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After Tomorrow

Code for Tomorrow的社交平台:
G+:https://plus.google.com/107235637266618007879
FB:https://www.facebook.com/CodeForTomorrow
這次R0#3的相關連結頁面:http://r0.fm/post/25920548163/r0-3

以下說的,就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已經不止是R0的心得了,甚至還包含了我的宗教信仰觀念於其中。
看到大家對「Code for Tomorrow--以寫程式來創造(或改變)明天」是如此的有興趣,每個人都發表了自己的想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建議,但卻很可惜的,我沒有很明顯的看到有一個人真正站起來表示「我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仔細想想,每個人都可以出一點力,在不同的專案中,有的人可以扮演專案經理,有的人當開發者……到了下個專案,再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四月時我看了Jennifer Pahlka在TED演講的影片,那是十分振奮人心的演說,於是我寫了一篇讓官僚變得性感。私底下在想,我是否可以為台灣做些什麼?
我很快的認清到自己的角色與能耐:我不會寫程式,在這個領域我再怎麼努力,貢獻度還比不上那些專職寫程式的人;我不像Schee能夠精確且快速的跟上國際間的脈動,甚至是很快的生出一個行動攝影棚,也不像C.K.有那麼專業的數據分析知識及技術,同時,我很清楚自己沒有群眾魅力。因為工作內容是協助公部門推廣網站,所以我沒有像業界前輩們一樣有著真槍實彈的網路行銷經驗。那麼,在這個計畫裡,我會什麼呢?仔細想想,大概是找一些公部門的資料,還有讓大家在會議時有得吃有得喝,並且避免把點心搞得像餵豬一樣,並且要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讓大家都能吃到喝到。
所以在會議前,趕快去買佈置點心桌的裝飾,去pinterest學如何紮紙巾花,會議當天,我站在簽到桌前,厚著臉皮向各位參與者收費、簽到。這是我能做的事,雖然後來還是討救兵,請Schee和Rio幫忙買零食和協助簽到工作,而且紙巾花還來不及紮。

