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有「Bach Flower Remedies」標籤的文章

[BFR]花精電子書下載

有一段時間,我沒辦法去追巴哈中心的訊息,加上Google 關閉了討論區的功能,又一些五四三的事,沒有辦法提供新的訊息給有興趣的人。 在這邊簡短的放幾個訊息,但我相信有更多人早已在傳遞這類的訊息了:
新版本的網站:the Bach Centre免費的電子書下載(只有英文版):目前只有三本,分別是不同版本的The Twelve Healers及Heal Thyself(下載頁面) 最後,如果還有人想要試試Google+,同時也想一同討論花精,我有設一個小圈圈,歡迎大家一同討論,以下則是邀請函的連結:我也要玩Google+
祝大家玩的愉快。

BFR Level 2心得(3)

由於同桌的鄭醫生本身也有接觸關於同類療法的相關治療方式,他和我們分享一個他個人的使用經驗,也就是當我們拿到Treatment Bottle後,可以用力的搖晃它,這樣可以使它的分子經過震盪後變得較細小更均勻,而他使用的感覺是在經過震動後的效過似乎比較明顯,也因為巴哈醫生本身也有學習同類療法,而這個震盪的理論也是來自同類療法所以可以這麼使用。我的想法是因為Stock Bottle中的花精除了水之外還有酒精,所以在加入Treatment Bottle後因為比重不同,透過震動後可以讓它混合的均勻些。後來看到鄭醫生這麼搖晃它,我也好奇的搖晃在課程裡所配的treatment bottle,還蠻好玩的,我想,效果也因人而異吧!但別忘了巴哈醫生的簡單原則就是了,用手搖晃瓶子是真的很好玩,如果怕瓶子會飛出去,那還是不要。會建議之後要學巴哈花精的學習者使用原文書籍的原因,其中之一是因為在練習時,與另一個DLP的學員交流,她表示閱讀中譯書籍時發些並不是那麼流暢好讀,有些案例無法連結起來,在她看過我的課本後,她決定要去買原文書,且在做某些較簡單的分組案例練習時會較容易回答正確的答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感覺起來就是這樣。至於為什麼我要帶課本去?因為主辦單位說,DLP的學員必須帶教科書給他們審核,結果都審核中譯本,沒審核我的,但老師在休息時有翻一下我帶的Illustrated Handbook of the Bach Flower Remedies這本書。另一個,則是建議如果經濟許可的話,還是去英國讀Level 2會較恰當,不是台灣辦的不好,是練習的案例題目在翻譯上會有一些出入,我沒有英文的案例,大家在做案例時,有兩題的答案幾乎完全沒有符合巴哈中心所給的答案,Saodah老師表示在日本也有這樣的情況產生,所以除了案例翻譯的問題外,也有可能因為國情的不同而會有所出入。Saodah老師也有提醒到,當我們在與個案談話時,我們必須像一面鏡子一樣只能反應個案的狀況,而不能讓自己的情感介入,不能用主觀的意識,例如不要以主觀的態度說:「你應該要用…」另外像是我最常犯的錯就是:「我覺得…」這種主觀意識都不能出現,必須客觀且著重在個案身上,而不是主觀的讓自己的情感介入,這是非常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在Level 3會學到這樣的課程。在課程結束前,Saodah老師也有提到在日本的一些醫生同時也是BFRP,會使用…

BFR Level 2心得(2)

