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除夕-囧男孩(Orz Boyz!)-童年再見

囧男孩動畫圖片

  • 片名:囧男孩(Orz Boyz!)
  • 導演:楊雅喆
  • 演員:李冠毅、潘親御
  • 圖片取自囧男孩官網。

在從壹陸壹回家的路上,和偉展走到影片出租店,礙於可支配所得愈來愈少的緣故,去年一整年幾乎都沒進電影院,而去年市場詢問度較高的三部國片:九降風、冏男孩和海角七號,都是我想看而只能等到出租的DVD出來後才能租回家看的。我開玩笑的對在除夕夜一同看電影的弟弟說,希望除夕夜看囧男孩,隔年不會囧一整年。

這部電影讓我在電視前看了四次,總是在最後,二號從滑水道溜下來,從水面下望向水面上,一聲聲的「bye bye」,我的心裡就響起那麼一句「童年bye bye」,忍不住紅了眼眶,每一次都一樣,真不知道是因為配樂的關係,還是它觸動了什麼。

除了讓人掉眼淚外,還讓我想起小學時代的傳說:

  • 學校的音樂教室裡掛的那些音樂家的畫像會在深夜裡流血淚、鋼琴在沒有人的情況下會自己彈奏出音樂。
  • 學校裡的大象溜滑梯會在深夜裡走動,眼睛還會發綠光(凡雕像類的都會在放學後的校園裡走動或是經歷什麼悽慘故事的)。
  • 學校的操場以前是墳場。
  • 學校的地下室是相通的,可以從A走到B,然後C是不通的,因為裡面有...。
  • 教室裡孫先生和蔣先生的肖像在晚上會流血(或是露出尖牙、猙獰的笑容之類的)。
  • 在農曆七月深夜時,電話撥打12個0,會打到...
  • 在半夜十二點時對鏡子梳頭髮100下/削蘋果(或柳丁)皮不要削斷,就會在鏡子裡看到什麼什麼。

還有,裡面的林艾莉,那樣的微笑和氣質,都讓我想起小學四年級時,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她的五官輪廓很深,氣質很好,也姓林,有一個相配的英文名字叫Christina。她的加入,讓班上的女生都喜歡圍繞在她身邊,和電影裡的林艾莉一樣,她擔任的是學藝股長的職務,舉凡教室裡的佈置、海報比賽,都在她的巧手下有令人驚豔的作品。不過,不同於林艾莉的溫柔,我們這位林同學稍微強悍了點,男生敢欺負她,就難免討一陣皮痛。這個年齡的女孩開始進入青春期,男孩卻還在孩童時期,電影裡的林艾莉也比其他小孩早熟,更早踏入成人的世界,離開了學校,和同學們在踏乘異次元快車後的相視而笑,她的離開,也象徵了她離開了童年。

電影所喚起的,是自己心中對於孩童時的那份純真與踏入成人世界的那份遺憾。有一封網路轉寄信的開頭好像是這樣的:

當人還是小孩時總急著變成大人,因為大人可以做很多小孩不能做的事,變成大人後,又懷念起小孩時的天真與任性。
急著成長,離開不快樂的回憶,和自己所愛的人事物分離,成人的世界是不是真的比較好?當自己走進成人的世界,發現小時候的回憶還跟著自己。成長的失落裡,也許因為有著童年時的美好回憶,也許知道自己曾經擁有過童年的時光,甚至不願長大,於是看到最後,看到二號獨自一人捧著象徵新生的鴕鳥蛋走在沙灘上,看著遠處想像的通往異次元的管道,不顧一切的往前跑,而它不斷的崩解,彷彿在成長的過程裡那些想像的幻滅,一次又一次的溜下滑水道,總讓我覺得那彷彿是胎兒穿過產道進入人世時的過程一樣,濕滑陰暗,睜開雙眼時,這是否是自己想像中的世界?

到這裡,我想起小時候常聽到的一首名為《快樂天堂》的歌,裡面的歌詞是這樣的:

大象長長的鼻子正昂揚 全世界都舉起了希望
孔雀旋轉著碧麗輝煌 沒有人應該永遠沮喪
河馬張開口吞掉了水草 煩惱都裝進它的大肚量
老鷹帶領著我們飛翔 更高更遠更需要夢想
告訴你一個神秘的地方 一個孩子們的快樂天堂
跟人間一樣的忙碌擾嚷 有哭有笑 當然也會有悲傷 我們擁有同樣的陽光
河馬張開口吞掉了水草 煩惱都裝進它的大肚量 老鷹帶領著我們飛翔
更高更遠更需要夢想 告訴你一個神秘的地方
一個孩子們的快樂天堂 跟人間一樣的忙碌擾嚷 有哭有笑
當然也會有悲傷 我們擁有同樣的陽光

我想,童年之所以如此美好令人難忘,大概就是因為我們曾經擁有過這樣的時光,那份純真並沒有因為我們變成大人而消失,它還在心裡的某個角落,用一堵牆保護了起來,即使夢想的世界已崩坍,它還完好的保存在其中。但是當這堵牆上的門意外的被人開啟,也許我們回不去童年的美好時光,至少,我們知道自己還有一份純真。


