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K〕熱心的服務人員V.S.少條筋的旅客

飛機上的風景

不打算用流水帳的方式把這一趟行程寫下來,當我好不容易踏進登機門,發完twitter後,這趟短暫的,人生第一次的香港行才算開始。
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偉展說:「護照記得帶,台胞證記得帶.......」我大喊:「咦?我沒有辦台胞證啊!」偉展楞了一下。去澳門是不用簽證,但進去香港是要簽證的。由於四點要起床,偉展叫我先去睡覺,他硬著頭皮,四處找方法,最後,他找到了所謂的「網上快簽」,但最快也要兩個工作天,我們再四個小時就要出發了,怎麼辦?
殺到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由於買的是長榮的套裝行程,所以到長榮的櫃檯,請教服務人員該如何解決這個緊急事務。
當下已做好會被拒絕的心理準備,沒有辦台胞證或辦理簽證,完全是自己的疏失。
我們拿到了雄獅旅遊的電話,長榮的人員提醒我們,要跟雄獅說是特急件。好心的服務人員提醒我們,如果六點二十分都還沒絡到人,就得改航班:多花四千元搭之後的班次或是等到十二點四十分的班次再到香港。
在傳真文件一來一往的煎熬中,三個長榮的服務人員也替我們緊張,中間因為雄獅旅遊在那個時間似乎只有一個工作人員,所以無法接聽電話,所以也幫我們不斷的打電話、傳真文件,到了六點半,我還在櫃檯前等電子簽證,其中一個小姐提醒偉展先去辦劃位和行李托運。
距離登機時間還有二十分鐘,長榮航空的先生拿著電子簽證衝出辦公室,陪我一起衝去劃位櫃檯,把護照和機票拿到我手上的同時,他說:「趕快去,你們的登機門很遠,真的很遠,過了XX登機門之後,還要再過去。」我們跟他道謝後,就開始在機場裡狂奔了。
這個登機門真的好遠!跑的我上氣不接下氣,別人都是輕鬆自在的逛免稅商店,我們卻跑到像是被追殺一樣。
抬頭望向上方的時鐘,時間是六點四十三分,機場裡大聲的廣播著往香港班機的旅客請趕快登機,我不止跑到沒氣,連心臟都快停了,鞋帶鬆了也不敢停下來綁,只敢稍微放慢速度以快走方式前進。我想:「大家都這麼幫我了,最後這一段還是要靠自己。」於是又馬上往前衝。
當我把機票交給登機門的服務人員,聽到QR條碼被掃瞄,機器發出的「嗶!」的一聲,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一回頭,咦?偉展怎麼不見了?原來他在登機前先跑去上廁所了。於是我就在那個閘口上一邊喘氣一邊等偉展,一邊擦眼淚。
上了飛機才發現,從第二航廈衝到第一航廈,跑到我腳都要抽筋了。
twitter畫面
坐在椅子上邊喘氣,發完這則推後,就關機了,接下來有半個小時是無法正常出聲音的。
偉展翻著機上的購物手冊,第一頁就翻到龍蝦,他說:「妳看!穿上牠,就是義大利名設計師Sit Down Please的傑作了!」
最後悔的,是忘了問長榮服務人員的姓名,他們真的好好啊!在那種情況下,他們是可以拒絕的,但是他們還是讓我趕上了。
要入境香港的旅客真的是很多,各色人種都有,如果我改到十二點四十分的航班,下午的活動一定是趕不上的了。

留言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際合作不是只有聊天和簽署MOU

這是第三次參與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TWNIC )所辦理的 IP 政策資源管理會議 ( IP Open Policy Meeting, 簡稱OPM,以下如果有再提到都會寫為 TWOPM )。第一次參加時覺得有點像研討會,第二次匆匆忙忙的在活動進行到一半就要趕往柏林參與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這是第三次參與會議,留下一點心得記錄。
因為自己接觸的領域也多在應用與末端消費者的使用研究或是政策治理,較少接觸到網路基礎建設端的「政策(Policy)」或是「治理(Governance)」。消費者應用端都常較容易理解,也容易獲得共鳴,以行銷與管理的角度來說,談應用端的投入成本不高,回收速度快,自然大家也都會一窩蜂往末端應用來談:網路行銷、應用⋯⋯簡而言之就是以最少成本行發大財之目的。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