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Youth without youth 第三朵玫瑰(2)虛實交錯的一生

◎永遠有多遠?

I love you. I will love you until I die.
這兩句話在電影開始時就出現,而Dominic對於Laura的回憶也與當時的現實穿插,當他在醫院中療養時,醫生為他帶來了Laura送他的懷錶,錶上刻著的字好像是永遠愛你這類的話。人類的愛情是否能在一世又一世的輪迴中延續下去,真的沒有人知道,許多情人與夫妻在情深意濃時總會和對方約好下輩子再續前緣,但這個緣份能否再續沒有人知道,只有像Dominic這樣的特殊案例,才能記住他對未婚妻的那份愛情,直到他遇見容貌與未婚妻相似的Veronica,他也不能確定Veronica的前世就是Laura,但卻告訴對這個青春洋溢的甜美女孩自己的真實姓名,也告訴她自己的實際年齡。

在兩人居住的海邊別墅裡,Veronica進入了被催眠的狀態,Double要Dominic說出I love you. I will love you until I die.這兩句話音一結束,Veronica便進入了另一個時空裡,說出不知名的古老語言,Dominic開始拿起錄音機記錄。曾幾何時,愛的誓言已不再單純,變成了開啟知識大門的鑰匙,關於兩人情愛的記憶也在輪迴中不斷的消逝,當Dominic再見到Veronica時,已又是另一個孤獨的時空,她抱著女兒與Dominic擦身而過,甚至沒有再多看他一眼。

有時我會覺得,把前一世的情愛延續到這一世其實蠻殘忍的,因為愛戀的對方到底是這一世的這個人還是因為他有著上一世的形象?Veronica除了有著Laura的形象外,在前世追溯的過程裡完全沒有出現Laura的記憶,又或只是跟隨著Dominic的催眠指令去找出他要的知識,Double和Dominic幾乎都是冷靜的看著痛苦的她嘶吼著莫名的語言,一直到Dominic發覺他追求人類語言知識的方式已經危害到一個年輕女子的性命時,他才不捨的選擇離開,而且還是基於對Laura的回憶,認為自己注定是要孤單一個人。

◎夢?現實?夢的補償?

這部電影以上下顛倒的方式來區別夢境與現實,當Dominic對在夢魘中的Veronica說:「我已經88歲了」,Veronica夢見白髮蒼蒼的Dominic吃力在草地上爬行,而這個畫面是顛倒的,草地在上,而Dominic則抓著草地前進,這是Veronica的夢境,卻是Dominic的現實。

片末,Dominic回到自己的家鄉,回到熟悉的咖啡館。在旅館的房間裡,他看著情人的舊照片,比對著在車站裡擦身而過的,貌似情人的女子從列車上抱著小孩的照片,這個女子已不認得Dominic。接著,Dominic為了人類的未來與他十分依賴的另一個人格Double起了爭執,一怒之下,他將椅子摔向Double所處的鏡子,鏡子碎裂了,Double在碎片中痛苦的神情,並念出古老的話語。影片至此,讓我想起一個歐洲的鬼怪故事,故事裡有個貴族是不會變老的,傳說中,他的畫像代替他變老,以致於這個貴族可以保有他俊美的樣貌,但如果他與這幅畫像面對面,貴族本人就會開始變老,甚至死亡,這個貴族的角色也出現在電影《天降奇兵》中,我把這樣的故事定義成面對自己缺點及認知到自己無法接受的現實所受到的衝擊。

旅館中與Dominic爭論人類未來的Double已不像電影開始時的仁慈,他認同人類如果要有改變可能需要靠毀滅性的戰爭,讓人類全部重新開始。

心理學家容格(Jung)同意佛洛依德對於的想法:「夢是通往潛意識的道路」,但在夢的功能上,容格認為夢具有展望未來及補償的作用,這點就完全不同於佛洛依德。

Dominic在雲遊四方後終於回到了家,並與朋友餐敘,雲遊四海時與酷似第一任妻子的Veronica結了婚並專注在研究,第二是在這樣的經驗裡,他繼續撰寫他的著作,也因為他的語言天份得到世人的關注;第三是後來他那些圍繞在他身邊的老朋友們,討論關於他所見到的未來的一切,只是大家都無法接受,甚至從這些老朋友的話語裡似乎察覺到Dominic並不是去雲遊四方,而是因為雷擊而住院。所以,我們所看到的Dominic在人生中最希望是擁有知識,另外就是與自己的最愛Laura結婚,而Laura除了是他的伴侶外,也和他一起研究。如果這是夢的話,他似乎在夢裡得到了他想要的人生。夢補償了他在現實生活裡所渴望的,Double則是Dominic個性中的陰影。

於是,這部電影似乎變成了Dominic在他的年代裡遭受雷擊後昏迷了很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他的意識似乎到了所謂的"未來",知道了未知的知識,擁有與眾不同的人生;但這個意識是不是像他所遇到的Veronica一樣,Veronica在被雷擊後不斷的追溯前世,而他則是往未來的方向奔去,他留下的一些著作則需要"未來"的機器解讀,但他卻能解讀自妻子口中不斷流洩出的古老語言,在這個無法分辨真實的情境裡,對Dominic而言,上下顛倒的世界是夢境,但轉了個方向又成了真實。

在咖啡館裡昔日的友人不斷的出現。原先是上下顛倒著,接著,鏡頭轉正,這是真實?還是夢境?白髮蒼蒼的Dominic對著友人說著未來所發生的事物,漸漸的開始像一樣開始遺忘,友人取笑他在作白日夢,而他也說自己經歷的一切就像莊周夢蝶一樣,無法分辨何者是夢,何者是現實。

電影的結局,第三朵玫瑰出現的毫不意外,Dominic也不是Dominic而是另一個身份。電影裡想說的東西太多,除了生死,除了前世今生,最後也包含了對於世紀末災難對於人類的影響是毀滅或是進化開始的質疑,但所有的話題卻都只能匆匆帶過。

簡單一點的去想,只想到金剛經裡那四句話: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但如果每一個影片中的話題都去思考,大概只是累死自己的行為。


沒有(3)了。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