對自我的懲罰外同時也是對另一半的報復。孩子對父母來說是生命與情愛的延續,孩子消失了,似乎也代表著未來與過去都消失了。

小說末安插了一段著名的格林童話《糖果屋(Hansel and Gretel)》就像是這整個故事的原型,在Hansel and Gretel的故事裡,這對兄妹被父母遺棄後,看到森林裡的糖果屋,兩兄妹被糖果屋所吸引,但Hansel卻被建造糖果屋的女巫當成食物來餵養,而 Gretel則成了女巫使喚及被迫餵養哥哥的奴隸。

在這本小說裡的艾弗雷就像糖果屋一樣的對每個人都產生了吸引力,大家都信任他、喜歡他,表面上他藉由身邊女性的伴侶讓人對他降低心防,但實質上卻是個殘害男童的惡魔。悲慘的是,《糖果屋》這則故事的結局在《收集孩子的人》裡被改寫為一個十分悲傷的結局,《糖果屋》裡的女巫被殘忍的燒死了,逼迫父親遺棄孩子的繼母則被趕出家門,隱約可感覺到在《糖果屋》的故事裡,繼母有著女巫的意涵在其中,Hansel 和Gretel都逃了出來並回到父親的懷抱(這實在有點沙文主義,不過在那個年代就是這樣)。

在《收集孩子的人》裡,孩子都死了,家庭也都破碎了:母親角色都得了重鬱或是自殘,父親的角色也幾乎接近崩潰,與《糖果屋》不同的是最後由父親殺了兇手,這種感覺很像是報復同性殺害自己的孩子,而非孩子殺了兇手(克服對繼母與死亡的恐懼)。這樣的結局其實是很令人受挫的,因為故事角色中擔任執法者的瑪萊珂因為自己的報復心態而讓另一個父親去殺害艾弗雷,於是這個故事讓人對執法者失去了信心,儘管作者讓其中一對夫妻最後重新開始,但他們其實是經歷了非常痛苦的經驗:各自外遇、流產、破產、恐懼及住在自己孩子死亡的房子裡並和兇手成了好朋友,給他們重新開始的機會似乎也是不錯的安排,卻也更突顯出這個故事整體帶給讀者的悲傷與心痛。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