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movie]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Peaceful Warrior
  • 片名: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Peaceful Warrior
  • 導演:維克多·沙爾瓦Victor Salva
  • 演員:史考特麥柯洛維茲Scott Mechlowicz 、尼克諾特Nick Nolte、艾咪史瑪特Amy Smart
  • 原作: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 作者:丹米爾曼Dan Millman
  • 網站:Peaceful Warrior
  • 上映日期:2007/10/26
墜落時,會想到什麼?
看著票上印著的倒過來的人,想到了塔羅牌的Hangman,一個痛苦卻又享受自我折磨的狀態,運動員的生活似乎就是在不斷的超越自己的體能極限中努力,不斷的追求榮耀帶來的成就感,把自己束縛在成就感中,失落的痛苦也只能自己承受。
以體育項目的勵志電影很多: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重返榮耀(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這兩部電影一部講失意的球員經紀人和球員之間的互動, 一部在說一個高球天才因為得失心過重而喪失天份,仰賴路過的 Bagger Vance替他改變心態並挽回信心及抱得美人歸。兩部電影的都是以人名來命名,而這部電影同書名為Peaceful Warrior:平靜的戰士,其實要我們看一位戰士如何透過心靈的平靜來成就自己的目標。
這部電影的劇情很輕鬆,透過很簡單的問答和行為來觸動觀眾心中的根本疑問,不是那個讓人想破頭的「我是誰?這一世的目的是什麼?」而是:「你快樂嗎?」很多人遇到這個問題的當下和片中的運動員一樣是答不出來的。片中多數的理論、行為與飲食其實比較像日式的哲學,反正美國人總是日本中國分不清楚,統稱為「禪」,但片商這麼翻譯大概和書中Millman稱這位老人為Socrates有關。他們的對話,除了讓我想起平常和大哥的對話外,「墜落」似乎是片中Millman心智重生的一個關鍵。
Millman夢到自己在完美的表演後摔傷了腿,看見了清掃他的「殘骸」的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在凌晨三點驚醒後,騎車去加油站遇見了被他稱為Socrates的老人,這個老人穿著左右不同的鞋。
他與老人相約在校園,被老人扔入橋下。Millman憤怒的從水中爬起與老人爭論,Socrates說:「…你很專注在其中,還把那段經驗取了個名字『啊…』」之後的Millman有了一些體驗,表演了一段相當完美的鞍馬。
他跟蹤老人來到體育館,兩人爬到橫樑上,Millman似乎有了讀心術,聽到教練、身邊隊友們心裡的話。他驚覺自己沒當過其他人的朋友們,當他要面對自己時便開始墜落,醒來時是憤怒與恐懼,到底什麼是過去?什麼是現在?未來?
Millman因為追求極限的刺激,騎車超速又違規,讓他回到了他的夢魘裡-飛了出去,墜落時跌斷了夢中碎裂的那條腿,斷成十七截的大腿,大家都不認為他能再回到運動場上,而這才是他真正磨練的開始。
當鏡頭轉向他與自己處於鐘塔上時,讓觀眾了解他的內心正在交戰著,最後他選擇放開手,而這個墜落不像之前那樣求救、恐懼、憤怒、逃避與悲傷,而是一種解脫,他看著墜落的自己,臉上是解脫的神情,眼睛睜開時卻是一片平靜,好像也有種覺悟的感觸。
原來,墜落時就放手墜落,不要掛念太多,畢竟人生有起有落,到達峰頂時自然就會有來到谷底的一天。也許有人會拉你一把,也許就像片中的男主角在粉身碎骨後又重新站了起來。其實那天大哥是這樣跟說的:「每個人都有他們一生的目的,只是有很多路給我們選擇,也許你選的這條路會走的比較遠,但最後的結果都是一樣的,差別就在你怎麼去看待這段多出來路程的風景。要快樂的去看還是悲傷的去看也是個人的選擇。」我記得當時曾問他:「如果,『想』就是經歷的過程呢?」他說:「那你為什麼不想快樂的事要去想悲傷的事?」
HangmanHangman
