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note]Frankl: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

中文:活出意義來 英文:Man's Search for Meaning ISBN:978-957-546-248-2 其實有英文版,但一直沒讀完,最近又拿起中文翻譯版來讀。 有天回到家裡,很累,放下包包,一彎腰看到書堆上的第一本,就是這本「活出意義來」,封面這段話讓我重新感到震撼: 生命並不是模稜兩可的玩意兒,而是非常真切具體的東西,正如人生的使也非常真切具體一樣。這些使命,構成了人的命運;每個人的命運都獨一無二且各有不同,無法同別人互作比較。 接著,我隨手翻到第100頁: ... ...真正重要的,不是我們對人生有何指望,而是人生對我們有何指望。我們不該繼續追問生有何意義,而該認清自己無時無刻不在接受生的追問。對這個追問,我們不能以說話和沉思來答覆,而該以正確的行動和作為來答覆。到頭來,我們終將發現生的終極意義, 就在於探索人生問題的正確答案,完成生命不斷安排給每個人的使命 。 曾經短短的寫過一篇 讀書心得 ,但也像現在一樣草草帶過。沒有太多時間描述我心中的感受,總是千言萬語也說不清楚,就先記下吧!

在下班的路上

這兩天,在下班的路上,天色成了影響思緒的主要因素。 昨天的天空比起前天漂亮很多,一道火紅燒亮了傍晚的艾天空,夕陽的餘光映在下過大雨的烏雲上,仔細瞧,還可以看到初三時的一彎新月就追在夕陽的後方,像是一道鑲在雲邊的細金線,不多注意會以為是天上的雲朵反射了夕陽的餘光。 ◎農曆七月初二 這天的天空比較陰鬱,那是一種不飽和的黑以致於成了混雜了許多顏色的褐紫色,像是加了調和的藍色卻滲出了一抹不該出現的綠,因為傍晚時分卻成了一抹慘綠,看了更令人心煩。 在等紅燈轉綠時,想起了這星期的某個可以準時下班的日子,走過馬路時,還未注意到天色的轉變,卻被騎樓下的提琴聲驚醒。只見一個年青人在騎樓下正在試小提琴的音色,看似正在進行準備工作,他看著一個走過的行人微笑。我原本笑著看這一幕,當我走到最後一條斑馬線時,卻發現那演奏小提琴的年青人似乎是以前常出現在壹陸壹的客人。我驚訝的多回頭看了兩眼,卻不敢前去詢問,匆匆走過,只留下心中的疑問。 當我回憶起自己打斷騎樓下的演奏時,天邊突然畫下一道白光,劃開整個紫黑色的天空,卻沒驚醒太多人,大家仍自顧自的等紅燈,過馬路,我則懊惱自己的手上沒有相機可以拍下那令人驚訝的,城市中的閃電。 回到昨天的午後,因為下了一場滂沱大雨,所以天空被夕陽的餘暉燒出一片火紅,如果夠細心的話,還可以看見那一線掛在雲邊的新月。 民權西路站為了新莊蘆洲線的即將開通而增設了好多入口,也因如此,這條民權西路似乎沒有一天不是在施工的。唯一慶幸的,是這座捷運站上方還沒有開始蓋大樓,於是還能看到遠方的夕陽,雖然有個奇怪的法師把自己的相片印了好大一張立在與承德路交會路口的某棟大樓上有點煞風景,但每次進捷運站前,我都會覺得這個法師很聰明,他把自己的相片立在那棟大樓上,只要夕陽西下,在某個角度看起來,像是他的後方有個日輪在發光。 這也算是民權西路站的奇景了,另一個奇景,大概是這條路上旅館、婚紗店多到嚇人吧!