案例二:有些胎兒在母親的子宮裡可能會有胎位不正或是臍帶繞頸的情況,在嬰兒要出生前可能必須經由剖腹產的方式才能使嬰兒順例誕生到世界上。然而,剖腹生產就某方面的論點而言是不自然的,也會造成產婦的緊張的情緒,當孕婦緊張時對胎兒也會造成影響,此時可以讓產婦使用Rescue Remedy(急救花精),有助於緩和孕婦的情緒,而胎位不正或是有臍帶繞頸狀況的嬰兒也有可能會在產婦的情緒和緩後會比較順利的降生到世界上。在案例二結束後,有些人開始發問如果是剖腹產的產婦和嬰兒,可以使用什麼花精?Saodah老師說產婦在剖腹產後立即使用Rescue Remedy;至於嬰兒,剖腹產的嬰兒可以使用Rescue Remedy ,但日本醫生的觀點並不建議讓嬰兒使用花精,因為花精是含有酒精的,即使稀釋到最低濃度也是有酒精,但在父母及醫學專家的監督及教學下,可以在幫嬰兒洗澡時將花精加在盆浴的大量水中稀釋後使用在沐浴裡。另外就是如果孕婦是第一胎,如果有害怕生產或是會擔心的狀況可以使用Mimulus,如果過度擔心腹中胎兒的成長過程或是在嬰兒出生後擔心寶寶的成長過程的媽媽也可以使用Red Chestnut。剖腹產、胎位不正和臍帶繞頸這三個字真是難倒我也。當老師回到講桌上休息時,由於我們這一桌有一位中區的業務,她是Saodah老師上的Level 1的學生,她說在上Level 1時,老師有提到在日本是無法像台灣一樣買到單方的Stock Bottle,只能販售調配好的Treatment Bottle,同時,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在Treatment Bottle中所加入的不是白蘭地而是醋。由以上各點看起來,在不同國家使用巴哈花精都會依照當地民情而稍微做一些調整,在商學裡我們稱為localization,就是在地化。在台灣,基本上還是使用白蘭地來作為防腐的材料,如果因為宗教信仰或是其他原因不能接觸酒精,則建議使用熱水讓酒精蒸發或改使用其他方式。不過,在上課時老師也有提到,在日本她也沒有在treatment bottle中加入酒精,因為原本的Stock Bottle裡就有酒精成份了,在不加酒精的情況下,可以維持三個星期。我自己實驗是在不另加酒精,不放在日光直射地或高溫處的保存環境下,的確可以放到三個星期,但不到三個星期我就喝完了;其他人的狀況是,因為沒有按照建議次數喝,所以,我喝完後也回收他們的瓶子作消毒,需要的人再來調…

BFR Level 2心得(1)

在上了兩天的巴哈花精Level 2課程,說實在有點累,尤其是作息日夜顛倒的我,一下子要在早上七點醒來連上八個小時的課,星期日因為晚上有另一個課程所以是要撐到晚上十點,都快瘋狂了,更瘋狂的是,我居然無聊到在BBS站裡跟人吵架。吵架的理由就不說了,大哥後來知道這件事,有人跟他說在網路上有個店裡的客人罵人罵得兇,我不知道說的是指我還是指其他人,我承認在發作時會罵得很兇,但也要看對方的接受度是多少。大哥的結論是:「咖啡沒有人就沒有生命。」就此打住,我們來談談Level 2的BIEP課程。在Level 1證書拿到以後,不斷困擾沒有錢去英國學巴哈花精,畢竟這是英國的課程且曾寫信詢問會不會在台灣開設相關課程但只得到「未來也許會」的答案。然後我就收到了張老師的信,她說台灣的代理商會請日本的老師來開Level 2的課程。聽到這個消息當然是很開心,也順便請教承辦人員看是否可以團報,爭取到對方說只要找到五人以上報名的話,就可以每個人退五百元,結果聲音太小,加上原先的條件限制,變成只有我一個人報名,但現場卻有十五個和我一樣是DLP函授課程的學生,真是扼腕。兩天的課程都是由日本的Saodah Hayashi老師以英文上課。大概會有人質疑日本人的英文台灣人聽不聽得懂?除了一些專業的醫療名詞外,沒有其他的溝通問題,她講的英文,我能聽懂,所以沒什麼注意中文翻譯在說什麼,只是有時覺得中譯內容和英文有些出入,比方說,Saodah老師表示她比較習慣在日本上課,因為她可以日文教學也能掌握全場的狀況,她知道學生是不是聽得懂,所以可能來台灣上課的機會不高,但中譯人員是說,會努力鼓勵老師再來台灣開課。上課地點在台北市的一間管理顧問公司的教室,總共有三十四個學員,有十五個是DLP(函授課程)學員,十九個則分別屬於之前Saodah老師開課的Level 1的學生以及由該公司老闆娘上課的學生。這兩天的午餐都是由開課的代理商所訂購,值得稱許的是,因為我是訂素食午餐,本來擔心會吃不下去,不過,他們訂的便當都非常好吃。我不是素食主義者也挺愛吃肉的,完全是怕睡著所以才吃素。課程中是發生一些小缺點,但瑕不掩瑜,該反應的也反應了。Saodah老師人非常親切和藹,無論何時都是帶著微笑,而且非常的準時,和日本人很守時的刻板觀念中是符合的。第一天上課因為有些人凌晨才從台中或花蓮等地坐車,所以稍微遲到了,老師在第一天課程結束前特別提醒學…

