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有「Code for Tomorrow」標籤的文章

一次又一次的腦力激盪

Code for Tomorrow與Etu合辦的Data Science Program(以下簡稱DSP)第一期結束後,因為個人的因素便沒有再加入第二期。第二期的步調相對於第一期而言,速度加快,而且在多災多難的三月裡,不止結束了課程,更是在三月底時將成果展現在大家眼前。
我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參加了昨天的Data Fiesta,看到了許久不見的朋友。平時都在網路上閒聊,但真正見到彼此卻是在昨天。尤其是互相問候時:「最近好嗎?」「不生病都好。」到了這個年紀,似乎除了健康之外,大概就是330占領凱道活動了。
這期DSP與上期最大的不同處在於除了使用原本的政府公開的實價登錄資料之外,也因為與Pixnet舉辦Hackathon的緣故,所以五組中也有兩組使用了Pixnet所開放出來的資料,一組是針對Blog Marketing來規劃部落客銀行,一組則是做旅遊規劃。

Data Science Program:Data Fiesta 2014場邊快寫

Data Science Program 第一期成果發表結束了,目前大家正在吃 Pizza中。剛才有一位組員跑來問我:今天的表現可以嗎?

一週腦力激盪:Focusing on ideas and requirements

從04月23日的丹麥創新設計,到26日的2013 IOT x Big Data 台歐智慧產業高峰論壇,最後是27日下午的Code for TomorrowEarth Day Workshop,彷彿進行了一週的腦力激盪。 在23日的演講結束後,讓我最難忘的是台上的講者說的一句話:Focusing on ideas and requirements。 至於IoT & Big Data的論壇,我看到了資策會的專家們畫出了許多的願景,同時還不斷提到:「台灣是個很適合當做測試的地方。」這點我不奇怪,就像手機剛發展時,Nokia與Motorola只要有新的機型,都會先拿台灣做市場測試。一來是因為台灣人喜歡嚐鮮,二來是台灣人還頗捨得在三C電子上的消費。不過IoT是個整體環境的連結,小至資料,大至產業,如果貿然的就做測試,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可能會導致一場災難,而這也是趕流行的公部門常犯的失誤之一。 到了27日下午的地球日工作坊,儘管我不是寫程式的人員(也不是工作人員),卻也感受到一種開放力量所帶展現的生命力。

寫程式是一種方式,不是唯一

台灣最近有些新聞與活動,顯示出台灣的教育方式愈來愈多元,應該能讓家長們很興奮。身為填鴨教育世代的我,看了也很開心:
小小書房:終止貧窮,用音樂改變生命——委內瑞拉的「系統教育」奇蹟,以及「Sistema Taiwan愛樂種子」在台灣城市格局:「教小學生寫程式」之發想東區中小學arduino應用教學成果觀摩 目前台灣還有許多教育方式:早期的蒙特梭利、森林小學、在家自學,到很熱門的華德福。其他就不寫了。也許是一些個人經驗,也許是因為後來接觸的知識,總覺得努力的把孩子「養成」程式設計師,就像是前幾代的父母把願望投射在兒女們的身上一樣的,不是那麼的健康(腦海裡浮現了灑狗血的連續劇畫面,兒子跟老爸大吼說這不是他要的人生後就離開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