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電影筆記]人間的殺戮不會因此停止—盧安達飯店

在歷史上我們總會看到不斷的殺戮事件,起因往往只是個人之間的小仇恨,最後演變成群體間的屠殺。1994年發生的大屠殺,對白種人而言那是黑人部族間的內亂,對黃種人而言只是一個未知的炎熱國度。電影裡沒有太多可怖的屠殺鏡頭,利用兒童天真的舞蹈、歌唱與震撼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哭泣。邊看著這部電影,我想到了台灣長久以來被政客操縱的種族歧見,想到了瑪歌皇后裡聖巴赫特雷米之夜,在所有的事件裡民眾總是扮演被?牲的角色。這部電影是根據1994年盧安達胡圖族與圖西族之間的種族屠殺的真實事件所改編,電影中除了看到種族之間的仇恨外,也看到聯合國、白種人世界的冷漠,如果有天,台灣也發生了這種事情,誰能對我們伸出援手?為了各種理由,我們屠殺所謂的異己,甚至趕盡殺絕,這在原始世界裡是司空見慣的事,但這種獸性並沒有隨著所謂的「文明」而消失-因為宗教信仰不同而屠殺、因為觸犯皇室一家要被誅九族、在西方國家還會將領主的領地上的農作物或樹林砍到一個高度、因為欠了一個人的工資而使整個世界發生混亂…有時,這些藉文明之手所發生的種族屠殺更令人心寒,誰知道袖手旁觀的白種人是否看著有色人種之間的殺戮使另一人種消失?可悲的是,人的獸性依舊存在著,我們只是披上文化的外衣,有天災難來臨了,人類依舊還是野獸,文化、美學、所有的價值觀都被毀損。不禁問自己,如果有能力救人,能救哪些人呢?片中那位八面玲瓏的胡圖族客房經理儘管關係良好,卻只能搭救自己圖西族的妻子與孩子,甚至差點被自己的員工所殘害,雖然在片尾這一家人安穩的到達比利時生活著,但事情並沒有因為這群人的離開而結束,血依然繼續流著,盧安達飯店前的血跡至今仍無法洗刷乾淨。在電影裡出現許多諷刺的對話,也許暗指其他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助長了這場屠殺事件:當客房經理與民兵首領購買貨品時,看到整箱翻倒在地的屠刀,民兵首領說:「這是向中國購買來的,一把十分,在外面至少可以賣到五十分。」客房經理當時心中已有所警剔;對於盧安達人,國外的記者根本無法分辨誰是胡圖族人誰是圖西族人,對記者們而言都是一樣的,記者在問過兩個不同種族的女子後,說:「還是雙胞胎」,就像台灣人、中國人、日本人,在白種人眼裡分不出來,而亞洲人也分不清哪國的白種人該長什麼樣子。這很重要嗎?也許吧!西方王室為了維持血統之間的純正,王室只與王室通婚,去除掉所謂的血統、文化,不過就是原始世界裡的生存問題,為了讓「自己」及「與自己利益相關…

不想看新聞

連著好多天,這幾天的新聞內容似乎要把台灣搞到國破家亡才甘心。 國破指的是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新聞記者和棒打落水狗心態的政客,在因為總統的女婿道德操上出了問題後,在那裡看熱鬧,煽風點火。 家亡指的是總統女婿一家,新聞記者動不動就離婚、分居、家暴…最無聊的是那些「路人甲」對記者們說什麼打老婆啦!大男人主義啦!未曾感受台灣的民眾有熱心到像美國影集中總是有鄰居拿著望遠鏡對著人家的後院看。 昨天我在吃晚餐時,小吃店裡播放著三立新聞台,從記者的口中說出這段話:「刷卡公司的小妹看到有百萬金額的刷卡消費…」記者把焦點導向駙馬爺出手闊綽,但我的焦點卻在:「哪家公司的員工這麼沒有道德?嘴巴這麼大?」 如果是檢調單位去搜索資料,由該公司提供資料再由檢調單位流出這樣的消息,那我覺得是這個單位的人嘴巴該縫上拉鍊,而對公司企業來說,有這麼樣的一個員工代表著消費者是沒有隱私權的,也就是今天可能你刷了上萬元的卡消費了鑲鑽的貼身衣物送給情婦這件事,會被該刷卡銀行的員工洩露出去,更有可能是人家茶餘飯後的娛樂新聞。 也許這位員工也只不過是個「路人乙」但是今天放出這樣的消息可能會對該公司造成形象的毀損,使客戶懷疑該公司為自己的客戶資料保密程度,這個路人乙也許該多受幾次員工道德訓練。 昨天同事問我對炒股案有什麼感想?我覺得如果今天換個政黨當家,而檢調單位還是有同樣魄力去抓人、搜查的話,那是一件好事,要是像前一任政黨執政時一樣不聞不問,那才麻煩。 另外,請記者們不要模糊焦點,也不要把人家的家庭搞到四分五裂才爽快,設身處地的想,今天如果一群跟你沒關係的路人甲乙丙天天傳話叫你和你的另一半分手、叫你離婚,你有什麼感受?人家的家務事少管,沒讀過書嗎?「清官難斷家務事」還輪不到記者們去斷,煩死了。

為什麼沒有電話?

