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K〕占領中環

在地下道休息的移工們

因為從沒去過香港,對香港的印象都是從小時候看到的香港電影來的,所以在第四台不斷重播的「與龍共舞」成了我們這次旅行中最常提到的話題,如之前提到的龍蝦裝。當我們到了中環站,一回頭,這隻龍蝦真的太強了,連廣告裡都有牠。
隔天早上原是要到北角碼頭,但在經歷了一個早上的震撼行程及不斷的走動後,我們一路睡到十點多,才懶洋洋的起來收拾行李,並把所有預定的行程取消,打定主意先在銅鑼灣逛一逛後,再到中環去看一看,如果有時間再到尖沙咀這些地方。
原本我們是想去大嶼山看看所謂的「痴情士多」,不過這個地方應該已經改成超市了吧!
到了中環,反而被眼前的景象嚇到,這比假日的中山北路或台北火車站還要誇張。
在台灣,會有許多移工會在假日時聚集在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到三段這裡,或是台北車站、自由廣場,都會有不少移工聚集。
到了香港,我們從干諾道穿過地下道,走到皇后像廣場,地下道裡滿滿都是休息的移工,從輪廓上及語言都感覺得出來他們來自於東南亞國家,菲律賓、印尼、泰國等,他們聚集在一起,舖了紙箱,撐開了傘,就躺在傘下睡起午覺。在大會堂那附近,也有一群人準備了一些食物,大家一起分享。
特別的是,整條皇后大道中是封閉的,也就是行人可以在站在路中間的。我看到一些來自於東南亞國家的女子們聚集在一起唱歌跳舞,一落一落的,像是這條馬路為了讓他們休息而封閉起來成為徒步區。
我們事先是知道北角碼頭那會有遊行的,但不知道中環才是開始的聚集地,也不知道是所謂的占領中環活動,倒是在香港海關等入境時,高掛的液晶電視則是不斷播放著占領華爾街的新聞,還有Sean Penn的訪問(反思:台灣怎麼都不怎麼報這些訊息?)。當我到達中環時,也只看到一個男子舉著小小的白紙板上頭寫了些抗議的文字,但一下子就消失了。
從蘭桂坊走回皇后大道中時,我們遇到了一個聽口音像是來自於深圳的遊客,他問:「這怎麼都是東南亞國家的人?不是有什麼占領中環的活動嗎?」
遠處傳來了鑼鼓的喧鬧聲,我以為是遊行的人來到中環了,定晴一看,像是選舉的造勢活動,候選人的頭相和鑼鼓隊穿過地下道,不知要往哪去。
對一個台北土包子來說,那天占領中環的不是香港的人民,我看到的是遊客,還有滿滿的移工,占滿了整個皇后像廣場、皇后大道中,很難得的經驗。
相關新聞關鍵字:占領中環

附註:因為拍完的底片還沒拿去洗,沒拍完的還在相機裡,所以日後再放照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簡短的感想:關於我國公開資料加值推動策略會議

其實這些東西早該整理出來了,結果在這個所有事情都忙成一團的四月,心裡有個催促的聲音。因為時間久遠,我只能簡單的,把我記得的寫下來。
這場會議是今年一月十八日由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所主辦的「我國公開資料加值(open data)推動策略會議」。可以在這裡下載會資料。
筆記如下:

觀察創業中朋友們的10個特質

在台灣有不少創業聯誼社群,除了台灣本地官方、民間的各種社群外,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創業聯誼社群。在這裡所談的創業聯誼社群,可能是一群有興趣自己開創事業或是正在開創事業的人,透過實際面對面接觸或是利用方便的網路交流機制的團體。活動的型式可能是藉由一個或多個創業者站在台上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或是透過團體之間的實際互動,會後再透過社群的分享,以延續成員之間的熱度

上星期第一次參與了創業者的聯誼活動,生活裡有些朋友經歷創業的前段,或是已是市場先行者,所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分享我自這些創業中的朋友們所學習到的事,又或說是我所觀察到他們的共同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