快樂天堂的MV,好老的MV,裡面的人現在都完全不一樣了,他們大概都進入另一個異次元了:連結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Freedom Online 年會參與分享到國際會議參與心得(3)

學術研究人員在網路治理會議中的角色與任務 由於在討論斷網的議題時,主持人將參與者只分為三個群組:政府、業者、人權團體(NGO),就WSIS2005年的會議記錄裡,定義了網路治理的主要角色為:政府、私部門、公民社群(Civil Society),並在該文件中肯定學術研究單位、技術社群對網路治理政策的貢獻。

一個學術研究單位、智庫在教育普及的國家中,對於網路政策與其政府、人民的貢獻與功能是什麼?當日現場的參與者都是擁有高等學位的知識份子,可能在大學教書或本身就是研究人員,他們選擇投入成立或是加入非政府組織,倡議各種維護網路使用自由、言論自由、反對內容審查與政府監控、兒少保護、兩性平權的各種人權議題,那麼,台灣的知識份子呢?

在午餐時間,曾經有一位參與者問我:「為什麼智庫單位要參與這樣的活動?」他也好奇台灣智庫單位提出的政策建議,有多少是真正貫徹有效執行的?面臨什麼樣的阻礙與抗拒?相較於有些部門偏好參考商業顧問公司的報告為政策建言佐證,那麼學術研究人員在這個領域或不同領域的實質貢獻會是什麼?在這些國際會議裡的角色是什麼?任務是什麼?這些耐人尋味的問題,先到此打住。

Freedom Online 年會參與分享到國際會議參與心得(1)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簡稱 FOC)是一個由 31 個國家政府所形成的聯盟,目的是在維護網路自由與基本人權,包括了言論自由、Freedom Online Coalition(簡稱 FOC)是一個由 31 個國家政府所形成的聯盟,目的是在維護網路自由與基本人權,包括了言論自由、結社、隱私...等基本人權。從 2011年開始,FOC 都會舉辦年會 (以下簡稱 FO年會),近年來也逐漸召集各國在人權、網路安全等議題上的的最佳實踐案例,在會議中與各會員分享與討論。今年是第二次在 GPD 的贊助下參與 FO Conference ,比起兩年前第一次在柏林的經驗,今年較能融入其中。

今年的 FO年會主題是「實現網路自由的共同願景」(Achieving a common vision for internet freedom) ,地點在科菲安南國際維持和平培訓中心(Kofi Annan International Peacekeeping Training Centre),位於迦納的首都 Accra 阿克拉,除了開幕及閉幕時的專家座談會外,在一天半的時間裡另安排16個場次如圓桌會議、工作坊、小型座談會等,參與者可以自己選擇有興趣的主題參與。

對於台灣來說,在網路治理領域裡較知名的跨國際會議就是:聯合國 IGF、RightsCon、ICANN、APNIC 這些會議,但也通常只在特定的族群裡。對網路政策或關鍵網路基礎設施涉獵比例較多的,可能會在 ICANN、APNIC 會議裡,而這兩個會議又更偏向網路基礎建設、架構,及了域名與 IP 資源的發放及管理。RightsCon 則屬於較多非營利性組織且多為爭取權利的團體聚會。聯合國 IGF、APrIGF(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則比較像一個平台,希望藉由這個平台把全世界或各區域、領域不同的專家集結在一起交流。

Freedom Online 年會參與分享到國際會議參與心得(2)

Tackling Online Disinformation

這一場討論的主題是如何應對網路上的不實資訊。不實資訊在各國都造成困擾,也讓各國政府疲於奔命,希望能做事實查核並公布,但又不希望讓民眾覺得政府在監控他們的言行。

主持人在開場時談到 FOC 在2018年柏林年會時,對於不實資訊處理方式的聯合聲明外,也談到不實資訊對於社會氛圍的威脅,也是造成人民互相對立的原因之一。

主講人之一的媒體記者談到他在2020台灣總統大選時,與台灣的團隊一起工作過(之後確認是該媒體在台灣的分支,而非台灣的事實查核中心),也知道選舉是十分容易操弄不實資訊的實際。如同在2018年 FO 柏林年會時,ICANN 被要求查核不實資訊,但ICANN 明確的表示他們只負責域名,並不負責內容審查,所以各國事實查核的部份,還是由各國政府或是民間單位自己處理。例如 Africa Check 這個單位,他們是屬於非洲國家聯盟,所以該組織在不同國家都有成員查核不實資訊,並要求散發不實資訊的單位更改為正確資訊。

這引發了我的疑問,於是在會後向主講人請益。如果不實資訊是在捏造流言、製造社會對立,但緊迫盯人的查核制度是否也是把一件事情以二分法「對」與「錯」,這不也是造成社會不同群體之間的對立嗎?

該主講人也了解這種情況不能以二分法的「對」與「錯」來描述,但對於一般網路使用者在使用網路、看到資訊時,很容易就會遇到文字遊戲,造成把資訊的判讀簡化為「對」與「錯」,就算台灣的實事查核中心或是各種即時通訊的機器人都投入了事實查核作業,但有些意識型態問題也較難在短時間內化解。這也是自2018柏林年會時不斷提到的需要提升每個人的資訊素養,不能太過單一的資訊來源,這樣會更容易被操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