今天看完Taiwan.CNET Blog裡這篇文章「入口網站隱蔽的客服電話」讓我不禁微笑了。的確,很多入口網站或是商業網站是找不到客服電話的,原因在於使用者習慣和公司的態度問題。先從使用者習慣開始說好了,當各種IM軟體固定出現在使用者的電腦上時,大家都變成了不會說話的啞巴,有很多具時效性或是急迫的事情反而都不願意撥打客服電話,也認為反正有提供客服信箱、留言板,應該會有人24小時照顧在上面,會立即回覆。就像之前海泙告訴我,她在專案網站有留下連絡電話,可是沒有任何一個接案者會主動打電話跟她連絡,但卻有如浪潮般的信件把她的信箱淹沒,而她在閱讀螢幕文字上其實是吃力的,也許直接打電話給她會比較好。也許因為使用者很害羞又也許是其他任何原因,現代人好像不太愛打電話,明明三言兩語就可以直接解決的事情,怎麼不直接電話聯絡呢?我聽見了使用者們的回應:「找不到電話啊!怎麼打?」的確,很多地方是找不到電話的,這些公司不提供客服電話有幾個原因,一一分析如下:客服專線人員的流動性高,往往來不及訓練就得需要馬上應戰。如果讓他們直接面對客戶反而容易顯露這些客服人員的專業性不足。然而客服人員又是公司的第一線,可以說是代表了公司的形象,如果讓使用者覺得專業性不足,直接影響了公司的門面。
避免搔擾。就像有些討論區或是BBS,一個人可以假扮成美少男也可以假扮成美少女,有些不喜歡打字的人會用電話去「搔擾」客服人員。曾經聽過一個實例,某公司在網頁上寫明客服時間是在早上九點至下午五點,而有位消費者則在早上八點就開始打電話,當員工在九點進辦公室接起電話時,對方說:「響了一個小時,終於有人來接聽了。」這要怎麼說呢?說消費者是「怪喀」嗎?通常客服人員的工作不會只有接電話而已,往往客服電話可能會有來自消費者非理性的抱怨、競爭者的惡意搔擾又或是網站上已提供的訊息被迫不斷的重覆,很有可能使這些客服人員的工作效率低落或是延誤了他們應該要做的事,這反而對公司的運作有所影響,所以公司不會主動提供客服電話。也許有人會反應為什麼不直接請一個專門接電話的工讀生?相信我,現在沒有人想做專門接客服電話的工讀生。
網頁所提供的資訊太多,使用者找不到能滿足自己的需求。這點其實很難用文字說明,有的時候不是網站動線設計不佳,而是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問題,要簡單的說,其實就是「人只會看到自己所願意看到的事」。平常用入口網站,使用者們會因為自己的使用需求而…

再見光華 再見過去

「光華商場」應該是對八德路一段與市民大道那帶,台北科技大學周邊商圈的統稱。以前的光華商場周邊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因為曾經有幾年的時間都在那出沒所以很自然的有些回憶都與那有關,像是在研究室裡煮火鍋或是空地上烤肉之類的事。記得之前光華橋拆掉很多人寫了相關的文章或是跑去拍照留個紀念,我只從電視螢幕上看到那座橋拆掉了,原本的光華商場搬到別的地方。本來我就很少進去橋底下的商場買東西,既悶又熱,而且裡面都是男生-很難忍受長時間在密閉空間裡與全身臭汗味的男生同處,裡面除了汗水與人體油脂分泌的腥臊味外,還有很多舊書的灰塵味。舊書的味道其實不難聞,但是這麼多種氣味混在一起會讓人頭疼,當然,一進入橋下我總是分不清楚東西南北。有不少人去那裡只是單純的買電子商品、組裝電腦,以前總是去TVBS大樓樓下的地下商場買零件組裝,我會在一旁看看那些賣數位相機的店家,四處繞繞看看,不知道是因為那時的北科大才剛招收女孩子,總覺得逛來逛去除了看到機器就是男性,還有,站櫃台的小姐通常打扮都還算豔麗。那個地下商場給我的感覺是光亮還飄著電子儀器會出現的味道,不同於橋下那個五味雜陳的商場。我記得那附近一間很好吃的豆花店,老闆娘很有個性,還會教你怎麼向她點豆花,夏天時吃黑豆花加自製的粉粿,很難在別處吃到同樣的味道;在以前,從小池塘出去,據說那附近正在蓋要出租為商業用的大樓,那裡的小巷子裡有個麵攤,一群人去吃飯時,老闆會多切點小菜…那附近對我而言愈來愈模糊了,大概只記得研究室裡煮火鍋的日子和在學校空地裡烤肉的部份,哦!還有一次去進很冷很冷的機房、電算中心、有幾個晚上在圖書館的閱覽室讀書、找相關資料、還有那棟紅樓和空空的某系學會辦公室和堆滿獎盃的系學會辦公室…總之那段日子可以說是妙不可言。一個朋友寫給我的信裡,是這麼寫的:「…自從我們要畢業那年,Chat的運勢(人氣)大概就看得出端倪了,不過每個人每個階都有不同的事該做,而Chat後繼無人(或說我們後繼無人),會打回原形也是可以預料的,而所謂的原形就是CF成型前,任何人都可搜上一腳…那我們呢?到了我們這個階段似乎有更重要的事該做(當然耍廢也很重要)…提到Chat,那是更久更久的事了,偉展說我轉學考只考到淡江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我幾乎天天在玩,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專科畢業前到考上淡江的這幾年,對我自己來說,是一段「玩樂」的歷史,也是很重要的回憶:唱歌、爬七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