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Peaceful Warrior
  • 片名: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Peaceful Warrior
  • 導演:維克多·沙爾瓦Victor Salva
  • 演員:史考特麥柯洛維茲Scott Mechlowicz 、尼克諾特Nick Nolte、艾咪史瑪特Amy Smart
  • 原作: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 作者:丹米爾曼Dan Millman
  • 網站:Peaceful Warrior
  • 上映日期:2007/10/26
墜落時,會想到什麼?
看著票上印著的倒過來的人,想到了塔羅牌的Hangman,一個痛苦卻又享受自我折磨的狀態,運動員的生活似乎就是在不斷的超越自己的體能極限中努力,不斷的追求榮耀帶來的成就感,把自己束縛在成就感中,失落的痛苦也只能自己承受。
以體育項目的勵志電影很多: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重返榮耀(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這兩部電影一部講失意的球員經紀人和球員之間的互動, 一部在說一個高球天才因為得失心過重而喪失天份,仰賴路過的 Bagger Vance替他改變心態並挽回信心及抱得美人歸。兩部電影的都是以人名來命名,而這部電影同書名為Peaceful Warrior:平靜的戰士,其實要我們看一位戰士如何透過心靈的平靜來成就自己的目標。
這部電影的劇情很輕鬆,透過很簡單的問答和行為來觸動觀眾心中的根本疑問,不是那個讓人想破頭的「我是誰?這一世的目的是什麼?」而是:「你快樂嗎?」很多人遇到這個問題的當下和片中的運動員一樣是答不出來的。片中多數的理論、行為與飲食其實比較像日式的哲學,反正美國人總是日本中國分不清楚,統稱為「禪」,但片商這麼翻譯大概和書中Millman稱這位老人為Socrates有關。他們的對話,除了讓我想起平常和大哥的對話外,「墜落」似乎是片中Millman心智重生的一個關鍵。
Millman夢到自己在完美的表演後摔傷了腿,看見了清掃他的「殘骸」的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在凌晨三點驚醒後,騎車去加油站遇見了被他稱為Socrates的老人,這個老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
他與老人相約在校園,被老人扔入橋下。Millman憤怒的從水中爬起與老人爭論,Socrates說:「…你很專注在其中,還把那段經驗取了個名字『啊…』」之後的Millman有了一些體驗,表演了一段相當完美的鞍馬。
他跟蹤老人來到體育館,兩人爬到橫樑上,Millman似乎有了讀心術,聽到教練、身邊隊友們心裡的話。他驚覺自己沒當過其他人的朋友們,當他要面對自己時便開始墜落,醒來時是憤怒與恐懼,到底什麼是過去?什麼是現在?未來?
Millman因為追求極限的刺激,騎車超速又違規,讓他回到了他的夢魘裡-飛了出去,墜落時跌斷了夢中碎裂的那條腿,斷成十七截的大腿,大家都不認為他能再回到運動場上,而這才是他真正磨練的開始。
當鏡頭轉向他與自己處於鐘塔上時,讓觀眾了解他的內心正在交戰著,最後他選擇放開手,而這個墜落不像之前那樣求救、恐懼、憤怒、逃避與悲傷,而是一種解脫,他看著墜落的自己,臉上是解脫的神情,眼睛睜開時卻是一片平靜,好像也有種覺悟的感觸。
原來,墜落時就放手墜落,不要掛念太多,畢竟人生有起有落,到達峰頂時自然就會有來到谷底的一天。也許有人會拉你一把,也許就像片中的男主角在粉身碎骨後又重新站了起來。其實那天大哥是這樣跟說的:「每個人都有他們一生的目的,只是有很多路給我們選擇,也許你選的這條路會走的比較遠,但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差別就在你怎麼去看待這段多出來路程的風景。要快樂的去看還是悲傷的去看也是個人的選擇。」我記得當時曾問他:「如果,『想』就是經歷的過程呢?」他說:「那你為什麼不想快樂的事要去想悲傷的事?」
HangmanHangman
還記得我在開頭說的Hangman嗎?塔羅牌其實是可以從不同方向來看的,右邊這張卡是我現在所使用的Voyager Tarot中的Hangman,如果把這張卡轉過來看,就會看到原本倒吊的人其實是站立在花中像是自花中誕生,且手上還握著光芒,而原本看似要把他捲入的漩渦在倒轉過卻似乎變成雲彩,而光圈圍繞著他,也表示著如果我們換個用一種方式思考就能逃脫這樣不舒服的狀態;左邊是偉特牌的Hangman,如果倒過來看,那個被倒吊的人正自得的以單腳站立於木棍上,頭頂也有著光圈。如果我們把這部電影的海報轉過來看,主角並不是在墜落,而是站立著像是在表演後高舉雙手謝幕接受大家的喝采,為什麼會有喝采?因為他專注其中盡好自己的本份,不管是戰士還是演員或是武士,心靜下來才聽得見其他的聲音,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反應。
TowerTower
上面兩張卡都是Tower代表摧毀舊有的事物,燃燒及淨化,在Voyager Tarot還有破除舊習,重新開始的意思。會想到這些牌只是覺得Millman在片中因車禍受傷到比賽過程其實很類似塔在塔羅牌中的12到22的旅程。塔羅牌從12開始分別是Hangman、Death、Temperance/Art、Devil's play、Tower、Star、Moon、Sun、Judgement/Time Space、Universe回到原點的Fool/Fool Child其實可以感受到一個故事在其中:「在身心處於非常不和諧,非常痛苦的狀態下(Hangman)便會使自己的靈魂或真正的自己進入死亡的狀態(Death),所以需要節制自己的行為舉止(Temperance)不要沉溺於嬉戲或縱情肉慾(Devil's play),否則就會面臨毀滅的境界(Tower)。但毀滅不全部是壞的,在毀滅的黑暗後,只要有所覺悟,拋棄惡習就會知道自己其實是受到神所庇護,是一個人生的磨練過程,漸漸可以看見光亮(Star),在保持理性與感性均衡、身心平衡的狀態(Moon)時,專心的面對自己該做的事,便能得到成功,迎接光明的未來(Sun)。當審判日來臨時,我們將因在人世間的言行受到應有的審判(Judgement/Time Space),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在歷經這一段人生的旅程及審判後學習到新的事物,每個人一生都在學習不同的事物,在未完成的狀態下進入下一個輪迴(Universe),投胎重新開始學習新事物(Fool/Fool Child)。」這是每個人必經的生命之路,原本在看電影時還沒有覺得,只是在寫這篇文章時就很自動的與塔羅牌的這些主牌們連結起來,特別是想到Millman在鐘塔上與自我產生衝突時放手讓驕傲狂妄的自己墜落,就像Tower這張卡裡的圖一樣,然後經過心靈的試煉成長,然後重生。如果仔細想想,這部電影裡有很多和塔羅牌相關的意境在裡面。
這部電影另外還有關於「隨緣」及「超脫自我」的思想,Socrates在影片中始終未對Millman表明身份,而Joy也不像其他女孩們主動的追求Millman或是主動介紹自己。相較於我們一生總是在追求「我是誰?」的答案,這兩個人已經超越了那個問題,也不去在乎這個問題,借《第十三個故事》書中的一句話:「…只有不在場的人,妳才需要為他們取名字。」為什麼?因為我們總是希望被記住,代表自己在其他人的心中存在過。不過Socrates和Joy都沒有主動的去表達自己的身份,Joy甚至在每次出場時都是從Millman身邊經過,Socrates也不強求自己真的一定要陪著Millman,緣份盡了,就是結束了,怎麼強求也不會改變結果,而Socrates不也對Millman說了,也許他只是Millman心中的一個自己,這也表示了,Socrates一直都「在場」,Millman的得意、放縱、失落與驚慌,他都「在場」。片頭清掃Millman右腿碎片的清潔工,也預告了他出現的目的及對Millman的改變,所以Millman才會對著跑步的Joy大喊:「…我有預感我們會在一起,我做的夢很準的…」。所以電影最後,比賽前Socrates消失了,但Millman並沒有太失落,當然也可以解讀是他專注於在他的比賽,他的當下。
電影裡要傳達的東西很多,比方說生活方式、待人處事的態度、專注與活在當下、放手與接受,如果說電影要表達這麼多東西,可見書裡就更多了。很棒的是,電影沒有太過花俏的明星模糊焦點,劇情安排的很流暢不會讓人看不懂,只會一幕一幕的把另一種思想方式敲進心裡。


