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K〕熱心的服務人員V.S.少條筋的旅客

飛機上的風景

不打算用流水帳的方式把這一趟行程寫下來,當我好不容易踏進登機門,發完twitter後,這趟短暫的,人生第一次的香港行才算開始。
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偉展說:「護照記得帶,台胞證記得帶.......」我大喊:「咦?我沒有辦台胞證啊!」偉展楞了一下。去澳門是不用簽證,但進去香港是要簽證的。由於四點要起床,偉展叫我先去睡覺,他硬著頭皮,四處找方法,最後,他找到了所謂的「網上快簽」,但最快也要兩個工作天,我們再四個小時就要出發了,怎麼辦?
殺到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由於買的是長榮的套裝行程,所以到長榮的櫃檯,請教服務人員該如何解決這個緊急事務。
當下已做好會被拒絕的心理準備,沒有辦台胞證或辦理簽證,完全是自己的疏失。
我們拿到了雄獅旅遊的電話,長榮的人員提醒我們,要跟雄獅說是特急件。好心的服務人員提醒我們,如果六點二十分都還沒絡到人,就得改航班:多花四千元搭之後的班次或是等到十二點四十分的班次再到香港。
在傳真文件一來一往的煎熬中,三個長榮的服務人員也替我們緊張,中間因為雄獅旅遊在那個時間似乎只有一個工作人員,所以無法接聽電話,所以也幫我們不斷的打電話、傳真文件,到了六點半,我還在櫃檯前等電子簽證,其中一個小姐提醒偉展先去辦劃位和行李托運。
距離登機時間還有二十分鐘,長榮航空的先生拿著電子簽證衝出辦公室,陪我一起衝去劃位櫃檯,把護照和機票拿到我手上的同時,他說:「趕快去,你們的登機門很遠,真的很遠,過了XX登機門之後,還要再過去。」我們跟他道謝後,就開始在機場裡狂奔了。
這個登機門真的好遠!跑的我上氣不接下氣,別人都是輕鬆自在的逛免稅商店,我們卻跑到像是被追殺一樣。
抬頭望向上方的時鐘,時間是六點四十三分,機場裡大聲的廣播著往香港班機的旅客請趕快登機,我不止跑到沒氣,連心臟都快停了,鞋帶鬆了也不敢停下來綁,只敢稍微放慢速度以快走方式前進。我想:「大家都這麼幫我了,最後這一段還是要靠自己。」於是又馬上往前衝。
當我把機票交給登機門的服務人員,聽到QR條碼被掃瞄,機器發出的「嗶!」的一聲,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一回頭,咦?偉展怎麼不見了?原來他在登機前先跑去上廁所了。於是我就在那個閘口上一邊喘氣一邊等偉展,一邊擦眼淚。
上了飛機才發現,從第二航廈衝到第一航廈,跑到我腳都要抽筋了。
twitter畫面
坐在椅子上邊喘氣,發完這則推後,就關機了,接下來有半個小時是無法正常出聲音的。
偉展翻著機上的購物手冊,第一頁就翻到龍蝦,他說:「妳看!穿上牠,就是義大利名設計師Sit Down Please的傑作了!」
最後悔的,是忘了問長榮服務人員的姓名,他們真的好好啊!在那種情況下,他們是可以拒絕的,但是他們還是讓我趕上了。
要入境香港的旅客真的是很多,各色人種都有,如果我改到十二點四十分的航班,下午的活動一定是趕不上的了。

