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新舊衝突的澳門(2)

議事亭前地
稍作休息後,晚上則是搭接駁車往北,先到美高梅金殿,再步行到議事亭前地。偉展說要帶我去吃老記粥麵,反正是觀光客,就要吃吃觀光客會吃的東西。
當我們穿過美高梅時,這個大廳真是嚇到我了,瞬間變成了劉姥姥,拿起相機猛拍,一路拍到外面,經過凱旋門賭場時,偉展生氣了,叫我小心點,這區看起來比我們住的地方混亂很多,他說,小心惹到什麼被抓進去自己都不知道。
這是繼自告奮勇說要去厄瓜多被取笑會被抓走後,第二次又被嚇到。我收起相機,跟在偉展身後走著,此時才發現在那一棟棟金碧輝煌的酒店大樓下方的巷弄內,一間間的當舖就在旁邊,而酒店後方大樓間的巷弄裡,瀰漫著一種曖昧不明的危險氣氛。

看著那棟很醜的新葡京大樓(儘管它是杜拜塔的建築師設計的,我覺得它真是醜到極點),一閃一閃的霓虹燈照亮整個夜空。我們在這一區裡迷了路,卻看到來自台灣的Come Buy乾杯,意外的有親切感,偉展問了路後,就繼續往前走,好不容易走到議事亭前地,四處晃了晃之後,找不到他想帶我去吃的店,我們又鑽巷子鑽到有點失去方向感,飢腸轆轆的我們用鼻子帶路,最後是看到有人拎著便當從巷子裡走出來,我們便走進去,是一家小小的燒腊店,生意不差,但最後我點了很鹹的墨魚丸麵,偉展點了個炒義大利麵,再配上一杯凍檸菊蜜,暫時解決了飢餓。
接著我們又走回美高梅金殿,也許是被偉展說的話嚇到,回程就比較專心走路,也沒有想太多,只是看著那些霓虹燈一閃一閃的店家,我害怕的不敢多停留一眼,只想趕快回到Hard Rock,洗個澡睡覺,因為29日必須早起,所以回酒店後,偉展說要去看看Pub,我的興緻不高,兩個人鬧了一點不愉快。
後來,他坐在房間的吧台看29日的路線圖,而我則拿著森山大道的書坐在落地窗前,一邊打瞌睡一邊讀著憂鬱的文字,窗外閃亮的威尼斯人,和房內的低氣壓形成對比。
美高梅金殿大廳
凱旋門酒店
新葡京遊樂場(其實就是賭場)
某條街道
路邊的塗鴉
夜裡遠眺威尼斯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