留言

  1. 真好,看到妳寫這篇,果然不錯的片子。昨晚看完電影才在想說要來看這部

    回覆刪除
  2. 這部電影以輕鬆詼諧的方式來表達一個人如何面對挫折和心魔,所以小說才能賣這麼好啊!

    回覆刪除
  3. 昨天看完書
    今天看完電影
    雖然電影無法樣樣交待
    不過
    這仍是部值得心平氣和去欣賞的片子
    反而
    我不將他歸納為勵志片

    回覆刪除
  4. Hello~ Issac,
    這部電影或小說的確都不算是勵志電影,比較像是作者本人的自傳體電影。
    您拍的加羅湖的照片很漂亮啊!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智慧城市的出發點應為宜居城市

當全台灣正為著智慧城市議題發燒,設立各種美好願景的同時,國際間也有不少「宜居城市(Liveable Cities)」評比報告出爐,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s Forum)先為大家整理出幾份具有指標性的報告「These are the top 5 most liveable cities」,各個調查都有不同的依據標準。

經濟學人以穩定性、健康照護、文化與環境、持續性、教育、基礎建設為5大分項,各分項下又有不同數目的評比指標,共約30個,今年度前五名的宜居城市為:墨爾本、維也納、溫哥華、多倫多、阿得雷德、卡加利,有三處位於加拿大;另外也列出了排名最後五名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