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在西門町聽見北國的夏日歌聲

應該是要寫關於《美麗的約定》這部電影的電影筆記,但腦海裡卻是步出電影院後,在徒步區聽見的歌聲和歌者的身影。 一個嬌小的女孩,背著一把吉他,地上放著琴盒,周邊圍了好多人,也有不少人拿著CD請她簽名。我們好奇的停下來,幸運的站在第一排,歌手的正前方,待她簽名到一個段落,收拾琴盒中的金錢,拿出預備的CD,喝口冰水,調整琴音。 一切準備就緒,這個小圈子裡全都安靜了下來。 在YouTube找到這段影片,畫質和收音的效果不是特別好,大概是隨身型的數位相機,但也可以聽到她特別的歌聲了。 網站: 唄日頃 熊貓 什麼是引吭高歌呢?就是她這樣的唱歌方式吧!用力的唱出歌聲,配樂除了她手上的吉他之外,就是四周圍的喧嘩聲。她投入在音樂裡,我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與彈奏時身體的擺動,不知道什麼原因,偉展和我都覺得她把自己的故事唱在歌曲裡,從她的表情和聲音可以模糊的感覺到一個故事,一邊聽歌,一邊擔心她的唱歌方式和喝冰水會傷害喉嚨。唱完一首歌,休息一下調整琴弦或是拿出調校的機器使聲音準確或是換個pic繼續演奏,她休息時就會有人上前買CD或請她簽名。我聽到有人用流利的日文與她對談,如果我們聽得懂日文或是小蔣同學在場就好了,唉! 雖然只聽得懂音樂和陶醉在她的吉他演奏及歌聲裡,卻也讓人回味很久,我們買了一張她自製的CD,簡單影印自繪插圖的黑白封面,第二頁除了曲目外還用中文寫著「謝謝你買我的CD」,CD也只能在電腦裡讀得到,但就是讓人非常非常的感動。不同於我平時聽的音樂,雖然偶爾會聽聽日本流行樂,但像這樣的歌聲與旋律所帶給我的感動卻是第一次感受到。 歌者來自於大阪,她的漢字名是古賀馨(Koga Kaori),是從日本來台灣的留學生(交換學生?),從她的個人網站裡才知道原來她很早就在永康公園、西門町街頭表演,也在一些咖啡廳裡駐唱,看留言板裡也有不少關心她的歌迷和同學。 遇到她真是非常的幸運。 在我接過電話後再回頭時,氣氛變了一些。也許是圍觀的聽眾太多了,不知道是其他人眼紅還是因為店家無法作生意,中間出現了兩位黑衣制服大哥,其中一位拉住另一位,後來只留下其中一位,本來離她一段距離的圓圈突然變小了,周圍從原本的年輕人也變成年紀較大的中年人。也許歌手唱累了或是感受到了一份威脅又或是我自己想太多,原本嘹亮的聲音突然變小了,動作也沒有那麼投入了,而我們也從原本最接近圓心的位置,慢慢的被擠向圓周邊緣。當我們去吃個烤麻糬回來時

陽光和蓮花的回憶--插曲

在惡夢連連之後,貨運送來一箱冷凍,送貨運的 叔叔 看我睡眼惺忪,再三提醒我:「要馬上冰起來哦!」洗臉以保持清醒拿刀子拆箱不會割到自己的手。 原來是爸爸在台南的同事寄來的十二塊破朴子餅和四袋蓮子。破朴子餅沒弄熱看起來濕答答,賣相不佳,所以不拍了,拍蓮子和凌晨我弄好的藕粉: 蓮子分為兩個品種,照片裡的是長型的蓮子,吃起來比較Q,有點彈性,拿來煮甜湯或是排骨湯都很好吃;圓型的蓮子口感比較鬆軟,適合燉排骨湯幫大人小孩補營養。照片中處理的方式,也可算用心處理了,現在鄉下大概也只剩老人家和外籍新娘願意處理吧? 上圖是還沒有煮熟的藕粉。 上圖是加了黑糖煮好冰涼的藕粉,不過我是用快速煮法,黑糖加的不夠多,不甜也不香。 上圖就是破朴子餅囉!媽媽試吃後覺得單吃也很好吃,而且一次要吃兩塊才夠味。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diary , child hood , 藕粉 , 蓮子 , 白河

