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新舊衝突的澳門(2)

議事亭前地
稍作休息後,晚上則是搭接駁車往北,先到美高梅金殿,再步行到議事亭前地。偉展說要帶我去吃老記粥麵,反正是觀光客,就要吃吃觀光客會吃的東西。
當我們穿過美高梅時,這個大廳真是嚇到我了,瞬間變成了劉姥姥,拿起相機猛拍,一路拍到外面,經過凱旋門賭場時,偉展生氣了,叫我小心點,這區看起來比我們住的地方混亂很多,他說,小心惹到什麼被抓進去自己都不知道。
這是繼自告奮勇說要去厄瓜多被取笑會被抓走後,第二次又被嚇到。我收起相機,跟在偉展身後走著,此時才發現在那一棟棟金碧輝煌的酒店大樓下方的巷弄內,一間間的當舖就在旁邊,而酒店後方大樓間的巷弄裡,瀰漫著一種曖昧不明的危險氣氛。

看著那棟很醜的新葡京大樓(儘管它是杜拜塔的建築師設計的,我覺得它真是醜到極點),一閃一閃的霓虹燈照亮整個夜空。我們在這一區裡迷了路,卻看到來自台灣的Come Buy乾杯,意外的有親切感,偉展問了路後,就繼續往前走,好不容易走到議事亭前地,四處晃了晃之後,找不到他想帶我去吃的店,我們又鑽巷子鑽到有點失去方向感,飢腸轆轆的我們用鼻子帶路,最後是看到有人拎著便當從巷子裡走出來,我們便走進去,是一家小小的燒腊店,生意不差,但最後我點了很鹹的墨魚丸麵,偉展點了個炒義大利麵,再配上一杯凍檸菊蜜,暫時解決了飢餓。
接著我們又走回美高梅金殿,也許是被偉展說的話嚇到,回程就比較專心走路,也沒有想太多,只是看著那些霓虹燈一閃一閃的店家,我害怕的不敢多停留一眼,只想趕快回到Hard Rock,洗個澡睡覺,因為29日必須早起,所以回酒店後,偉展說要去看看Pub,我的興緻不高,兩個人鬧了一點不愉快。
後來,他坐在房間的吧台看29日的路線圖,而我則拿著森山大道的書坐在落地窗前,一邊打瞌睡一邊讀著憂鬱的文字,窗外閃亮的威尼斯人,和房內的低氣壓形成對比。
美高梅金殿大廳
凱旋門酒店
新葡京遊樂場(其實就是賭場)
某條街道
路邊的塗鴉
夜裡遠眺威尼斯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際合作不是只有聊天和簽署MOU

這是第三次參與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TWNIC )所辦理的 IP 政策資源管理會議 ( IP Open Policy Meeting, 簡稱OPM,以下如果有再提到都會寫為 TWOPM )。第一次參加時覺得有點像研討會,第二次匆匆忙忙的在活動進行到一半就要趕往柏林參與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這是第三次參與會議,留下一點心得記錄。
因為自己接觸的領域也多在應用與末端消費者的使用研究或是政策治理,較少接觸到網路基礎建設端的「政策(Policy)」或是「治理(Governance)」。消費者應用端都常較容易理解,也容易獲得共鳴,以行銷與管理的角度來說,談應用端的投入成本不高,回收速度快,自然大家也都會一窩蜂往末端應用來談:網路行銷、應用⋯⋯簡而言之就是以最少成本行發大財之目的。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