有星光的月夜

晚上,雨停後,我們去秀朗國小跑步。一走進操場,我很驚訝操場上居然沒有開燈,以往都是會開著很亮的燈,直到九點半才熄燈。 在暖身後,我慢慢的跑著,試著喚醒超過一個月沒有運動的身體,慢慢喚著跑步的感覺,去感受腳踏著地板及反作用力的感覺,還有那不爭氣的左小腿和左腳底板,試著避免因為一個姿勢不正確而又抽筋。 暖身時就看到昇起不久的月亮掛在矮小的公寓上,因為傍晚下過大雨的原因,月亮上蒙著一層霧氣,矇矇矓矓的,在農曆十七日的夜晚,月亮雖然沒有很圓,但卻因為這層矇矓的霧氣而看似圓滿。 抬頭望向月亮升起相反的方位,雲漸漸的散了,可以看到一兩粒星星,一顆紅的,一顆青白色,雖然亮度不明顯,但也難得在有月亮的夜晚裡看到星星。

新舊衝突的澳門(3)

白天的議事亭前地 第二天早上在飯店內用早餐。像我這種早餐貪吃鬼,酒店提供的自助式餐飲會比較適合我。於是除了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不吃、太冰冷的東西不吃外,幾乎都吃上兩輪。粥真是好吃極了,看起來白白淨淨的,但喝進肚子裡,身體就暖了起來,到現在我還是念念不忘,只希望台灣也有這樣的粥品,不過,我覺得台灣的皮蛋比較好吃,應該說比較合我的胃口。 早上在酒店休息了一下,大概十點半就出發辦正事。為了準時到達,我們坐了計程車。一上車,偉展很自動的切換成中國人模式,一開口就是:「師傅,我們要到...」 正經事結束,我們搭公車到新馬路,中間經過一些觀光客會去看的景點,例如漁人碼頭,不知怎麼的,就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回到議事亭前地,兩個人的公車費用是早上搭計程車的十分之一。29日的太陽很詭異,要說大也不大,但也是會曬傷人,我的手臂被曬的像在悶燒一樣。

新舊衝突的澳門(2)

議事亭前地 稍作休息後,晚上則是搭接駁車往北,先到美高梅金殿,再步行到議事亭前地。偉展說要帶我去吃老記粥麵,反正是觀光客,就要吃吃觀光客會吃的東西。 當我們穿過美高梅時,這個大廳真是嚇到我了,瞬間變成了劉姥姥,拿起相機猛拍,一路拍到外面,經過凱旋門賭場時,偉展生氣了,叫我小心點,這區看起來比我們住的地方混亂很多,他說,小心惹到什麼被抓進去自己都不知道。 這是繼自告奮勇說要去厄瓜多被取笑會被抓走後,第二次又被嚇到。我收起相機,跟在偉展身後走著,此時才發現在那一棟棟金碧輝煌的酒店大樓下方的巷弄內,一間間的當舖就在旁邊,而酒店後方大樓間的巷弄裡,瀰漫著一種曖昧不明的危險氣氛。

新舊衝突的澳門(1)

今年其實沒有任何個人的旅遊計畫,連墾丁都沒有想過,公司的旅遊也全都拒絕參加,一來是沒興趣,二來是我想讓爸媽擁有更舒服的旅行。唯一讓我動念的,是部門旅遊在做意見調查時,我填了一直很想去的澳門加珠海的行程,雖然最後沒有部門旅遊沒有成行,但最後還是自費去了一趟澳門,而這個半自由行的行程,雖然住了兩個晚上,但我們實際只玩了一天半而已。 簡單的說,我們住在Hard Rock,但用餐都是在市區的茶餐廳,去了威尼斯人看ZAiA,搭計程車,也搭公車經過充滿人工味的漁人碼頭,也在老舊的街道裡穿梭,看了賭場及酒店的奢華,但一旁大樓一樓的當舖、滿地帶有情色意味的桑拿廣告,或是在賭場裡外鬼鬼祟祟躲避保安的煙花女,也有滿身名牌卻獨落寞走出酒店的精品女,還有行走在前方,看似普通的中年女人比畫著著銀樓櫥窗的飾品對身旁的男人說:「這些東西,我全有了!」 比起東京,我喜歡澳門這種充滿新舊衝突這麼明顯的城市。

MINOX 35 GT

這台老相機的第一捲底片終於洗出來了。在公司那家每次都把我的照片洗得藍藍的那家富士沖印店。這次用的是過期底片,所以就沒那麼在意了。 這台相機的成果讓我很驚訝,比我之前拿的相機還要聰明許多,老相機還是有它的實力在,而在拍賣市場上也有它的價值。 壓力很大,要準備考試,又要準備去澳門。 也許人在得意時就是這樣吧!總是那麼的不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