並不是每個人都要寫程式,每個人都要當CEO/CTO/CIO。還是說,我得把台灣政府那套搬進來,先對每個參與者進行資料盤點呢?
不,不是這樣。 不需要心理學或管理學這些專業知識都知道,在自願自發的情況下,可以得到高效益的成果。是,我說的是效益,個人的被滿足程度也高,他可以從中得到成就感,且事情的完成度也高。這不是最好的狀態嗎?
當天活動裡有一個最年輕的參與者,她在簽到桌前問:「什麼都不會,可以參加嗎?」我相信她是謙虛,沒有人什麼都不會的,而且,她還年輕,能做的事還多著呢!
所以在現場,我看到了很多很謙虛的人,每個人在心裡有一番規劃。有人在會後覺得看不到方向,事實上,從每個人講的內容聽起來,不是沒方向,也不是沒作法,而是大家都很謙虛的把作法轉成了想法,但我彷彿看見大家的心中都舉起了手:「選我!選我!」所以我才說,方向不是沒有,每個人都有方向,你的心已經告訴你方向就在那,你願意去做嗎?你能在參與中得到樂趣嗎?
去年我在壹陸壹幫忙一陣子,大哥和佩瑜也沒有讓我做白工,但最後,大哥跟我說:「妳還是不要在吧台裡面了。以前妳來這裡時是快樂的,但現在妳來這裡已經不快樂了。我希望妳日後來陸壹時還是快樂的,重拾那份快樂的感覺,所以妳還是不要進吧台了。」
這件事讓我學到,如果不快樂的去做一件事,不但會影響到身邊的人,還會消耗對它的愛與熱情,而且再也找不回來。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也許有人說金錢也許可以彌補那份遺憾,但如果什麼事都要用金錢去衡量,那也是你個人的事了。
很早就體認到要一夕之間做出改變是不可能的。沒有一個體質強健的社會環境,再多幾個政黨輪替也只是得到相同的結果。人民不是沒有認知台灣的社經環境出了問題,但多數人放棄了,選擇獨善其身,卻忘記我們生活在台灣島上,生活在這個地球上,我們面臨的不止是台灣的問題,還是整個地球都面臨的問題:環境、社會、經濟、政府、教育……只是看誰先爆出來而已。
我對朋友說:
  • 現在做的事不求在我這一輩子就能看到成果,但也許我下輩子或下下輩子或幾輩子之後有機會看到。
  • 我不求現在就激起多大的浪花,如果能激起一點漣漪,再從一個漣漪引發另一個漣漪,從一個圈子再擴散到另一個圈子,不是只有浪花而已,漣漪的力量相當的大,它溫和的去推動,而不是造成一次性的大破壞。
  • 大哥曾經對我說,也許他現在做的只是在每個人的心中埋下一個種子也好,有的會發芽,就讓這些種子慢慢的長成大樹,長成森林。
  • 雖然自己沒有結婚也沒有小孩,但我不希望看到別人家的小孩到了我這個年紀時面臨到就業問題、不敢成家的問題、負債累累的問題……老了還沒人照顧的問題。
前幾個星期的某個夜晚,我在台南地方法院前看到了牆上的禮記禮運大同篇: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脩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我站在前面看了好久好久。真的要放任台灣的未來就如現在眼前的情況繼續爛下去嗎?我還想在公園裡拍別人家的小朋友,我還想多讀一些書耶!
現場有些人已經是有家庭有小孩的家長了,每個人都很擔心孩子的未來,說實話,我也很擔心自己將面臨的未來(包含下輩子)。
活動結束,和Rio一起整理場地時,遇見了那位最年輕的參與者。她那迷惘的神情讓我想到年輕時的自己,是那樣的憤世嫉俗卻又找不到出口。是的,這個世界也許最後都會有結束的時候,但那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能決定的,是我們的當下,在當下我們能為身邊的人、為所愛的一切、想保護的人事物做些什麼。如果我們可以做到自利利他,是最好的情況,任何事情,不見得要講求得到什麼,重要的是,要能快樂的參與其中。
這些都是大哥教我的,而我現在深刻的體會到他跟我說這些話的用意。
最後,我對於不少人執著在「為什麼要用G+而不用FB?」這個問題點上感到有趣。不用Facebook,就無法聯絡了嗎?還是你在意的是被按讚與被轉貼的次數呢?在沒有這些社交工具的年代,在BBS上的版面大家還是聊的很開心。工具是可以學習使用的,如果有一天G+整個Crash掉,而Mark Zuckerberg覺得膩了不玩了,他要去開發兒童市場……什麼狀況都有可能發生,這是無常,何必執著在這個點上?
很開心的是,在活動開始前,Twitter上已經有人說要成立Code for Yilan,在活動結束後,在FB已經有山寨版的Code for Tomorrow社團出現,同時也有Code for Kaohsiung出現,這是我期待的漣漪,也許不大,但已經出現,這些都是好消息。當然最後順從民意,Code for Tomorrow的粉絲頁還是出現了。
我知道我能做的有限,但除了上述之外,我還可以做什麼?其實很簡單,沒有很難,也不見得要Code for anything。在這個網路購物很方便的年代,或多或少,都會有宅配或是到7-11取件的經驗吧?下一次,除了帶著微笑的對7-11的店員(或郵差、宅配人員)說聲謝謝之外,再加上:「辛苦了。」並且雙眼看著對方,你會知道這個小動作所帶來的改變的力量有多大。這也是大哥教我的,當我真的這麼做之後,我發現自己也是快樂的。
「自己」與「能得到『什麼』」永遠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一個事件裡你能不能快樂的參與?
Code for anything其實是一個概念,難道,你要寫程式改變人心嗎?
很感謝Schee和C.K.讓我的名字掛在發起人的位置,我能做的不多,但我知道我在這個活動裡能做什麼,盡力的去做就是了,至少,各位沒有覺得自己像被餵食的豬吧?
期待著一個漣漪又一個漣漪的,把許多想法留傳下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