還記得我在開頭說的Hangman嗎?塔羅牌其實是可以從不同方向來看的,右邊這張卡是我現在所使用的Voyager Tarot中的Hangman,如果把這張卡轉過來看,就會看到原本倒吊的人其實是站立在花中像是自花中誕生,且手上還握著光芒,而原本看似要把他捲入的漩渦在倒轉過卻似乎變成雲彩,而光圈圍繞著他,也表示著如果我們換個用一種方式思考就能逃脫這樣不舒服的狀態;左邊是偉特牌的Hangman,如果倒過來看,那個被倒吊的人正自得的以單腳站立於木棍上,頭頂也有著光圈。如果我們把這部電影的海報轉過來看,主角並不是在墜落,而是站立著像是在表演後高舉雙手謝幕接受大家的喝采,為什麼會有喝采?因為他專注其中盡好自己的本份,不管是戰士還是演員或是武士,心靜下來才聽得見其他的聲音,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反應。
TowerTower
上面兩張卡都是Tower代表摧毀舊有的事物,燃燒及淨化,在Voyager Tarot還有破除舊習,重新開始的意思。會想到這些牌只是覺得Millman在片中因車禍受傷到比賽過程其實很類似塔在塔羅牌中的12到22的旅程。塔羅牌從12開始分別是Hangman、Death、Temperance/Art、Devil's play、Tower、Star、Moon、Sun、Judgement/Time Space、Universe回到原點的Fool/Fool Child其實可以感受到一個故事在其中:「在身心處於非常不和諧,非常痛苦的狀態下(Hangman)便會使自己的靈魂或真正的自己進入死亡的狀態(Death),所以需要節制自己的行為舉止(Temperance)不要沉溺於嬉戲或縱情肉慾(Devil's play),否則就會面臨毀滅的境界(Tower)。但毀滅不全部是壞的,在毀滅的黑暗後,只要有所覺悟,拋棄惡習就會知道自己其實是受到神所庇護,是一個人生的磨練過程,漸漸可以看見光亮(Star),在保持理性與感性均衡、身心平衡的狀態(Moon)時,專心的面對自己該做的事,便能得到成功,迎接光明的未來(Sun)。當審判日來臨時,我們將因在人世間的言行受到應有的審判(Judgement/Time Space),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在歷經這一段人生的旅程及審判後學習到新的事物,每個人一生都在學習不同的事物,在未完成的狀態下進入下一個輪迴(Universe),投胎重新開始學習新事物(Fool/Fool Child)。」這是每個人必經的生命之路,原本在看電影時還沒有覺得,只是在寫這篇文章時就很自動的與塔羅牌的這些主牌們連結起來,特別是想到Millman在鐘塔上與自我產生衝突時放手讓驕傲狂妄的自己墜落,就像Tower這張卡裡的圖一樣,然後經過心靈的試煉成長,然後重生。如果仔細想想,這部電影裡有很多和塔羅牌相關的意境在裡面。
這部電影另外還有關於「隨緣」及「超脫自我」的思想,Socrates在影片中始終未對Millman表明身份,而Joy也不像其他女孩們主動的追求Millman或是主動介紹自己。相較於我們一生總是在追求「我是誰?」的答案,這兩個人已經超越了那個問題,也不去在乎這個問題,借《第十三個故事》書中的一句話:「…只有不在場的人,妳才需要為他們取名字。」為什麼?因為我們總是希望被記住,代表自己在其他人的心中存在過。不過Socrates和Joy都沒有主動的去表達自己的身份,Joy甚至在每次出場時都是從Millman身邊經過,Socrates也不強求自己真的一定要陪著Millman,緣份盡了,就是結束了,怎麼強求也不會改變結果,而Socrates不也對Millman說了,也許他只是Millman心中的一個自己,這也表示了,Socrates一直都「在場」,Millman的得意、放縱、失落與驚慌,他都「在場」。片頭清掃Millman右腿碎片的清潔工,也預告了他出現的目的及對Millman的改變,所以Millman才會對著跑步的Joy大喊:「…我有預感我們會在一起,我做的夢很準的…」。所以電影最後,比賽前Socrates消失了,但Millman並沒有太失落,當然也可以解讀是他專注於在他的比賽,他的當下。
電影裡要傳達的東西很多,比方說生活方式、待人處事的態度、專注與活在當下、放手與接受,如果說電影要表達這麼多東西,可見書裡就更多了。很棒的是,電影沒有太過花俏的明星模糊焦點,劇情安排的很流暢不會讓人看不懂,只會一幕一幕的把另一種思想方式敲進心裡。


