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台灣企業真的想聘用外國人才嗎?

政府法規的限制是一個原因,法規在當下的時空與需求中被設置,政府也會依時間與民意需求而調整法規,但修法需要時間也要多方協調,修改法規的成本十分高昂,往往修改後已不符合當下的需求。

這篇文章裡,創業和就業要分開談。先談「就業環境」,鮮少有人願意反應出台灣中小企業的實際狀況:

  1. 需要的是「外國人才」還是「可以溝通的員工」?
  2. 如同「很多博士生為什麼找不到工作」的問題一樣,企業要的是「高學歷」的人還是「願意認同企業文化運作」的人?

在300多份對上市櫃公司的問卷調查結果裡,多數企業要「可以溝通」的人,包括語言、工作心態,都是偏向需要「大學」學歷的人員,對碩博士生沒有強烈需求,他們不覺得找外國人才來可以幫忙什麼,語言、文化、人員之間的磨合都是企業的成本,有些實習生還要供食宿交通,台灣的中小企業願意配合嗎?但也有企業很希望在國外設廠時,政府幫忙找整廠的員工,然後交給當地的人管理。

台灣企業的確是很缺低薪外籍白領人才,重點請放在「低薪」,可能是打工仔或是只想在台灣練功再到香港、中國工作的人,短期的僱用薪資對企業沒有那麼大的負擔。另外在台灣的企業文化中,願意因為「文化衝擊」而改變或創新作業流程的案例較少,多數都希望照自己原有步伐來做事,因為對企業來說,他們是要賺錢,他們不是學校,不是慈善事業。同樣的,台灣也有很多人被卡在中國回不來,因為台灣企業給不起(或不願給)等同的薪資,所以他們在中國當流浪台幹,還不如想想怎麼讓那些人回來幫台灣企業努力。附帶一提,外籍專業人士有新台幣47,917元以上的最低薪資限制,台灣人還只有22K。

在「創業環境」上,的確有很多法規或行政命令在進行修改,例如公司法、勞基法或是其他相關法規。但對一些來台灣渡假同時順便「跑單幫」的外籍人士來說,他們沒有國界的限制。台灣有什麼環境吸引他們?健保?便宜又好用的網路?便宜的物價(對台灣人來說一點也不便宜)?小籠包?都不是,老實說,台灣吸引創業團隊的誘因可能還不如中國與新加坡。

最後則是除了法規、政府所提供的協助外,這篇文章提到的文化環境因素外,還有「台灣人對於外籍團隊的接納」這類的共通因素。例如,新加坡因為本身國家就有不同民族與宗教信仰,有不同的節慶日子。一位外商企業主管問我一個問題:「外國人來台灣,生病了,要去哪看醫生?有哪些醫生或護理人員可以提供協助?如果是印度的家庭,小孩來了怎麼讀書?」更別說台灣政府規定孩子20歲後就不能以「依親」的理由來台灣,要重新申請。從宗教信仰來看,台灣政府會不會因為伊斯蘭教或是印度教、佛教、道教……等重要節日讓信徒放假從事信仰活動?不會,企業都說一例一休增加他們的成本,這種信仰活動而放的假,企業老闆怎麼可能會同意?所以台灣政府只能沾沾自喜的說,台灣這塊土地上包容很多宗教、不干涉信仰自由,但如果把重要節日放假,看還會不會這麼自傲。

所以,把精力拿來左抨擊政府、右打亞洲矽谷,「企業」這個主要因素怎麼都避重就輕了呢?

我都笑說那些爭論都是掩人耳目、避重就輕的假議題,政府如果現金補助企業聘請外國人,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