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創新政策中所談論的包容性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最近因為工作所以也在讀其他的東西,主題之一是 Inclusive Innovation。從 2017 年參與 APrIGF 、IGF 至今,Inclusive Innovation 一直都是必要討論的議題之一。Inclusive 並不是將所謂的縮短數位落差包裝於這樣的文字之下,而是藉由政府制訂政策,來提供社會金字塔底層、被排擠族群加入社會活動的機會。

先前參與了聯合國高階數位合作專家小組會議 (High Level Panel Digital Cooperation,簡稱HLPDC) 的線上會議,在這場線上會議裡的不同講者都提到了 Inclusive Innovation 的基本精神,就是藉由這些發展的新興科技,AI、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IoT 來協助縮短不同國家與區域間的落差,國際間較明顯可知的,如非洲、發展中國家,他們都想藉由數位科技來協助他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快速,但使用這些新興科技的同時,同時也需要建立相關的機制來保護人權、資料、隱私,建立使用原則與機制。在會議中有人提到可以透過聯合國體系來建立通用性的原則或體制,例如 AI for SDGs、AI for Good 之類的議題。

其實這些都與 Inclusive Innovation 有關,也就是這幾年來,聯合國 IGF、區域型 IGF (如 APrIGF) 都會有討論 Inclusive 的議題,同時也在各個主題裡討論 Capacity Building,就是除了提供可負擔的商品與服務給這些處於社會金字塔底層的族群或被排斥的群體外,也可以藉由教育來提升其能力,讓這些族群回到社會經濟運作裡,均衡社會發展,維持國家與社會的穩定,也能減少為周邊國家帶來外部成本,維護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穩定。

當一個國家推廣包容性創新政策時,通常也會帶來一些好處:
  1. 促進社會金字塔底層族群與被排斥群體的創業精神。
  2. 鼓勵現行經濟體系中運作的公司增加和創造就業機會,也能鼓勵弱勢族群或被排斥族群創業,其領導的新創公司和支持中小企業,也能了解並減低該族群進入經濟市場的障礙。
  3. 社會金字塔底層族群和被排斥群體在信用貸款市場較不易借貸,藉由此一政策的推行,也能降低該族群的創業門檻,較易獲得資金。
  4. 促進技術移轉,讓傳統產業藉由這些新興科技,例如農業、傳統製造業,除了協助他們數位轉型外,也能降低他們的進入門檻,對一些依賴傳統產業的國家來說,藉由政府鼓勵包容性創新政策,也能逐漸均衡社會、區域經濟的發展。
  5. 藉由培訓、教育、業務支持服務,讓不具有創新能力的中小企業或部門有創新的能力與產出,提高生產效率。
在 2011 年就陸續有人在談相關的議題,2013年談得更多,談到這些內容,很多人就會立即想到聯合國在2015年時所擬定的 17 個永續發展目標,到了 2017 至今,則更深入的也可以自不同方向深入討論。

在不同的領域裡,也會用不同的詞句去解釋它, Inclusive 更容易被人理解,例如在倡議開放資料的領域裡,會談到 Data for Social Good,利用公開或開放資料,來解決社會問題;例如在提倡以新興科技來創業,或利用新興科技、資料分析來協助傳統產業或農業、人口遷移的情況、改善居住環境,可能就會被稱為「社會創新」(Social Enterprise)。

基於 2013年當時的研究,這些所謂在討論 Inclusive Innovation 的公司可能不止是鼓勵新創公司藉由新興科技來解決社會、區域發展問題或是縮減區域經濟的發展落差,但也是跨國大型企業作為其社會責任的義務。

由於現在的社會經濟發展已經愈來愈依賴網路科技,所以在 Inclusive Innovation 政策規劃下,需要讓更多不具應變能力的人不再被排除在經濟社會活動之外,避免這些不具應變能力的人在談那些很花俏的議題時,只能隨媒體起舞,就如同有些人把 5G 講得天花亂墜,但卻不知道一堵牆就讓通訊失效;如同有些人談到 AI 是在談機器自動化,而不是在談人工智慧;有人在談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卻有人在認知上認為那是一個大型的資料庫。

有些人在參與網路治理論壇相關的活動時,會將 Inclusive Innovation 歸類為縮短數位落差。這反而是把包容性創新政策的範圍只縮小到縮短數位落差的範圍,如果從廣義的社會與經濟活動來看,它其實是以政策鼓勵新興科技來協助解決社會問題或是協助產業轉型。


參考文獻:
照片是 Vanuatu。2018 年的 APrIGF 就在 Vanuatu 舉辦,當時我們討論了許多的議題,在其中關於電子化政府的議題 (WS.8 Effective eGovernment for empowering Pacific Citizens) 裡,亞太區就因為經濟發展程度的不同,而在電子化政府的發展有不同的進展;而就單一國家來說,有些國家也有因為老年人口不熟悉線上及載具的操作,而對政府數位化服務有不同的期待,這些都可納入 Inclusive Innovation的領域中討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生活裡處處可見的網路治理議題(1)

以往在談論電子治理、電子化政府、推動政府開放資料、公民參與,或是主張程序透明、當責、數位經濟發展⋯等議題,這些都屬於末端應用,而非基礎端或是在推廣這些議題時都少了一個支撐它的基本主軸。

從2016年開始參與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之後才豁然開朗,原來這些網路應用層面的議題,都在國際間稱為「網路治理」的框架內。藉由之後實際參與活動、工作小組,從台灣到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摸索與體驗什麼是「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Multistakeholder Machenism)」,到基礎概念的網路發展歷史、網路治理論壇的歷史與基礎建設,於是才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來都在看應用而忽略了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

台灣的政黨政治為了讓民眾快速的看到經濟發展政策的成效,大多著重在應用層面的議題,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