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photo]這是容易上癮的樂趣

現有的lomo相機

一切的開始都是因為照片右下方的那台灰色Vivitar,這是阿線寄給我,也是我第一台需要使用底片的相機。當時我完全不認為自己會對這種需要裝底片的相機會上癮,因為再怎麼說,都不會像數位相機那麼方便,可是即拍即看,所見即所得。

誰知道,碰上它就走上一條不歸路,接著為了避免這台Vivitar被相片館的人拆壞,它算是退役了,我買了一台黑色的Rainbow V。它小巧好帶,攝影時除了光線的考量之外,其他不用想太多,按下快門,轉動捲片軸,再拍攝就好了。也因為它小巧好帶又簡單,所以市面上又出了一些同類型但名稱不同的:藍仙姑(我一直想到酒)、小松鼠...之類的,但其實都脫離不了Vivitar。

後來我又買了Holga 120GCFN,而且因為120底片不好買,就把它換成135的機背,但原本的135機背不能回捲底片,拍一捲要拿底片很麻煩,所以又花錢買了一個可以回捲的135機背,不過,120相機實在太大台了,心裡一直想把它賣掉,但說真的,挺捨不得的。

我不是那種天生具有什麼良好審美觀的人,國小的美勞課成績都是爆低的那種,所以在這種稍微需要考慮構圖的攝影方式對我來說還蠻困難的,不過,它真的很好玩。

下午和以前出版社的同事聊天,她看到我拿著Dianna Mini,她問我這和一般相機的差異在哪?我說了一堆有的沒的理由,其實最主要的就是-樂趣。

Dianna F+是當初我在考慮買Holga時的另一個考量,現在想一想,當初是應該要買Dianna F+的,雖然這種相機我到現在都還摸不熟,不過,若是當時買的是Dianna F+,我可能就少了一些現在的煩惱。

Dianna Mini很小,很好帶,適合我放在包包裡帶著四處走,今天帶出門的結果是一整個歡樂,重量比Holga少很多,也比我的S80少很多,唯一的缺點是捲片時會卡住及少了閃光燈,有些地方拍起來可能不太清楚。

其實我今天拍的相片不多,還不知道沖洗出來的結果是什麼,剛好在收桌上的盒子時,突然想為這四台相機拍張照,那當然是數位相機最快囉!所以,貪快的話,還是留一台數位札機囉!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欣賞過您的大作,真有fuㄝ!厲害哦!
    不管是vivitar或diana mini 都很棒!
    所以我的疑問是,現在我想買一台底片機,剛好您手上都有,想請問您小黑機與diana mini哪一台比較值得買?CP值較高?
    diana mini帶出門會不會不方便(因為她多了突出的鏡頭)
    我沒預算問題,想買一台輕便隨想隨拍的底片相機。
    又考慮想玩重曝兼具B快門功能,
    給點意見吧~感謝囉!

    回覆刪除
  2. 其實你的答案很清楚了,除了Diana Mini沒有其他囉!35mm的底片,可以玩半格.重曝.B快門,也可以外接閃光燈,現在好像也有套組了,我覺得很划算。

    帶出門會不會不方便?我覺得除了鏡頭蓋很容易掉之外,找一個稍大一點的小包就可以了,我是拿化妝包來裝它。Mini還蠻輕的,聽說有人把它當項鍊。我甚至會在晴天只帶Diana Mini,也不帶數位相機了。

    (感謝你的安慰,我最近才因為拍壞一捲而喪失信心中啊!)

    回覆刪除
  3. 感謝您的指點呀~拍底片就是會有失敗嘛!失敗有時,樂趣無時!加油!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