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MINOX 35 GT

這台老相機的第一捲底片終於洗出來了。在公司那家每次都把我的照片洗得藍藍的那家富士沖印店。這次用的是過期底片,所以就沒那麼在意了。 這台相機的成果讓我很驚訝,比我之前拿的相機還要聰明許多,老相機還是有它的實力在,而在拍賣市場上也有它的價值。 壓力很大,要準備考試,又要準備去澳門。 也許人在得意時就是這樣吧!總是那麼的不可一世。

蓮花.蓮花

很殘忍的按下快門,因為我找不到可以救牠的葉子,只好讓牠在葉片上掙扎。直到後來,同事拿著昂貴的鏡頭對準蓮花時才發現牠,她找到了一片枯葉,把牠救上岸來,我接手後續的工作,把牠放到草地上,免得被路過的學生們補上一腳。但對自己沒有先出手救牠,仍然充滿罪惡感。

拍照病

我想,我大概得了一種不拍照會死的病。就像寫blog一樣,這個拍照病也維持了很久,從我有第一台數位相機到現在,我的相機已經泛濫到自己都感到討厭的程度。 在網路上,有個網友要用5000元的價格出售Lomo的LC-A,就是之前店裡客人說要花七千多元買的那台相機。我回信問了他價錢及機器的保養狀況,並詢問一些新手才會問的問題,他很好心的告訴我關於Lomo市場裡的黑幕,我評估了一下真實性,賣七八千的賣家其實有店租壓力,再加上他們在誠品有通路,也得付誠品費用,所以賣得貴也是沒辦法的事,簡單的說,貨品交易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在去年底,買了二手的Olympus mju wide 80後,我驚覺大家都蠻會保養相機的,於是我開始在二手相機市場找尋合理價格的二手LC-A,也發現二手的LC-A只要是五千元左右就可以考慮購買,至於有無小人頭或是哪個年代出來的相機,見仁見智。後來我又找到一個相機賣家,發現另一德國製的相機Minox,目前是被徠卡收購了,功能大致上和LC-A接近,二手的價格也只有LC-A的一半,和賣家講好價錢,就等賣家寄來了。

大人的科學

這台相機拍出來的效果,比Diana Mini還來得漂亮,我想底片也有差吧!Solaris ISO100的底片,拍起來不會綠綠的,Mini的效果比較綠,改天再來放,先放大人的科學這台自己做的相機:

週日午後的小旅行

這個標題是來自於同事參加了永和的社區大學,她參加的班籍是小小書房的老闆在社大開的寫作班。有個下午,她帶著她的作業來問我怎麼畫摩托車,因為她畫的摩托車被其他同學誤以為是一隻螃蟹,於是我花了五分鐘教她用線條畫摩托車示意圖,接著她又問我,這次的作業題目是 XXXX的小旅行 ,但她不住在永和,所以不知道要怎麼規劃路線,加上小組中有行動不便的同學,所以也希望是交通方便的路線。 這其實考倒我了,因為自己一個人的交通工具就是兩隻腳,不然就是捷運,只要能用腳走到的距離,我都會用走的,所以,我可以一個人走到樂華夜市後方的佳樂去洗照片再走到壹陸壹,約45分鐘的腳程,就連冬天都可以走到滿身大汗。 後來同事的同學們規劃了一條我不常走的路線,靠仁愛公園那,所以也沒再太在意她的作業,但今天我就背著Diana F+和Mini,進行了一場午後的小旅行。 因為底片還沒洗,所以沒有照片。

直到路的盡頭

這本書要再刷了,在現在的書籍市場上真的不容易。 在壹陸壹裡讀完這本書。會讀這本書的原因很簡單,也很好笑,因為不斷的看到雨漣、How和阿po在討論這本書,書名出現在我眼前的頻率也實在高的嚇人了。 割開一頁又一頁的連結才能看到書中的照片,一頁一頁的文字。比起作者的旅程,這樣一頁一頁的割開好像輕鬆許多。 作者在希臘感受到的冷漠,就像在台北街頭看到的每個行人一樣,因為都市的進步,人和人之間的的距離也許變近了,但心的距離卻更遠了。同樣是希臘,有人可以感受到當地居民的和善,有人卻感受到冷到骨髓裡的冷漠,還要眾神派下調解委員才換得五歐元的微笑。於是,身為讀者的我相信一個地方和一個人有沒有緣份是很奇妙的。 整本書讀完,書本開頭那段人與人之間緊密的連繫讓我印象深刻,苦日子似乎比較容易把人的感情繫結在一起,因為物質資源的缺乏,反而只剩下人了,不論國籍、種族,苦日子不好過,卻也是感受到人情最濃厚的時光。 人活著就是一種旅行,就看我們如何看待旅行中的風景。

豆子喝完了

很習慣的吃完一餐就會配上一杯咖啡,過年期間除了有兩包掛耳外,還有半瓶的豆子,當時我在想應該可以撐到壹陸壹開店。 但事實是我低估了自己喝咖啡的速度,仍然很準時的在21日就發現豆子快喝完了,這點不知道算不算準時?有陣子我發現人的活動有一種不自覺的規律性,在某些時間會自動的做某些舉動,如基本的沐浴、上廁所,我也發現自己大概在20日到23日時就會喝完豆子,然後去店裡訂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