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有缺陷才能表現完美:黑天鵝(Black Swan)

網路上關於這部電影的影評眾多,然而散場時,身後傳來打呼聲的那個男生在離場前說了一句話,是我到目前為止聽到最好也最實際的評論:
不過就是武俠小說裡,練功練到走火入魔的狀況嘛!
仔細想想,的確如此。
當人過度執著在某個自己在意的人事物時,就會走火入魔,比方說收集物品(書、CD)到自己沒地方睡覺的程度,據聞就可算是強迫症。
看完電影的那個晚上,我做了惡夢。沒有必要去重覆夢境的內容,我卻不斷的想起「七生有幸」和「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這部電影。「七生有幸」是因為那陣子HBO不斷放送,「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則是因為Millman和Nina一樣,都是極力追求完美表現的人,只是一個就像我們常說的走入走火入魔的境界,一個是專注當下進而擁有自己的天空。

我很喜歡娜塔莉波曼的演出,她把一個追求完美害怕不完美的女孩演得自己就是Nina一樣。沒看過「天鵝湖」這部芭蕾舞劇,小時讀的童話書裡到是有類似的故事,不過,在女孩變成天鵝前,她因為接受了森林裡的三個小精靈祝福而口出金幣和各種美好的事物;相反的,她繼母所生的女兒,則被處罰口出蟾蜍等不幸的遭遇。最後王子砍下白天鵝的頭,讓女孩回覆成人的樣子,繼母和妹妹則受到處罰。
回到主題,黑天鵝這部電影讓我比較深刻的印象:
  1. 純潔的美是因為不純潔的存在,才讓我們知道完美的美。
  2. 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演的Beth有一種特別的憔悴。
我們用黑白來比喻好壞(善惡),很有趣的是,這個世界如果只有單獨一種情況,是無法讓人感受到單純只有一種狀況的「好(善)」,我們一定是因為經歷過「不好(惡)」才知道「好(善)」的可貴。
好像,要有「黑」的存在,我們才知道「白」的存在一樣,甚至也因為有「惡」,我們才會知道「善」的珍貴,這實在是一件很弔詭的事。
電影裡的Nina盡了全力去表現她的好、她的完美、技巧的純熟,但舞團的總監卻要她表現的自然,如何自然呢?那就是「不好」。
因為完美而有缺陷,因為有缺點而自然。太完美,總是不真實;真實,總是帶著缺陷。
也許透過這部電影窺見了藝術工作者掙扎與如何在封閉世界生存的一角,還有舞者們在藝術生涯與人生道路的衝突,不過,更大的衝擊是當我看到一個女孩如何成為自我期許及母親期待壓力下的犠牲品。Nina因為演出白天鵝時的失誤卻突顯了黑天鵝的完美,於是,就像太極一樣,一黑一白的太極魚組成了一個圓,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黑白/善惡/好壞相對的事物是並存才會突顯對方的重要性,如果喪失了其中一角,一角的單一存在反而沒有意義。
最後,我要說那個老是被我記錯名字的薇諾娜瑞德(Winona Ryder)。她在黑天鵝裡的出場次數並不多,但由她演出那位因生理年齡而被環境淘汰的前紅牌舞者,讓我有一種導演故意安排她演這個角色的感覺。
薇諾娜瑞德在偷竊案及一些負面新聞後,台灣很少再看到她演出的作品。對她的印象是停留在「女生向前走」的裡的邊緣性人格異常的Susanna及「純真年代」、「小婦人」裡那種外表看似脆弱但骨子裡很堅強的那種女孩。
這次她演出的Beth,演活了那位不甘心的舞者和憔悴,我彷彿看到一個全然崩潰的女孩,不甘心的怒吼著,就像是「女生向前走」裡由裘莉所演出的,十分搶眼的Lisa在最後崩潰的那幕一樣,讓在螢幕下的我也感受到了Beth的不甘願、憤怒與失落。Beth對Nina的怒吼與諷刺也讓我想到,導演安排薇諾娜瑞德演出這個角色,是否也讓她在螢幕上演出她個人的不甘心?因為在偷竊案之後的她,似乎沒有什麼太特別的作品,像是整個人都轉往幕後發展去了,這是她自願的嗎?
Beth哭花了妝,獨自一人站在偌大的大廳中哭泣怒吼著,那表情像是Nina母親畫室中變形的Nina頭像,也讓觀眾知道,Nina不止怕自己的下場像母親一樣抱憾終身,也怕自己像Beth一樣在光環褪去後只能任由新人取代,不再閃亮。
所以我才會想到「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Millman是個有天分的運動員,運動場是運動員的舞台,他不需要太費力氣就能有不錯的演出,但卻也迷失過,直到有了挫敗,遇到了心靈導師,了解專注與不執著後,有了漂亮的演出,現在更是四處分享他內心的平和世界。Nina不是真實世界的人,在電影結束時,舞台上的白天鵝墜落後,掌聲響起,Nina平靜的摀著身上的傷口說:「I feel... perfect.」電影落幕,Nina這個角色的生命結束,也有了完美的演出。
也許,在人的眼裡與心裡,所謂的完美還是要帶點不完美,才能避免完美所帶來的虛舞。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小小書房]一個階段的結束

看到這篇文章:震撼!寫在最後一夜之前:小小店1,走入歷史的第一段話,實在很難不被驚嚇到:本來這篇文章要寫得很感傷、很悲情,但是寫一寫覺得最近傷心的新聞好多喔,幹嘛加重大家的心裡負擔,因此,就全都刪了,重新開始。總而言之,簡單來說,就是傳說中的美麗的小小書房,即將在10下旬結束營業……詳細的情況還是請大家自己去看吧!總之,看完就能鬆一口氣。真正的踏入小小書房應該是一場報了名卻又沒去的《百年孤寂》讀書會,這本書在昨天凌晨又讀了一遍。後來,原本的金額就轉到了第一屆塔羅班,認識了很多人,有很難忘的回憶。參加塔羅班像是一個轉折點,因為之後又在國內修習了第一次在台灣辦的巴哈花精的Level 2班級,同時又參加了小小的藝術治療課,也因為藝術治療課,我讀到Yalom和Frankl的書,然後,決定今年努力的想跨進心理諮商的大門。總之去年在小小的經驗就是很奇妙,是這些經驗的開始。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塔羅進階班也沒得上,也很少有機會踏入小小,不過這個地方一直都掛在心裡的某個角落。我會想念以前塔羅班的同伴們,想念以往曾和幾個朋友約在那裡聊天的經驗。以下的照片,就是參加這次照片活動串連的照片:
這個門口旁的座位應該是最多人喜歡的座位,海蒂也在這裡幫大家用塔羅占卜。
在塔羅成果發表會前拍的照片。
第一屆塔羅班成果發表會。
塔羅聚會後,大家把小寶幫畫的每個人代表牌放在一起拍照。
在小小也很常看到貓哦!小小書房回顧
2007年10月21日塔羅發表會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Longford)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IMDb--LongfordWikipedia--Myra Hindly:Myra Hindley米拉·韓德麗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Frank Pakenham圖片來源:Amazon:Longford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讀了《懺悔錄》,感受到她心中的兩個聲…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導演:Arturo Ripstein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的心理封閉了這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