留言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試讀]禁入廢墟 The Ruins

禁入廢墟(The Ruins) 書名:禁入廢墟(The Ruins) 作者:Scott Smith 譯者:舒靈 出版: 小異 /大塊 英文書封取自Amazon- The Ruins (Paperback)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這類型的小說試閱。恐怖小說我讀的不多,只有一次是在半夜,熬夜看完弟弟買的某個日本作家的恐怖小說,內容是關於講絲蟲的,這本恐怖小說讓我被嚇到隔天洗澡時都害怕浴室地板上有看不見的絲蟲,連老爸也說,他看完那本小說後,一個星期不敢吃火龍果。另一個例子是,妹妹的同學,看了本日本作家寫的恐怖小說,說是鬼魅躲在被窩裡,讓她同學在那陣子晚上睡覺時都不敢蓋被子,還有躲在衣櫃、電視機、床底下的鬼都讓人害怕。 日本的恐佈小說和美國的恐怖小說不同,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美式恐怖小說的恐怖就和他們的R級電影一樣,充斥著血漿、腦漿、各色的噁心液體噴灑及慘不忍賭的分屍畫面,不像日式的恐怖,會讓人從心底害怕,會造成某一程度的傷害。 看完這本《禁入廢墟》其實也有同樣的感覺,我很好奇,美國人怎麼那麼喜歡拿大學生或畢業的高中生開玩笑?總是有一群大學生/高中生結夥出去玩,但在中途因為好奇心做了什麼事情,最後可能只有一個人生還或是全部死光光。這類電影包括了:恐怖蠟像館(House of Wax)、恐怖旅舍(Hostel)…還有一些我在深夜時看電影台看到的不知名但劇情類似的電影(不過我目前看過最難看的恐怖電影是May,其實那應該不算恐怖電影)。 這本小說改編成的同名電影大概也要上映了吧?預告片看起來似乎和書中有點不同,但這樣的小說內容改編成電影似乎是比較合適的。 讀到一半時,我也想到了馬雅遺跡中那幅著名的剖心圖,但讀完這本書後,腦海中出現兩個念頭: 希望不要有人誤以為馬雅文化是被藤蔓吃掉的。 希望不要人有真以為藤蔓像書中一樣這麼恐怖。 當然,這本書的劇情不是只有讓人噁心的畫面而已,裡面也講到人在遇到危機時,有的人自然而然會成為領導者(如影集Lost中的Jack),有的人會得了失心瘋(如電影世界末日裡Rockhound)只會幫倒忙,有的人會面臨道德的矛盾最後屈服於基本生理需求甚至會犠牲其他人的利益。 比較有趣的,是小說裡提到了植物也有思想、會模擬人類行為這件事。也許我們都曾想過「植物會不會思考」這個問題,但似乎沒有人想過植物會不會模擬人類做出挑撥、無中生有的行為,小說中的藤蔓與人類十分相像,顛覆

網路治理論壇讓我看到的事

網路治理論壇有個特別的地方,因為它涵蓋的議題很廣,所以相對解釋的時間也多,如同其他專業領域一樣,若不是長時間參與的人,很難在短時間內去了解對方在說什麼。 然而,網路治理論壇就是一個把所有人,從網路的末端使用者,到技術專家、研究學者、政府人員聚集在一起的地方,也是一個突破舒適圈的地方,在這個平台,你要把平時掛在嘴邊的術語讓不同領域的人了解,而且不能讓對方誤會。我最常舉的例子,就是有次在一份文件裡看到「Big Four」,作者指的是Facebook (現在的 Meta)、Amazon、Netflix、Google,科技領域的人、股票投資者在前段時間裡常掛在口中的「FANG」,但同時我也想到了四大會計事務所:KPMG、PwC、Deloitte、EY。不同領域的人有不同的專業術語,就像國際貿易裡有許多保險縮寫:CIF(Cost, Insurance, and Freight )、FOB (Free on Board)。在網路治理論壇裡,你會遇到大量的縮寫,因為有些字真的太長,而且你也會遇到很多人自創的縮寫,像是台灣的年輕人們會把台北車站說成「北車」、西裝外套說成「西外」一樣。 有一陣子疲於參與各種論壇的會議,很簡單的說,要弄懂縮寫不難、要弄懂法案就是花時間去讀和向長官請教,但這論壇愈來愈不具有包容性,甚至排他性愈來愈強,大概是我這兩年在網路治理論壇裡比較錯愕的地方。技術專家們的自恃甚高,對於初入門者、不同領域的人的排擠很明顯,甚至刻意的想要把技術、網路基礎架構的部份獨立的與其他議題分開,也有技術專家認為網路治理的領域裡,應該由技術專家為領導,再來聽其他團體的聲音;也會聽到有技術團體的人不願參與網路治理論壇的討論;而有些人權團體也不願意參與技術社群的會議,有人直接就媒體上指責 ICANN 會議的參與者、決策者太白、太歐美,也有人指責網路治理論壇裡充斥著不知所云的人權分子與恃才傲物的研究學者。 以一個非技術人員也非人權團體的角度來看,我只覺得愈來愈多的討論是傾向同溫層的聊天,就算是跨領域的專家也大多是各說各話,很多題目是為了參與會議而設,而不是真實的反應與討論問題——儘管是把實際的問題拿出來討論,現場的參與者也只能算是倡議者,而無法動搖政府決策或是商業團體的聯盟。但相反的,商業團體的的聯合行為,政府是有法可管,而且非常明確的是基於保護消費者權利所設,當商業公司在討論併購並自認為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