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我剛讀五專的年代,捷運沒那麼發達,每天上學要早起到公車站,搭一小時的公車到學校。

在那總會看到一個頭髮篷亂 、身材瘦高的男子,拿著口琴吹奏不成調的曲子,眼神渙散,沒吹口琴時,就手舞足蹈,對著我看不到的空間喃喃自語。

這個人,聽說曾經讀頂尖的男子學校,最後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每天早上就在廟口對空說話、吹口琴。後來又來了個白髮阿伯,兩個人各自生活在獨立的時空中。

可以排課後,我把上課時間調晚,走其他路線去學校,就沒再看到他們。

直到最近,我回家在捷運站出口注意到除了托缽的尼師、大誌伯伯、賣飾品的小販、發廣告單的人外,口琴先生出現了。他一樣對著一般人看不到的對象揮動雙手、喃喃自語,歲月在他臉上的痕跡大概就是頭髮少了但長了些,沒什麼白髮,嘴上多了髭鬚,其他似乎沒什麼變,也許因為高個子又瘦,看起來痀僂。

五專畢業到現在大概十五年了。家人說,口琴先生的家人還是照顧著他,他每天還是乾乾淨淨的在菜市場出現,有時自己走來走去,會有人帶回家。

總覺得這個社會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看到苦命人走上街頭抗爭,每天提醒自己多看美好事物,卻總是在強烈對比中被撕裂成碎片,一句「旁觀他人之痛苦」就是一種自慰的指責,兩手一攤,能怎麼辦?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簡短的感想:關於我國公開資料加值推動策略會議

其實這些東西早該整理出來了,結果在這個所有事情都忙成一團的四月,心裡有個催促的聲音。因為時間久遠,我只能簡單的,把我記得的寫下來。
這場會議是今年一月十八日由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所主辦的「我國公開資料加值(open data)推動策略會議」。可以在這裡下載會資料。
筆記如下:

觀察創業中朋友們的10個特質

在台灣有不少創業聯誼社群,除了台灣本地官方、民間的各種社群外,也有來自其他國家的創業聯誼社群。在這裡所談的創業聯誼社群,可能是一群有興趣自己開創事業或是正在開創事業的人,透過實際面對面接觸或是利用方便的網路交流機制的團體。活動的型式可能是藉由一個或多個創業者站在台上分享自己的創業經驗,或是透過團體之間的實際互動,會後再透過社群的分享,以延續成員之間的熱度

上星期第一次參與了創業者的聯誼活動,生活裡有些朋友經歷創業的前段,或是已是市場先行者,所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分享我自這些創業中的朋友們所學習到的事,又或說是我所觀察到他們的共同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