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6的文章

【reading】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書名:《愛在瘟疫蔓延時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作者:Gabriel Garcia Marquez重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英文的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還沒讀完,就先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給讀完了。似乎讀馬奎斯的小說,對於拉丁美洲的歷史都需要一點了解,因為我不了解,所以只能把它當小說看,從書中的導讀、前言、或譯序裡都強調了最後結局的意喻,而我只能從《愛在瘟疫蔓延時》、《百年孤寂》、《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及電影「沒人寫信給上校」裡看到主人翁裡對「愛情」的執著。<
《愛在瘟疫蔓延時》是很平實的愛情小說,講的是一段橫越半世紀的愛情,也是我們很常見三角戀愛,也許夾雜了婆媳問題、社會地位的認同與因為堅持著愛情卻將這份愛情移轉到其他女人身上的縱慾,還有不可避免的婚外情、戰爭、霍亂,這份愛情到後來就像小孩子在賭氣一樣,阿里薩等了五十年,直到費爾米納的丈夫過世後,第二次再向費爾米納表白,帶著她離開居住的城市。

[童年回憶]也無風雨也無晴

如果曾經讀過「福和女中(現在的福和國中)」一定有這個印象,每個星期的某一天早晨的升旗典禮特別的漫長,因為那天全校都要上「詩詞吟唱」,由一位國文老師站在中庭的中央拿著麥克風,而我們得拿著一本專用的詩詞吟唱課本隨著擴音器裡吟唱,最特別的地方在於,那是要用「唱」的,而且是唱古曲。不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也不知道去哪收集了那麼古老的曲子,那些曲子在現代應該是不容易聽見的,但就是有那麼一本課本,而且,早晨的「詩詞吟唱」成了我國中三年在放牛斑日子裡,除了不斷掃廁所、中午不能睡覺得去操場拔草、每天輪流被校長或訓導主任罵的日子裡,算是少數有氣質的回憶之一。突然想起來,那本課本上還寫著校長的名字「XXX」,這真是古老的年代,如果不仔細想,我只記得他的外號叫PP--Pink Pig,校長先生長得挺健壯,加上每天都看到他穿粉紅色襯衫、打粉紅色領帶,校長辦公室的窗簾也是粉紅色的,故全校都知道個綽號。印象最深最深的是蘇軾的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國中時的成績只有國文、英文、數學勉強過得去,在上宋詞的時候,覺得這真是很動人的寫作,透過聲調和簡短的詞句要表達出作者的情感和思想,這並不簡單,還能讓人一讀再讀也讀不膩。那時上了一些宋詞都上得很開心,但這定風波,卻是讓我只想罵髒話。如果沒記錯,當時國文課本裡是沒有上定風波的,這是在早晨的詩詞吟唱課所唱的。那是個即將轉入夏天的季節,全校的學生站在走廊上,那時我們已經是國三,也是該校的末代女校生,所以還是有一、二年級(相當於現在的七、八年級)學生裡有男生。唉!這不是重點。三年級的學生不用去中庭,站在走廊上唱就好,所以不用直接曬到太陽,當時每班平均四十幾個人,好幾班學生擠在走廊上,唱著古曲,似乎很詩情畫意,春天早晨的微風輕輕吹拂,還有悠揚的國樂伴奏,在聯考壓力大的當時,唱詩詞吟唱似乎是一種可以抒解壓力的優雅方式。這都是在中庭教唱的國文老師、訓導主任和校長說的。對於在廁所和擴音器旁邊的我們而言,那才是人間煉獄。不否認那位老師真的很用心在教唱,可是,古曲難唱就算了,隨著教唱時間的延長,氣溫也不斷的升高,那早晨微風吹來的是一陣又一陣廁所的味道,擴音器就在頭頂上,國文老師尖銳的聲音不斷傳來,誰受得了啊!於是比較「敢」的同學紛紛鑽回…

【inemkt】大手筆廣告

在轟隆轟隆的雷雨聲裡,打開電腦看到的是7-11大手筆在雅虎奇摩所做的首頁廣告,其他台灣的搜尋引擎就沒看到。真是大手筆。

抓張圖紀念一下,還沒看過這麼大手筆的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