歡迎來到花精的中文討論群組

考慮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決定利用Google Groups來做一個中文討論群組的頁面。由於英國官方討論區提供了歐洲國家使用的討論群組並沒有提供一個中文(無論繁簡)的討論頁面,經過詢問的主要原因在於他們無法翻譯中文。中文對歐美國家的人而言是真的很難,無論是字的學習或是詞的用法,我也相信歐美人士在學中文文法所受到的挫折應該比我們學英文文法來的多。這是一個我想成立非官方(non-official)的討論群組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無論是透過BBS或是其他BFRP們的推廣,似乎也少有管道讓其他人發聲。是這樣的,有一次,有個已經拿到Level 1的同學在這裡留言,我並沒有publish出來,因為這是我的個人部落格,她可能廣告的意圖也明顯了些,沒有稍加潤飾一下,所以我只是收著沒有公佈。後來我看到有個人,他似乎很著急的想要找一個療癒師幫忙,但很可惜的,目前官方網站並沒有公佈他所處地區的BFRP,而他也強烈的釋放出他不需要芳療師或是其他民俗療法的意願,他需要有人和他聊聊並給他花精的建議。於是我想成立一個群組,可以讓更多人,透過這個群組來幫助需要的人。所以我在這個群組的首頁在關於討論區的說明中寫下這樣的字:Discussions/討論主題:是理性的討論區,也就是大家可以在其中討論自己在使用花精上的疑惑或是可以和大家分享在哪個地方做了花精諮詢有什麼心得感想、分享學習心得或是分享自己使用的成果,也很歡迎營業中的人自我推薦,只要維持著巴哈醫生的簡單原則或是搭配民俗療法,這個討論區都很歡迎大家交流。這樣可以使更多人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也不用與芳香療法或是其他的民俗療法在同一個版面裡討論還要擔心可能被版主當廣告文章刪除或是偷偷的寄到發問者的信箱裡塞爆他的信箱,或是想到官方討論區尋求協助卻又跨不過那英文發問門檻。這個討論群組就是讓大家討論花精用的,要用中文(繁簡都OK,不過,注音文就免了)、英文也可以,歐語系可能要請您至官方討論區,我會盡力再去學一種語言(得先找到工作)。它的群組名稱是TW_BFR,也就是Taiwan_Bach Flower Remedy,主要是討論巴哈花精,但我知道台灣還有許多花精的使用者,澳洲花精、北美花精、巴斯敏納花精,還有台灣自己的台灣花精,我也希望能一起參與討論,我肯定巴哈醫生說的38種花精已足夠,但因為這種療癒方式有些特別,與一個人是否能接受和信心有關,所以我不想只拘限…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花精才是最好的方式。聽說花精不…

關於花精的FAQ(3)--學習篇

這一個部份是針對學習如何使用花精常見的FAQ,上圖是擷取自巴哈中心的課程介紹網頁,這個圖示就是巴哈中心的Logo。我只想調配自己使用的花精,但對於花精不是很了解,要讀哪些書籍?有一本是必備的「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Step by Step」,作者是Judy Ramsell Howard,她還有很多關於花精學習的著作,然而這本是最基本的,讀完這本書可以了解Dr. Bach的理念、三十八種花精的原理及針對的情況,中文版由中永公司獨家翻譯,如果懶得讀英文,可以買中文的來讀,但請相信我,裡面的字不會太困難。另一本必備的則是「The Bach Remedies Workbook」,可以依照裡面的習題及規劃來學習花精,裡面有許多練習可以協助我們認識更多花精,這兩本書也是BIEP裡Level 1的必備教科書。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Step by Step
Amazon
博客來The Bach Remedies Workbook
Amazon博客來除了以上兩本教科書,還有哪些書籍可以參考?除了以上的兩本書籍,我還推薦另外兩本書籍,其實也是依照巴哈中心的推薦書單所購買的:Illustrated Handbook Of 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An Authoritative Guide to Natural Healing with Flower Essences這本書其實是將三十八種花精做非常詳細的介紹,每種花精在解說過後都會有兩至三個案例,這些案例都是自巴哈中心的News Paper中整理出來的案例,非常有助於學習進一步了解這三十八種花精,書裡還有插畫的三十八種花精圖片。The Bach Flower Remedies: Including Heal Thyself, the Twelve Healers, the Bach RemediesRepertory這本書結合了三本書的內容:Heal Thyself、The Twelve Healers、The Bach Remedies Repertory,可以更多Dr. Bach在研究這三十八種花精時的想法,以及詳細的分類。Bach Flower Remedies for Women針對女性所寫的花精使用書籍,這本書我最近才購買,目前還沒到手上,還有…

