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參與 Taiwan Open Data Census心得(2)

讀這篇之前請先讀:About Open Data Census Taiwan(初期心得)、參與 Taiwan Open Data Census心得(1)

資料的所有者不是地方政府機關:
在評批的過程中,採購契約、選舉投票資料、商工公示資料清冊、空氣品質資料、公司登記資料,在地方政府的網站上僅提供連結到政府電子採購網、中選會、經濟部商業司、環保署的監測資訊站,有些地區因為未設置空氣監測站而無法提供數據。 即時路況資訊部份地方政府會直接連結到交通部運輸研究所(以下簡稱運研所)或國道高速公路局單位所建置的即時交通資訊網站,有些地方政府會運用運研所之資料,建立一個即時交通資訊網站,但也無法提供使用者下載使用這些資料。 就大眾運輸時刻表,由於當地的交通規劃,可能是由當地運輸業者提供時刻表供人下載參考。

參與 Taiwan Open Data Census心得(1)

首先,我要說這份評比是由許多人合力進行的,而我只就我自己所參與的部份寫下我的心得。
從今年三月至今,看了台灣的各縣市政府的網站,也才了解到平時關注國外網站的時間可能都比瀏覽自己居住地的網站還要多。
在此,我再抄書一下。依照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對開放資料的定義,開放資料必須具備以下特性:
能容易取得、可以自由被使用,機器容易讀取,不受著作權法的規範,最多只能註明資料來源及所有人。資料允許重覆被使用,也能與其他資料集混合重組後再傳播。因為資料可以自由被使用、也允許被使用及散佈,所以不能限定資料的使用範圍。 台灣在今年參與了地方性的開放資料評比,將五都及各縣市政府都列在其中。評比的項目共有15項,分別為:

既有資源的保留、轉型與露出機會

前幾天參與了一場腦力激盪討論,主要是談個由台灣政府所主持的公益計畫,在計畫期程結束後,要如何保留這段期間經營所留下來的資源、人脈與平台轉型並促使台灣企業參與。
這個公益計畫的主要目的是以「縮短城鄉差距及數位落差」為訴求,但實質上是希望藉由這樣的計畫與活動來讓台灣在國際間有更多露臉的機會,也可以順帶的因為這樣的公益活動建立良好形象,並在國際會議中取得更多的支援。與會的人提供了許多很棒的資訊,例如日本的JICA與韓國的機構。
在這樣熱烈的討論中,因為是探討「縮短城鄉差距及數位落差」,也剛好去年的經驗,我想到了digital Green及ZubaBox這兩個計畫,簡單介紹:
digital Green:則是建置數位平台、教會農民使用工具後,可以透過平台的傳播,讓農民與農村做到技術交流與農村發展。ZubaBox:是由Computer Aid International(英國的慈善機構)和Cargill(美國嘉吉公司,私人控股公司,也是世界最大的動物營養品與農產品製造商)合作在尚比亞進行的計畫。

一次又一次的腦力激盪

Code for Tomorrow與Etu合辦的Data Science Program(以下簡稱DSP)第一期結束後,因為個人的因素便沒有再加入第二期。第二期的步調相對於第一期而言,速度加快,而且在多災多難的三月裡,不止結束了課程,更是在三月底時將成果展現在大家眼前。
我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參加了昨天的Data Fiesta,看到了許久不見的朋友。平時都在網路上閒聊,但真正見到彼此卻是在昨天。尤其是互相問候時:「最近好嗎?」「不生病都好。」到了這個年紀,似乎除了健康之外,大概就是330占領凱道活動了。
這期DSP與上期最大的不同處在於除了使用原本的政府公開的實價登錄資料之外,也因為與Pixnet舉辦Hackathon的緣故,所以五組中也有兩組使用了Pixnet所開放出來的資料,一組是針對Blog Marketing來規劃部落客銀行,一組則是做旅遊規劃。

The Darkest Morning of Taiwan, March 24th, 2014

這篇一定得罪很多長輩朋友。

六年級後段班的,該清醒一點了。被壓抑了那麼多年,依照著既得利益者的規畫來走。我相信1977~1981年代 (66~70年代) 出生的人應該會有一種煩悶感:
『想往上走,有一層厚厚的透明天花板;安於現況,被說太安逸不求上進;想發展自我風格,被說是爛草莓(還被嫌年紀太大)』
於是我們被夾在中間,找工作時,學歷讀不夠高,高不成,低不就,創業沒資源,只能22~28k將就著過,慢慢熬,家人看不下去,要你留在家,還要被笑啃老族。

之前看到泛科學總編寫他反核的原因是要抵抗這些既得利益者的規劃。他的話讓我想了很久。

今天我選擇站在學生這邊,是因為我不希望看到日後的孩子們也得走上和我這一代人同樣的道路,今天他們站出來爭取他們自己的未來,不願落到如我們這代的命運:為了學位而念書、不關心國家未來發展、買不起房子、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