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新舊衝突的澳門(2)

議事亭前地
稍作休息後,晚上則是搭接駁車往北,先到美高梅金殿,再步行到議事亭前地。偉展說要帶我去吃老記粥麵,反正是觀光客,就要吃吃觀光客會吃的東西。
當我們穿過美高梅時,這個大廳真是嚇到我了,瞬間變成了劉姥姥,拿起相機猛拍,一路拍到外面,經過凱旋門賭場時,偉展生氣了,叫我小心點,這區看起來比我們住的地方混亂很多,他說,小心惹到什麼被抓進去自己都不知道。
這是繼自告奮勇說要去厄瓜多被取笑會被抓走後,第二次又被嚇到。我收起相機,跟在偉展身後走著,此時才發現在那一棟棟金碧輝煌的酒店大樓下方的巷弄內,一間間的當舖就在旁邊,而酒店後方大樓間的巷弄裡,瀰漫著一種曖昧不明的危險氣氛。

看著那棟很醜的新葡京大樓(儘管它是杜拜塔的建築師設計的,我覺得它真是醜到極點),一閃一閃的霓虹燈照亮整個夜空。我們在這一區裡迷了路,卻看到來自台灣的Come Buy乾杯,意外的有親切感,偉展問了路後,就繼續往前走,好不容易走到議事亭前地,四處晃了晃之後,找不到他想帶我去吃的店,我們又鑽巷子鑽到有點失去方向感,飢腸轆轆的我們用鼻子帶路,最後是看到有人拎著便當從巷子裡走出來,我們便走進去,是一家小小的燒腊店,生意不差,但最後我點了很鹹的墨魚丸麵,偉展點了個炒義大利麵,再配上一杯凍檸菊蜜,暫時解決了飢餓。
接著我們又走回美高梅金殿,也許是被偉展說的話嚇到,回程就比較專心走路,也沒有想太多,只是看著那些霓虹燈一閃一閃的店家,我害怕的不敢多停留一眼,只想趕快回到Hard Rock,洗個澡睡覺,因為29日必須早起,所以回酒店後,偉展說要去看看Pub,我的興緻不高,兩個人鬧了一點不愉快。
後來,他坐在房間的吧台看29日的路線圖,而我則拿著森山大道的書坐在落地窗前,一邊打瞌睡一邊讀著憂鬱的文字,窗外閃亮的威尼斯人,和房內的低氣壓形成對比。
美高梅金殿大廳
凱旋門酒店
新葡京遊樂場(其實就是賭場)
某條街道
路邊的塗鴉
夜裡遠眺威尼斯人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