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K〕街頭吃不停

中環的市場

在吃東西這點上,一張照片都沒有。
這次偉展借了一本旅遊書,而我之前也先看了一些參考的文章,但到了最後,我們完全是看到什麼就吃什麼。在中環繞了一陣子,拖著行李箱,遇到不太友善的小販,弄得我也火大了。東西拖著,搭地鐵到銅鑼灣的怡東酒店Check in放東西,再走到灣仔去進行下午的活動。
飢腸轆轆的我,先是看到一個小店面,不過那味道實在有點嚇人,所以遲疑了一下就離開了。走沒幾步就看到了義順牛奶公司,當然就先吃一個凍的燉奶囉!
走到克街,還是覺得好餓,就在一間小小的茶餐廳點了一些小吃,我點了一個牛肉公仔麵搭配炒蛋和奶油土司,偉展點了一個炒飯。
活動結束後,我們在街頭吃了魚蛋和魚麵。不記得店名了,經過時有很香的滷牛肉香氣。魚麵很好吃,麵身就有一種鹹味,所以剛送上來時,湯是沒有什麼鹹味的,但吃到後來,魚麵的鹹味會滲到湯裡,那可真的很鹹了。
之後又折回去金鳳茶餐廳喝了奶茶和吃菠蘿飽,因為已經很飽了,所以硬塞下去的東西,再怎麼美味都失去了滋味。
晚上回到酒店後,我已沒有體力再外出,但偉展還是想去逛一逛,我就留在房間裡寫驚魂記。雖然我們住的地方看似離維多利亞港口很近,但因為住的樓層很低,打開窗是能在大樓之間的夾縫眺望港口夜景,但看得最清楚的,是另一棟樓頂的露天咖啡座。
偉展在逛街鎖定了隔天他要採買的商店後,帶了牛丸、燒賣、生滾牛肉粥,和本次旅行裡堪稱最恐怖的食物--牛雜。
應該說,是自己不習慣這樣的食物。小小的碗裡,裝了牛肚、蘿蔔、腸子、心、舌(?)搭配帶著辣味的醬料,應該是很美味的,不過,我吃不習慣這個食物。在吃下第一塊牛心後,馬上喝了一口汽水壓下那股腥味,腦海裡浮現弟弟跟我說,其實電影惡靈古堡裡的僵屍,就是仿著狂牛症的患著所設計出來的。
於是把牛肚和蘿蔔吃完後,便把它包起來,上面放了兩三包沖泡過的壹陸壹咖啡包除臭。其他的牛丸、魚蛋、燒賣都還不錯,就是醬料很辣,而生滾牛肉粥真的很棒,煮到連米粒都看不見了,卻又很飽足。
這次帶來的六包咖啡包,在酒店裡就喝掉了三包。怡東酒店的星級雖有四星,但與今年初在澳門的住宿的蘭桂坊酒店,房間內的軟硬體設施真的就差了很多,加上沒有夜景... ...。
另外讓我意料之外的,則是燉奶。在澳門時,最令我念念不忘的就是義順牛奶公司的燉奶。很幸運的,怡東酒店附近就有一間分店,所以兩天我就各吃一次,第一天下午吃的是凍的燉奶,讓我在晚上從灣仔回酒店時又很想彎進去再買一兩個來吃,卻被偉展拉住,第二天中午(中午十二點才開始營業),硬是走進去點了一個熱的燉奶,偉展點了一個巧手薑汁燉奶,結果,吃了好久才把這個熱的燉奶吃完,而且,日後有機會再到港澳,都會點凍的來吃。
這個短暫的行程裡,喝最多的應該是港式奶茶。去茶餐廳如果點套餐,也都是請他們送茶。我很喜歡港式奶茶的味道,這個味道也只有在港澳才喝得出來,所以,心理成分居多。我試過在台灣自己煮,但說真的,煮奶茶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需要耐心的事,大概只有冬天,我才會再自己煮奶茶。
至於燒臘,年初在澳門吃了一個十分美味的燒臘便當後,念念不忘,飯盒裡的菜色不多,飯量超多,但主菜的滋味可以讓人再配上好幾口白飯。在回程前,我們在中環一間看起來較乾淨的餐廳裡各點了一個雙拼,不過卻讓我們帶上了一絲遺憾。其實在旅遊書中都有提到的大名鼎鼎的鏞記、翠華茶餐廳、沾記雲吞都在附近而已,在出發前我也做了註記,但當時已經走到感覺雙腳都不是自己的,實在需要一個地方休息,就隨遇而安了。
登機前,我們還買了機場裡的翠華茶餐廳的菠蘿油和兩杯熱奶茶,這就對了味道,於是帶著滿足的胃與心情登機了。
是的,回程時就沒有趕飛機了,倒是在落地前,因為氣候問題及地上航班管制,在天上多繞了快二十分鐘,進來中華民國海關時,因為髮形的改變,被海關人員要求脫下眼鏡,耽擱了一點點,偉展要逛免稅商店的時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讀歐盟「數位服務法」和「數位市場法」草案心得

在 3 月 24 日時參與了 台灣網路講堂 所舉辦的 活動 ,這個活動是以在台灣較知名的美國 Parler 案為題,來討論歐盟的「數位市場法」 (Digital Market Act. 簡稱 DMA ) 對於「守門人」(Gatekeeper) 平台的管制,並邀請了從競爭法、經濟學、公平會、傳播及科技法律不同角度的講者來討論這個議題。 受限於時間,講者們只能把不同角度的重點讓參與者了解,事後再看 DMA 時,才了解並不是只有單純只對守門人做規範,而是從整個歐盟打算將會員國打造成「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整個脈絡,並從其發展資料經濟 (Data Economic)所發展不同階段的相關政策、指令與法律,而主管 (也是當天活動的引言人) 也提醒,還可以自歐盟在 2018 年 5 月正式執行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 GDPR) 觀察,歐盟當局不是只有外表看到的禁止、設限,更重要的,它是希望藉由明確的「法遵」 (Compliance) 要求,建立一個健全、具有發展與競爭機會的數位經濟市場。 這些法遵要求不論是對歐盟會員國境內發展數位服務的廠商、中小企業、不同規模的平台,到跨國企業進入歐盟市場發展,除了要面臨相關的市場調查外,也同樣要遵守。 如果無法看整個歐盟的數位單一市場發展,應該要了解 DMA 其實是「The Digital Services Act package」的法案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服務法」 (Digital Service Act. 簡稱 DSA ) ,DSA 規範了不同規模的「線上中介產業」 (online intermediary) 該做的事及責任,而 DMA 則是針對法案草案中所規範的守門人更加上了「義務」(Obligation)。由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已在其部落格中有整理相關的 摘要 ,且台灣網路堂也會公布當天活動的錄影,所以在這篇文章就不再解釋 DSA 和 DMA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去閱讀兩個法案的草案內容,歐盟執委會也有整理許多相關的問答在其網站中,十分好閱讀。 DSA、DMA 與歐盟其他法案的關係 在歐盟執委會網站中有提到,DSA  是一個水平的計劃,重點關注線上中介業者對第三方內容的責任,網路用戶的安全或對信息社會的不同提供者的不對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