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閃光節的大河之戀

夜裡的皇后號

前天晚上對我來說是個很特別的體驗,即使在淡水讀了三年書,頂多也只是從漁人碼頭坐船到老街或是在老街坐小船到八里吃孔雀蛤,還沒有在淡水河上坐過這樣子的渡輪。偉展倒是在當兵時,搭著從台灣出發的台華輪到澎湖去,我們也一直在規劃同樣的行程,不過,我總是抵擋墾丁對我的吸引力。

我們參加的是他們的情人節專案,可以看到的是情侶還不少。站在碼頭上,我的腦海裡卻浮現了《愛在瘟疫蔓延時》的內容,費米爾納和阿里薩兩人最後都在船上,還有他們兩人幼稚又任性的愛情,從青少年之戀開始,阿里薩對費米爾納的愛從沒停止過,而最後兩個老人在船上,終於有了一個結果。

船上的空間不大,每個人登船後都會有人帶位,為了避免擁擠,兩對情侶之間會有一張空桌子。我在船上,發現幾個很有趣的現象,女生多半都打扮的很漂亮,衣服或彩妝、髮形都是細心打扮過的,但男生,很少有用心打扮的,每次看到這個景象,我就會想起有次在ppaper裡讀到,作者去吃下午茶,看到飯店裡的女生打扮入時,但一旁的男生都是隨隨便便的,很不搭。

登船的情侶裡,大多都是男生拿相機在拍女生,也有人拿著隨身的相機配看起來很專業的腳架,全場,我只看到一個拿專業相機的男性乘客,他的女友穿著套裝,而他穿著十分樸素的藍色格子衫,當我聽到女生對著他說:「喂!等一下幫我和我媽拍一張。」時,我突然覺得有種陰影掃過的感覺。所以,女生有個會拍照的男友也許是很幸福,但還是別把人家當妳的專屬攝影師會好一點--不過,這也是看個人啦!搞不好男生還很開心咧!

我們坐在中間的位置,雖說是現場帶位,但其實是沒得挑位子的,旁邊原本坐了一對情侶,不知道什麼原因,男生拿著隨身DC架著的腳架對帶位的服務生發脾氣,似乎對座位十分的不滿意,還對帶位的人說:「我們訂位和其他人訂位有什麼不同嗎?」服務生很窘的跟他賠罪,並表示經理會送一瓶紅酒給他們。後來這對情侶大概換到其他位置去了,我們鬆了一口氣,還好沒坐在他們旁邊,要看他們臭臉實在是很倒胃口。

開船時,免不了俗的放了《海角七號》的配樂,這些曲子從尾牙聽到年後,真的聽到耳朵要出油了,之後有一些表演,不過偉展和我都不是那種很喜歡鬧的人,特別是我,我也不太愛玩,遊戲遇到我都常都是冷下來,所以中間有幾次主唱下來和我們玩,也實在是很為難她,因為我實在玩不起來。

船上的餐點不差,只是服務讓人有點失望。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交了近一千五百元來參加這個活動,卻要像乞丐搶食一樣的去搶二樓的自助式餐點,一樓只提供飲料,因為穿著高跟鞋,雖然鞋子很好穿但我也懶得去搶食物,所以就麻煩偉展去拿餐點了。但是,我們兩個人都沒有吃飽,餐點雖然不難吃,中間也有補上已吃光的食物,但對於交了這麼多錢還要找罪受,一直很不滿意。

至於活動,沒什麼特殊感覺,皇后號在淡水河上來回,有沒有如網頁上所說的航程其實在漆黑的夜裡與河上實在是看不出來。我看著穿外,沿岸的關渡宮或八里都有人在施放煙火,這次船公司的活動也有提供煙火秀,我們懶得跑去三樓的甲板區人擠人,所以站在一樓的船頭,回想我們在花蓮賞鯨豚時也是在船頭,還有,大學時兩個人很無聊的從淡水捷運站走到關渡站,走到兩個人腳軟的這些無厘頭回憶。

我們兩個人自己玩得很開心,但我們都覺得,下次有機會的話,會考慮秋天的黃昏時段吧!


回家整理照片時才發現,鏡頭真的該清了。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