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有「R0」標籤的文章

寫程式是一種方式,不是唯一

台灣最近有些新聞與活動,顯示出台灣的教育方式愈來愈多元,應該能讓家長們很興奮。身為填鴨教育世代的我,看了也很開心:
小小書房:終止貧窮,用音樂改變生命——委內瑞拉的「系統教育」奇蹟,以及「Sistema Taiwan愛樂種子」在台灣城市格局:「教小學生寫程式」之發想東區中小學arduino應用教學成果觀摩 目前台灣還有許多教育方式:早期的蒙特梭利、森林小學、在家自學,到很熱門的華德福。其他就不寫了。也許是一些個人經驗,也許是因為後來接觸的知識,總覺得努力的把孩子「養成」程式設計師,就像是前幾代的父母把願望投射在兒女們的身上一樣的,不是那麼的健康(腦海裡浮現了灑狗血的連續劇畫面,兒子跟老爸大吼說這不是他要的人生後就離開家了)。

After Tomorrow

Code for Tomorrow的社交平台:
G+:https://plus.google.com/107235637266618007879
FB:https://www.facebook.com/CodeForTomorrow
這次R0#3的相關連結頁面:http://r0.fm/post/25920548163/r0-3

以下說的,就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已經不止是R0的心得了,甚至還包含了我的宗教信仰觀念於其中。
看到大家對「Code for Tomorrow--以寫程式來創造(或改變)明天」是如此的有興趣,每個人都發表了自己的想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建議,但卻很可惜的,我沒有很明顯的看到有一個人真正站起來表示「我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仔細想想,每個人都可以出一點力,在不同的專案中,有的人可以扮演專案經理,有的人當開發者……到了下個專案,再扮演不同的角色。
在四月時我看了Jennifer Pahlka在TED演講的影片,那是十分振奮人心的演說,於是我寫了一篇讓官僚變得性感。私底下在想,我是否可以為台灣做些什麼?
我很快的認清到自己的角色與能耐:我不會寫程式,在這個領域我再怎麼努力,貢獻度還比不上那些專職寫程式的人;我不像Schee能夠精確且快速的跟上國際間的脈動,甚至是很快的生出一個行動攝影棚,也不像C.K.有那麼專業的數據分析知識及技術,同時,我很清楚自己沒有群眾魅力。因為工作內容是協助公部門推廣網站,所以我沒有像業界前輩們一樣有著真槍實彈的網路行銷經驗。那麼,在這個計畫裡,我會什麼呢?仔細想想,大概是找一些公部門的資料,還有讓大家在會議時有得吃有得喝,並且避免把點心搞得像餵豬一樣,並且要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讓大家都能吃到喝到。
所以在會議前,趕快去買佈置點心桌的裝飾,去pinterest學如何紮紙巾花,會議當天,我站在簽到桌前,厚著臉皮向各位參與者收費、簽到。這是我能做的事,雖然後來還是討救兵,請Schee和Rio幫忙買零食和協助簽到工作,而且紙巾花還來不及紮。

R0 #2群眾集資(crowdfunding)-你會為了什麼理由捐款?

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你會為了什麼原因而捐款?信仰?功德?慈悲心?我在R0#2進行時,在G+上問了這個問題,得到一個答案:
有真實必要協助時。 老實說,這等於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不過,我的確看過一些捐款平台上面會問這樣的題目,並提供了如上的選項。
星期六參與了這場主題為群眾集資的活動,主講人分別來自於三個不同的平台:Yahoo!奇摩公益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flyingV.cc。乍看之下,這三個平台的共通點都是在請網路瀏覽者點滑鼠做好事,但實則為目的完全不同的平台。
Yahoo!奇摩公益很單純的因為他們擁有流量、擁有名聲與信譽,所以他們提供了一個管道,讓需要捐款的機構可以藉由這個管道獲得一個露臉的機會,也讓其他在Yahoo!奇摩擁有銷售通路的店家,直接進行公益活動並進行捐款。

R0:場邊小記

R0:http://r0.fm
R0的第一場主題是在上個星期六,邀請了業界專家、檢事官來做一場簡單的小型座談會,主題是之前鬧得沸沸湯湯的Now.in事件,這件事目前已淹沒在台電中油漲價及各種民生物資也要跟著水漲船高、醫療資源分配不均(陸續有減床、護士抗議)和一些恐怖到起雞皮疙瘩的各種新聞中。
從R0的聚會中,大家對於著作權法、專利權都有很濃厚的興趣。目前最新一次的修正是在99年02月10日,而經濟部智財局網站裡著作權法修法專區中的著作權整體法制檢討與修法規劃是在99年05月27日,而最後一次公布相關的法規則是在2009年的11月17日,但這份法規什麼時候會再徵求意見與進行修正?只能確定一件事,修法的速度永遠趕不上網路時代改變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