關於花精的FAQ(2)--花精諮詢篇

在這篇的FAQ裡所寫的是關於在花精諮詢上的常見疑問,希望可以藉由這篇的內容裡可以解決許多人在對於花精諮詢上的疑問:台灣有哪幾位是英國認可以的花精治療師?以下資訊是從英國巴哈中心網站所找到的,位於港台的六位治療師及他們的聯絡資訊,可以在Referral List裡找到以下的資訊,我只留下他們的姓名,電話可以在網頁上找到:Penghu County(澎湖):Magong City, Wan-Li HsuTaipei(台北):Yi-Ying ChangChiu To ChengChia Ping LinTaichung(台中):Hui-Chuan PaiHong Kong(香港):Tokawan, David Siu Sun Cheung和花精治療師面談與一般的心理諮商有什麼不同?表面看起來界限有點模糊,但的確是不一樣的。心理諮商像是針對我們的心理狀況,找出這些心理狀況的問題,讓我們去面對這些心理問題並加以改善;花精諮詢其實比較像是和花精治療師聊天,而花精治療師是針對個人的情緒面向來改善,找到負面情緒形成的原因,再利用飲用花精的方式來解除個人的負面情緒,所以花精諮詢是針對情緒來改善,而不是心理狀況來改善。如果不是Practitioner 可以幫別人調配花精嗎?我也曾經問過英國的巴哈中心,他們表示依照書本的了解及練習,也就是上完Level 1的課程後,可以為家人及朋友調配花精。坊間有人用抽花卡的方式來選擇花精,我也可以買一組花卡自己使用嗎?依照Dr. Bach的Simplicity原則,以最簡單最方便的方式來選擇花精,是不需要使用「抽花卡」的方式來選擇花精,只要你了解這三十八種花精的特性與原理及如何調配花精的正確觀念就可以了。坊間幫人調配花精,一瓶30ml可能要五百元,或是花精諮詢的費用可能要上千元,這樣合理嗎?該怎麼說呢?其實沒有所謂合理與否的問題,因為這些治療師或是醫生他們要花心力、場地以及很多商業因素考量,加上花精的價格並不便宜,所以在成本考量上,他們也是需要有所回收的,但相信他們都是以善意幫助每個人為出發點的。有哪些諮詢機購?台灣其實有很多諮詢機構,除了官方網頁所登錄的BFRP之外,也有不少醫師運用他們的專業醫學知識和技術,配合花精的使用來做諮詢,我想稍微用關鍵字搜尋都會找到需要的資訊,不便在這裡做介紹,因為每個諮詢機構運用的方式不同,每個人適合的方式也不同,我沒…

關於花精的FAQ(1)--選購篇

相信有很多人對於花精的使用和選購上有很疑問,上次和那位網友談過後,我自己整理了一些容易迷惑的問題,自問自答後整理如下,這是一般常見的選購篇:貝曲花精、巴哈花精、巴赫花精有什麼不同?都是一樣的。Dr. Bach的家族來自於Wales,然而他的醫學院同學都稱他Batch,所以又叫貝曲(取)花精。由於台灣的代理商分別將巴哈花精、巴哈、花精及Dr. Bach的簽名均註冊為代理商自己公司的商標,所以有些自行進口的小廠商無法以巴哈花精的名義販售,可能會上述名詞或是以花藥取代為花精,其實都是一樣的。為什麼會有Nelsons、Healing Herbs…等不同的廠牌?在The Dr. Edward Bach Centre製作母液後,交給Nelsons公司做接下來的稀釋及包裝。在我自己使用過兩家公司的花精後,我覺得沒有什麼差別,其他廠商所製作的花精我則是不了解。澳洲花精、北美花精、台灣花精、巴哈花精這些都是一樣的嗎?Dr. Bach 1930年離開倫敦後,就開始研究花精,可以算是歷史悠久的,但是流傳到世界各國後,也許會有人依照各國的國情和自己的感受來製作當地的花精,但基本的精神應該和巴哈醫生的理念相差不遠,都是本著自助助人的理念來使用的。要去哪裡買花精?台灣販售花精的不止是台灣的代理商,然而代理商代理的是英國的Nelsons公司的巴哈花精,有些小進口商會自己訂購花精來台灣販售,目前市面上較常見的就是Healing Herbs和Nelsons兩家的花精品牌。可以用關鍵字問問Google大神,就可以找到不少販售花精的廠商或代理商。在這裡只提供英國的購買網站:Bach Flower Remedy Shop and Bach Center一定要買一整組的花精嗎?不一定。如果你是執業的治療師(Practitioner),的確是需要一整組的花精以應付不同的需求,可是如果你只是在治療自己或是身邊的家人、朋友,可以購買需要使用的花精就好,最節省的方式就是大家合買幾支花精,再分別使用於各自的Treatment Bottle裡,需要補充時再購買就好。三十八種花精真的就夠了嗎?Dr. Bach在世時也有很多人問他這個問題,也建議他再增加其他的花朵,但他表示這三十八種花精就能解決所有人的困擾。我也曾經有這樣的疑問,但讀完三十八種花精的介紹後,再仔細了解人類的困擾來源,確實這三十八種已足夠,如果你用排列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