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台灣企業真的想聘用外國人才嗎?

政府法規的限制是一個原因,法規在當下的時空與需求中被設置,政府也會依時間與民意需求而調整法規,但修法需要時間也要多方協調,修改法規的成本十分高昂,往往修改後已不符合當下的需求。

這篇文章裡,創業和就業要分開談。先談「就業環境」,鮮少有人願意反應出台灣中小企業的實際狀況:

  1. 需要的是「外國人才」還是「可以溝通的員工」?
  2. 如同「很多博士生為什麼找不到工作」的問題一樣,企業要的是「高學歷」的人還是「願意認同企業文化運作」的人?

在300多份對上市櫃公司的問卷調查結果裡,多數企業要「可以溝通」的人,包括語言、工作心態,都是偏向需要「大學」學歷的人員,對碩博士生沒有強烈需求,他們不覺得找外國人才來可以幫忙什麼,語言、文化、人員之間的磨合都是企業的成本,有些實習生還要供食宿交通,台灣的中小企業願意配合嗎?但也有企業很希望在國外設廠時,政府幫忙找整廠的員工,然後交給當地的人管理。

台灣企業的確是很缺低薪外籍白領人才,重點請放在「低薪」,可能是打工仔或是只想在台灣練功再到香港、中國工作的人,短期的僱用薪資對企業沒有那麼大的負擔。另外在台灣的企業文化中,願意因為「文化衝擊」而改變或創新作業流程的案例較少,多數都希望照自己原有步伐來做事,因為對企業來說,他們是要賺錢,他們不是學校,不是慈善事業。同樣的,台灣也有很多人被卡在中國回不來,因為台灣企業給不起(或不願給)等同的薪資,所以他們在中國當流浪台幹,還不如想想怎麼讓那些人回來幫台灣企業努力。附帶一提,外籍專業人士有新台幣47,917元以上的最低薪資限制,台灣人還只有22K。

在「創業環境」上,的確有很多法規或行政命令在進行修改,例如公司法、勞基法或是其他相關法規。但對一些來台灣渡假同時順便「跑單幫」的外籍人士來說,他們沒有國界的限制。台灣有什麼環境吸引他們?健保?便宜又好用的網路?便宜的物價(對台灣人來說一點也不便宜)?小籠包?都不是,老實說,台灣吸引創業團隊的誘因可能還不如中國與新加坡。

最後則是除了法規、政府所提供的協助外,這篇文章提到的文化環境因素外,還有「台灣人對於外籍團隊的接納」這類的共通因素。例如,新加坡因為本身國家就有不同民族與宗教信仰,有不同的節慶日子。一位外商企業主管問我一個問題:「外國人來台灣,生病了,要去哪看醫生?有哪些醫生或護理人員可以提供協助?如果是印度的家庭,小孩來了怎麼讀書?」更別說台灣政府規定孩子20歲後就不能以「依親」的理由來台灣,要重新申請。從宗教信仰來看,台灣政府會不會因為伊斯蘭教或是印度教、佛教、道教……等重要節日讓信徒放假從事信仰活動?不會,企業都說一例一休增加他們的成本,這種信仰活動而放的假,企業老闆怎麼可能會同意?所以台灣政府只能沾沾自喜的說,台灣這塊土地上包容很多宗教、不干涉信仰自由,但如果把重要節日放假,看還會不會這麼自傲。

所以,把精力拿來左抨擊政府、右打亞洲矽谷,「企業」這個主要因素怎麼都避重就輕了呢?

我都笑說那些爭論都是掩人耳目、避重就輕的假議題,政府如果現金補助企業聘請外國人,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