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7的文章

[閱讀筆記]海上花

作者:韓邦慶(清,字子雲)譯者:張愛玲出版社:皇冠出版日期:1987年08月(第五版)吳語版:海上花列傳電影:海上花(FLOEWERS OF SHANGHAI)導演:侯孝賢演員:梁朝偉、劉嘉玲、李嘉欣、羽田美智子看過了電影版的海上花,總覺得有些模糊也不太過癮,便趁過年期間去圖書館借了這本小說回家讀。會註明出版日期也是有原因的,借到的這個版本前頭還有胡適先生所寫的序、張愛玲女士所寫的識及書末的譯後記,比較近代的版本是在1992年06月再版的,分為海上花開海上花落兩本,猜海上花開是寫王蓮生、羅子富、洪善卿等客人與倌人之間的故事,海上花落以齊韻叟的一笠園之宴及其他倌人與客人之間的故事,也許還有再做較細的編排。這本書本名為海上花列傳,經過胡適先生的考證,作者花也憐儂即是清朝的韓邦慶,海上花列傳是以吳語(蘇州話)所寫的小說,也是中國文學上第一部方言小說,全文共六十四回,在我所讀的的譯本裡將第四十回與第四十一回合併、第五十回與五十一回合併,變成六十回的普通話小說。電影版本的海上花,演員不論來自日本還是香港都要說吳語,如果不是有字幕其還真不容易理解在演些什麼,雖然海上花列傳是在描述十九世紀末上海英租界裡陪酒女子的故事,由電影演出的視覺效果其實還是需要依靠文字與聲音來表達出角色們的情緒,即使每一個畫面都相當細膩華麗,但就是少了些什麼。我們可以在電影中看到每個倌人與客人之間的情感糾葛,但總是看不大出當時的社會情況。在電影裡只看到每個倌人都很漂亮,都像是時髦倌人,僅在衣飾上勉強看的出來,像是沈小紅與張蕙貞在房間與服飾上大致上看得出來有些差別,周雙珠與黃翠鳳倒是看不出來,至於片中有提到的李漱芳、李浣芳,前面一位只出現名字,後面一位只出現一幕,更別說到書中還有許多位倌人及讓人連想到紅樓夢大觀園的一笠園裡的亭台樓閣。小說是由花也憐儂的一場夢,經過夢中花海到了上海英租界遇到來依親的趙樸齋開始,再由幾段倌人與一幫子客人之間的情感,再談趙樸齋因為被清倌人所騙,花天酒地後也拖累了自家人,未經世事的妹妹趙二寶在踏入這個大染缸之後也掛起牌子做起生意,原以為找到了可以從麻雀變鳳凰,但最後的下場也讓人不勝唏噓。電影是取洪善卿與周雙珠、沈小紅與王蓮生及張蕙貞的三角感情、周雙玉與朱淑人、黃翠鳳與羅子富這幾個倌人與客人之間的情感為主,算是濃縮了書中的故事,比較過癮的像是精明的黃翠鳳為自己贖身的這一個段落,電影…

感受美好世界的另一種方式-讀ppaper

這麼寫好像有點在拍包老闆的馬屁,但在一片沮喪與不斷鼓勵消費的聲音中,在早晨吃著水果讀ppaper,看著陽光從陽台曬進來,還真覺得世界仍有美好的一面。目前訂閱了三本雜誌,除了ppaper外的另外兩本雜誌不是太沉重就是太「廣告」,除了消費還是消費,不然就是告訴讀者「如何過得更像自己」,但接連不斷的廣告和置入性行銷與告訴讀者用什麼什麼品牌的保養品並不能讓一個讀者更擁有自己的生活或是更有知識,而只是讓讀者陷入更容易把自己物化的思維,於是我決定把那本雜誌的漂亮圖片剪下來後,送進回收箱裡。第三十七期的雜誌才讀了一半,這大概是除了數位時代外我唯一會「讀」的雜誌,其他雜誌大概都是用「翻」的。如果可運用的現金充裕且時間允許,我還會買當期的Wallpaper來讀,兩本雜誌的感覺有一點點接近但又十萬八千里遠。家裡除了我之外還有讀廣設的小妹會讀ppaper,未滿十八歲的她,幾乎都是她先讀ppaper卻似乎是用翻閱的方式來看這本雜誌,但有看總是一件好事,曾經問她班上有沒有同學也在讀這本雜誌?她覺得應該是沒有,我猜,她們老師應該有。有天晚上,她揉著想睡的雙眼跟我說:「姐,借我ppaper,我要做作業。」原來學校老師要他們找十位插畫家的作品和資料,於是姐妹兩人坐在客廳從第一期翻到三十期,她一邊掃瞄圖檔,我一邊教她如何念畫家的名字,還記得Catalina就教了她三遍-老實說,雖然只是看雜誌找資料,但能幫妹妹的感覺還蠻快樂的。ppaper裡也有很多廣告,但它不像一般消費雜誌一樣發送強烈的訊息,要讀者除了買還是買,也不會像專業雜誌一樣難懂艱澀,要花太多腦筋去解讀,像我這種不太愛動腦又愛嚐新的人,在早餐時間讀ppaper會比在早餐時間看那些令人沮喪的新聞來得快樂,也容易覺得滿足,每讀一本新雜誌就能多吸收一點知識的感覺真的很棒。當然也可以笑我是因為太久沒有在早晨醒來,至今我依然在興奮著。前幾個星期,有天下午我跑進E61,抱怨本以為可以看到太陽,沒想到下午就變天了。大哥笑我:「以妳的作息方式,能看到太陽嗎?」今天是恢復正常作息的第三天,看來這個月開始,我可以恢復正常作息了。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