陽光和蓮花的回憶(1)

每到夏天,曬死人不償命的太陽會讓我想起三個地方:墾丁、白河、高雄,墾丁和高雄就不說,白河的回憶似乎變成一種獨特的思念。 小時候,每逢過年和暑假的行程我們是這麼規劃的,暑假回南投過四天到兩個星期(住到小孩子都打起來了),之後回台南白河住兩到三天;過年則是從除夕的前一天回南投,然後初二到初四再選一天回白河住個兩到三天,記得有一年好像住到四天,不太有印象了。住在白河的時間其實比較少,甚至少於我去墾丁玩的日子,但也許就因為在那的時間比較少,所以對於那裡的點點滴滴更為想念。 外婆是一個人居住在白河的平房裡,相較於南投的大家庭,外婆家的人口比較簡單些,回到家裡只有外婆一個人,外公在知道我們回家後會來泡茶聊天,我對外公的印象很模糊,只知道他有另一個家庭,有來過台北家裡一次。外婆算是那個年代苦命女性的另一個縮影,第一任丈夫被日本人派到南洋打仗就再也沒回來過,自己一個女人撫養一群孩子長大,還要與前任丈夫的家人打官司…外婆在我心中是個很堅強的女性,每次回白河家裡,都會看到她站在小小的平房前等我們回家。關於外婆的故事很多但也不是那麼容易說。 在學會「外婆」這個詞前,我都叫她阿媽,所以和弟弟或同學聊天時會說「白河的阿媽家」和「南投的阿公阿媽家」。那年夏天,下了車,衝著阿媽叫「外婆」叫了一整天,隔天早上醒來,媽媽跟我說:「昨天晚上,阿媽問我:『為什麼一直叫我歪婆?』叫阿媽就好了。」 外婆在白河都靠打零工來過日子,夏天時會幫附近的蓮農處理蓮子,一大包從蓮蓬裡取出的蓮子還有一層殼,我們坐在外婆房裡的榻榻米上,媽媽和姨媽把帶殼的蓮子滾過以兩塊木頭夾著的刀片,去殼取出蓮子後交給我和弟弟,我們兩個人手上都有一根牙籤,一個人負責剝除蓮子上的薄膜,另一個負責取出蓮子心。這兩個動作都不好作,薄膜不太好剝,又不能傷到白嫩嫩的蓮子,這樣煮湯不好看,蓮子心也不好取,以一枝細細的牙籤對準蓮子的圓鈍端穿入蓮心再從尖端穿出,技術差的會把蓮子多穿了一個孔,不但不能取出完整的蓮心還會把蓮子分成兩瓣,這樣煮起來也不好看。取下來的薄膜、蓮心都不能丟掉,這些都能入藥,應該說,整株蓮花都能入藥。有次我舔了一下剛取出蓮心的手指頭,真是苦透了。 外婆會把我們加工好的蓮子分裝成一袋袋的再交回給蓮農,我喜歡看一包又一包分裝好的蓮子,那袋子裡的蓮子圓圓白白的比珍珠還漂亮,還冒著水蒸氣,就是告訴人,這袋蓮子多麼的新鮮。餐桌上出現蓮子湯更是常有

Picasa和Map

這應該是前幾天的事,就是Picasa Web Album和Map結合,在編輯網頁照片內容的同時也可以編輯地圖,玩了一個晚上,真累。 我把自己以前去過的幾個景點放在裡面,然後慢慢的找尋地址,釘圖釘,實在不好用,因為Map不支援中文搜尋,而且部份巷弄地址不是很完整,像九份、菁桐、平溪以及花蓮山上、澎湖...等這些地方,有的景點只能憑感覺去釘圖釘;墾丁也不太好釘,還要找其他的地圖參考來釘,弄了一個晚上也沒弄幾張,倒是發現自己玩過的地方真少,還有,以前用2500拍的照片感覺起來比現在的S80好像還要用心去拍,最討厭的是,每瀏覽一次這些照片總會勾起好的和不好的情緒。 還有很多照片沒整理,也有很多地方是小時候去但那個年代沒有數位相機所以也不能整理上來。結論是,這個相簿因為圖釘還沒釘完,先不開放。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diary , travel

