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AVATAR觀後雜記

上次在2012剛上映時,我們等了快兩星期才跑去看。昨天晚上AVATAR上映,下班後拖著快癱瘓的身體,和偉展兩人在上映首天去看,不過應該也有不少人看過試映了吧!

電影的故事大綱早就在各大報上刊載,也做足了宣傳,這部電影好看的地方除了動畫、特效等技術外,劇情安排從頭到尾都不會有冷場讓人在這三個小時中有坐立難安的情節出現。當我看到演了三集的雪歌妮薇佛出現在這部電影時都覺得有趣,本來只當它像2012一樣,是部耗費大成本及使用高科技的動畫電影,卻沒想過電影還試著傳達許多意念。

電影中除了明顯的環保議題外,AVATAR是製作出來的身體,如果要操控它就要進入一種清醒的夢境狀態,而當人進入夢遊狀態成為AVATAR,從剛開始的不能接受到最後,男主角傑克對著鏡頭,覺得自己的生活開始混亂,無法分辨什麼是夢境又什麼是現實,這是我們都很熟悉的莊周夢蝶的故事,當從人變為蝶或是電影中的納美人時,人既有的意識還是掌控著一切,外形儘管變了,但心仍然不變,用人的眼去觀看身處的世界及生物,用人的態度去對態不同世界的生物,除了殺戮、掠奪還有無止盡的恐懼與自大。

所以,影片開始之初,傑克與上校在對話,上校進入機器人的身體中,他滿足於擁有操控主權的滿足感,而傑克則是在進入AVATAR狀態後,先是對於擁有一副可以自由活動的身體感到興奮,但仍是以地球人的眼光去看那樣的世界,之後,當奈蒂莉開始帶領他去學習納美人的一切時,她提醒他太自滿的人是學不到東西的,才漸開始以納美人的眼去看他所身處的潘朵拉星球。我想起剛接觸傳統東方思想時,書裡的文字不斷在提醒我,必須把已學的,既有的忘掉才能學習新的。

而那場十分精彩的大戰,我想到去年有一張空拍亞馬遜雨林拍到身上染了許多顏色的土著拿著弓箭對著空拍飛機揮舞的照片,不知道這個故事是否以這張照片開始?在整個地球開發的過程裡,我們就是以不斷的殺戮開始,不同的文化,就稱為野蠻、原始,而做了許多自以為是"協助原始文明進步"的動作,不服從就殺。有許多原始文明就在我們自以為文明的腳步中消失,許多科學家深入叢林中訪問、拍攝這些原始部落,卻沒想過這麼做會帶來什麼樣的破壞,又或是,我曾看過一個節目是將部落中的人帶到美國社會裡,然後拍攝他們接受文化衝擊時的實境節目。

看著裡面納美人的語言、服裝、打扮和命名,應該也是參考了許多部落文化,這些曾經被白種人視為不屑一顧的文化,現在也漸漸的搬到大影幕上去,大家也漸漸的在發現,其實被機器和鋼鐵包圍著的軀體更喜歡接觸土地和自然。

儘管這部電影的劇本還是由人來構想來製作,也不脫人類思想上的窠臼,但確實也帶出了最基本提醒環保、尊重自然與不同文化的主題,也許也只有這個方式才能被同樣是人類的我們所能接收。看過電影後,和偉展兩個人又很想再看一次這部電影,真的是很美(但有點另人悲傷)的一部電影,電影的另一個重點在結尾,為了不說結局,我想就這麼說:這些西洋國家對於東方的宗教是愈來愈著迷了(這是在看過Youth without youth及這部電影後的想法)。


這部電影,如果有續集(看起來是有的),希望會更好看,而不是像其他好萊塢的續集電影一樣讓人失望。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