留言

  1. 真好,看到妳寫這篇,果然不錯的片子。昨晚看完電影才在想說要來看這部

    回覆刪除
  2. 這部電影以輕鬆詼諧的方式來表達一個人如何面對挫折和心魔,所以小說才能賣這麼好啊!

    回覆刪除
  3. 昨天看完書
    今天看完電影
    雖然電影無法樣樣交待
    不過
    這仍是部值得心平氣和去欣賞的片子
    反而
    我不將他歸納為勵志片

    回覆刪除
  4. Hello~ Issac,
    這部電影或小說的確都不算是勵志電影,比較像是作者本人的自傳體電影。
    您拍的加羅湖的照片很漂亮啊!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聊聊台灣的人工智慧政策發展進度-歐美國家

明天 (520)是台灣第 16 任總統上任的日子。我們在上個星期五,也就是 5 月17 日的晚上,曾經經歷過2014年 318 學運的人,幾乎又有同樣的感受覺,彷彿又回到10年前,國民黨準備通過與中國不明不白的服務貿易協定。台灣人在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一個朝小野大的治理體系,唯一慶幸的是,我們可以全民監督政府,可以線上關注立法院又在上演什麼戲碼。 在 18 日下午幫觀音蓮換盆後,有個感觸:「大家都有生活要過,如果不是國會失能,誰想再走上街頭?」如果我們這一代都被教育為溫良謙恭儉讓,那怎麼立法院還能打成這樣? 回到新總統宣布內閣成員的那天,出現所謂「行動創新的AI內閣」,我始終無法理解這表示內閣自動化還是內閣AI化?我在媒體的報導裡,只能理解將延續智慧政府的願景,人工智慧 (AI) ,似乎是提升搜尋引擎關鍵字用的流行用字。 簡單查詢一下,台灣近期關於人工智慧的相關法規、規範、指引、辦法、原則,除 2018 年提出所謂的「 AI小國大戰略 」、 2019年時有立委提出應擬「 人工智慧發展基本法 」、2023年8月由國科會所擬的「 使用生成式AI參考指引(草案) 」,國內腳步最快的監管機關應該是金融管理委員會,在2023年10月公布「 金融業運用人工智慧(AI)之核心原則及政策 」,有相關的指引和配套措施。 當其他國家為避免發展人工智慧傷害人民而陸續建立事前管制的法規時,我有點擔心,台灣的法規進度在哪裡?如果從0到10,10是歐盟AI Act的程度,那台灣會在哪裡?台灣所謂的 AI內閣,有什麼 AI 操作或監管指引嗎? 關於全球 AI政策發展的觀察站 有興趣的人可以多閱讀 OECD 的 OECD.AI ,這裡面收集相對完整的全球立法資訊,自我 2019 年開始看這個網站到現在,這幾年網站內的內容增加非常多。 年初時一場線上研討會,參與者建議除了原有的功能外,也可以再提供一些政策研析,畢竟 OECD裡有許多的專家,不僅僅是討論及觀測經濟發展而已,這個意見很快被採納,但寫文章需要時間,所以他們也利用一些AI功能可以搜集收章,讓網站出現大量的文章。今年除了新增文章外,也看到有他們正在全球觀測所謂的 AI Incidents ,使用者可以透過網站了解全球因為開發或使用人工智慧系統所出現的實際危害事件,也 定義AI Incidents和 AI Hazard的不同 。免費,每個人都可以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

聊聊台灣的人工智慧政策發展進度-亞太地區

前篇的歐美國家政策發展 ,在台灣政府部門應該都找得到相關研究報告,亞太地區的相對少一點,日本、新加坡、中國是台灣政府部門較常觀察的國家,亞太地區的國家太多,所以我不會寫太多,很可惜就沒納入印度、泰國、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家,但這些國家也有不少報告可以參考,有興趣的人可以再去找一下。 中國 中國應該是台灣人最容易觀察的國家,也是較沒有閱讀障礙的國家。中國的《 互聯網信息服務深度合成管理規定 》第 19 條對生成式AI的服務提供者需要備案登記,所以有一個「 互聯網信息服務演算法備案系統 」,可以在上面看到有哪些演算法正在等候審查,在 4 月時就有 69條演算法,裡面還包括 1 個人才與職位的匹配演算法系統。 韓國 韓國是我觀察的國家之一,他們發展資料治理的策略不會輸給台灣政府常引為標竿的新加坡,2個國家的政治體系、文化不同。談到「數位政府」或「智慧國家」,大家多會聯想到新加坡,但在聯合國電子化政府評比、OECD的數位政府相關評比,韓國是在評比結果裡都是亞洲國家之首。每當我看到韓國發展相關政策進度時,也會讓我為台灣的現況感到擔憂。 韓國科學技術資訊通信部 (MSIT)在 2022年公布「實現可信人工智慧的策略」 ( Strategy to realize trustworth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並在2024年的工作計畫中表示要成立AI安全研究所(AI Safety Research Institute)負責研究及解決AI所帶來的挑戰。除MSIT外,韓國也有個人資料保護委員會 (韓國PIPC),也就是國家等級的個資保護單位,他們涉及的領域很廣,在 2023年 8 月時,韓國PIPC公布《 人工智慧時代個人資訊安全使用政策指引 》,韓國 PIPC 將會建立以原則為中心的監管系統,也提供AI開發與服務階段個資處理標準的規範、公私合作的指引等。在 9 月時,韓國總統向世界宣布《 數位權利法案 》,10月時就組成專家小組處理與人工智慧相關的隱私議題,並依照 8 月的規劃,成立「 AI 隱私公私政策理事會 」,主要 3 大部門,主題分別為資料處理標準、風險評估、透明,由 32位來自學術界、法律界和工業界的專家組成,並由韓國 PIPC及LG的AI研究所所長共同擔任主席。在11月時就提出「 AI技術法遵示範計畫 」,發展事前評估制度。MSIT 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