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希臘首部曲-悲傷草原

悲傷草原電影畫面

  • 片名:希臘首部曲-悲傷草原
    (Trilogia I:The Weeping Meadow;Το Λιβάδι που δακρύζει)
  • 導演:Theodoros Angelopoulos 安哲羅普洛斯
  • 配樂:Eleni Karaindrou
  • 主要演員:Alexandra Aidini(其他請參考IMDB

要看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對我而言一直是種挑戰,第一次看他的電影就是號稱全世界最好看的電影的《Eternity And A Day》,那真是一大挫折,看完很難體會導演要表達什麼,沒有太多的話語和近拍演員的表情,也沒有太多的劇情,但美妙的配樂和每個如畫般的畫面另我很難忘。這次看《The Weeping Meadow》,比起《Eternity And A Day》較平易近人,音樂依然令人感動。

《The Weeping Meadow》是希臘三部曲的第一部,劇情是關於一個女子的愛情悲劇,背景在戰亂的兩次世界大戰前後。1921年時,女主角Eleni還是個年幼的小女孩,被一群因為躲避俄國紅軍內戰而要逃回希臘的移民希臘後,在河畔旁聚居生活。畫面自遠而近,由收養Eleni的手風琴演奏家Spyros簡單的敘述他們的由來,再由開場的畫面簡單的敘述了一群移民的生活。

Spyros一家走在這群移民的最前端,在這個聚落裡,只有這個家庭是居住於二層樓的房子裡,由此可知這家人的生活是富裕的,也是領導,所以在Spyros的喪禮時,全村的居民成了一個壯觀的送葬行列,喪禮舉行後,純樸鄉愿的居民們容不下Eleni和Alexis的戀情,更認為這對戀人是造成父親死亡的主因,憤怒的居民把Spyros所養的羊隻殺死吊在樹上。

在看《Volver》時,片中有一個奇怪的習俗,在人在死後,鄰居會來把家中的物品全部帶走以作紀念。當我看到Eleni和Alexis參加喪禮後回到家中,幾乎已經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是在家裡的,Eleni的床也不見了,而雙胞胎們也在長椅上睡著。不知道是不是Spyros為了找尋Eleni散盡家產還是和西班牙人一樣,家中的東西都被鄰居帶走。

Spyros的死亡也像是宣告整個聚落的生命結束,當天晚上,整個村莊成了一片水鄉澤國無法住人,村民們帶著家當,撐著竹筏打著喪禮用的黑旗划向無法預知的未來。Eleni一家是沒有帶家當離開,離開時這對年輕夫妻一個望向遠方,一個回頭望向這棟大屋,這個畫面已告知了這個家庭的未來,為他們搖槳的彷彿是死神。

這對夫妻在當初逃離父親的找尋時,年輕人的心中有個美好的夢想,他不想只在另一個村莊裡演奏婚禮或慶典的音樂,他就像許多移民一樣有個美國夢,看他在片中專注的演奏自己的音樂,隨音樂和手風琴擺動自己的身體,與妻子溫存後在夢中囈語著America。最後獨自成行,克服糟糕的環境到了美國,但也為了想將家人接往美國而投入戰爭,戰死在太平洋戰役裡。

Eleni雖然接回了自己的孩子,但一家人過得很辛苦,丈夫離開後,她又因為政治因素而受到牢獄之災,一家從此分散。她在鐵窗歲月裡經過了兩次大戰,被不同的軍隊管理,支持她撐下去的是她對孩子及丈夫的思念。好不容易戰爭結束,出獄的第一個消息是丈夫的死訊,接著是雙胞胎分屬兩個敵對的陣營對戰而死的悲劇。

當母親悲傷的找尋兒子時,雙胞胎其中之一的屍體被發現在那棟大屋裡,也就是他們那棟被水淹沒的二層樓大屋。當初全家一起搭小船離開,現在只有她一個人划著船回到殘破的大屋,兒子的屍體倒在木板上,配上亡夫來信中如詩般的文字:「昨夜夢到我們兩人一起出發尋找那條河的源頭,一位老者為我們帶路,走著走著河流愈變愈小,最後分散成上千條小溪,突然間在被雪覆蓋的山頂下,老人指給我們看一片青草地,露水在每根草上閃閃發光,不時的珠落下來,老人說這片草地就是河流的源頭,妳伸手碰觸這片草地,抬起手,幾顆露珠...竟如淚光般地落下。」而此時的Eleni處於這條河的下游,這條河淹沒了這個聚落和房子,就像戰爭一樣,拆散了她的家庭,讓她孤單的存活在世界上畫面也終於比較接近了Eleni的臉部表情,卻像是一個已流不出眼淚的母親,悲痛的嘶叫著。

這是一個無助女子的愛情故事,任何一個處於戰亂時代中,不論男女,都沒有所謂的幸福的結局:家庭被迫分散,女人守寡,男人戰死在沙場。非常悲傷的故事。

片段的記憶:

  • 她穿著象徵幸福純潔的婚紗和戀人逃離婚禮,也曾因以為戀人要背叛她前往美國而穿回婚紗回到河邊等船,被河邊的男人輕浮,脫下婚紗和戀人回到破舊的小窩和戀人溫存後,她幸福的熟睡著,但戀人卻說著America的囈語。終於離開了牢獄生活,獨自回到鐵道旁的小鎮,小鎮人去樓空,她的婚紗卻還高掛在殘破的小屋裡,她在婚紗旁哭泣著,配上丈夫的來信文字。最後她穿上了喪服守寡,獨自一人生存。
  • 火車第一次出現時,帶走了父親對Eleni的高聲呼喚,第二次出現帶來法西斯少年團的歌聲,隨後帶來Nikos的死亡,接著又出現軍隊反墨索里尼的歌聲,出獄的Eleni跑向殘破的房子在婚紗前哭泣。

影片畫面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