城市裡的天光

去年八月,在往壹陸壹的路上。想念夕陽的美麗。 最近把RENT的CD拿出來聽,不同時間的感受的確不同,喜歡的曲目也改變了幾首,讓我偷懶一下,這幾天不想寫太多字,放一段影片和音樂: 這是電影版的最後片段,還記得自己一個人待在電影院裡看到最後一幕Angel轉向鏡頭時,我已經哭到不行了。如果有機會,會去再租來看一次,不過最近真的是沒時間。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diary

仔細想一想,也不用想太多

上圖,用人話來說:A區是成長期,B區是平原期,C區是衰退期,D區是被淘汰的區域。 每分每秒網路上都會推出各種服務、小遊戲、通訊、話題,當我開始使用這些服務或看其他相關話題,它可能會在剛開始給我高度興趣,接著就進入平原期,這段平原期有多久呢?看這個產品能滿意多久,所以我在橫軸的時間放上了四種選擇:月/日/時/分/秒。這個曲線在行銷學裡四處都看得到,被應用在各種分析裡,搞不好,你的老闆也常常告訴把這個曲線掛在嘴巴上,例如:「我們要把自己的產品(或服務)的平原期延長…」 上圖是墨爾曲線,A區是創新者,B區是早期接受者,C區是早期主力消費者,D區是後期主力消費者,E區是後知後覺者,很常見到,Seth Godin的書裡畫了很多墨爾曲線,以常用的各種國外網路服務來說,我可能屬於DE區中的一員。 前幾天我們才在討論,因為各種產品在台灣的產品生命週期很短,國外廠商很喜歡拿台灣來做測試市場的風向球,例如手機。當他們做好一款新手機,就先拿台灣市場做測試,如果在台灣賣得好,那在國外應該也能有不錯的銷售量。值得開心嗎?我覺得很諷刺。 至於什麼反制置入性行銷的話題,你能忍受在看古墓奇兵裡美豔的裘莉小姐低頭看手上的錶或是在漁船上神奇出現平面電視時,電影畫面打上:「此為廣告畫面。」的字眼嗎?甚至每隔三到五秒就出現一次這些字眼嗎?不可否認的是,因為行銷,我們的生活才有樂趣,也才能成為CDE中的一員,才能融入社會。有什麼不好?總能自己判斷吧!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diary

夏至

今天是大家口中的關燈日,對於一連串的節能活動,我開始感到懷疑-當每個小人民在做所謂節能動作的時候,企業在做什麼?真正在耗費資源的人是誰?看到電視上說吃一個便當會製造多少二氧化碳,我想:「全人類死光、社會不要進步就沒事了。」 火氣很大,那來聽個冷笑話吧!這是服役中的美少男在餐桌上告訴我的。 美少男服的是替代役,所以和正常上班族一樣採上下班制,中午有休息時間,他會買一個簡便的便當回宿舍吃,休息一下再回辦公室。 有天中午,他和學長兩個人買了便當回到宿舍。天氣很熱,宿舍客廳沒有冷氣,兩個大男生直喊熱,美少男說:「學長,開電風吧!」 學長:「好。」美少男把窗戶開了,電風扇開了運轉,但仍無助於悶熱的室內,兩個人還是狂流汗。 學長:「X!怎麼這麼熱!」 美少男抬頭看了看學長說::「學長,開冷氣吧!」 學長:「好。」於是美少男走到窗戶前,將手舉高,對著原本裝有冷氣的窗格做了一個旋轉冷氣開關的動作,後退一步抬頭望望窗口,再回頭看看學長。 「…………」 兩人沉默的對望數秒後,學長開口了:「X~~~」 美少男微微上揚嘴角說:「我想,這樣夠冷了吧!」聽完後我笑倒在餐桌前,想不到他去當兵後,講冷笑話的功力提升不少。 美少男說原本宿舍客廳是有冷氣的。有一年,某個役男在該單位服役,把客廳的冷氣開到最強且二十四小時運轉,宿舍裡沒人也不關掉,讓該單位該月的水電費暴增至上萬元,一氣之下就把冷氣給拆走了。 節能不是只節省自己家裡,而是也要珍惜整個社會的資源啊!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diary , 夏至 , 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