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06的文章

[電影筆記]之後,RENT

那天很匆促的寫了一篇電影筆記,其實也沒什麼認真的去寫,在連聽了幾天的音樂和詳細的去了解音樂劇的背景後,漸漸了解為什麼這部電影能讓自己這麼感動,就像當初看完「The Big Blue」後,自己的情緒也沉淪了好多天一樣。看到討論區裡有個人批評這部電影把這些邊緣人給「英雄化」,其實他沒有仔細的去看,劇中的每個主角並不是沒有工作,Collins原本是在MIT教電腦世代哲學,不過在他說了實話後,他被學校開除了,也就是說,他表明自己是AIDS病患後,學校開除了他;Mimi是脫衣舞孃;Roger原本是樂團的主唱,但因為女友的死加上AIDS的陰影,可能加上了憂鬱症而無法走出過去…我想這部電影並沒有把這些人給英雄化,而是要突顯一種生活方式,英年早逝的劇作家也許想透過這部音樂劇要人珍惜生命,也許想告訴觀眾,現實生活是痛苦的,但生活裡總是有其他值得我們珍惜的,像是親情、友情與愛情。由於受限於電影的時間,我們大概只能體會到友情與愛情,像是Life Support這個團體和主角之間的友情,而愛情則是可以看到同性戀、異性戀及雙性戀,在親情上,像是Mark父母的留言、Joanne與Maureen的訂婚典禮上雙方父母的認同與接受…等,這些小地方都可以看得出來。Mark所擔任的是「記錄者」的角色,這個角色在社會上都可以看得到,在每一個小團體裡都會有一個所謂的「記錄者」。Jonathan Larson對這個角色很仁慈,沒有給他生理上的病痛,但給他的是一種心理上的折磨,對一個「記錄者」最痛苦的,是他必須看著自己所愛的人事物一一離他而去及改變,像是Benny在結婚後的轉變、Angel及其他朋友們隨時有一天都會因為AIDS的緣故而去世、而他們共同的夢想會因為「現實生活」而一點一滴的被摧毀。記錄者的工作是記錄一切的事情,而創作者則是運用天份來創作理想中的一切,Mark兩者兼具,他用他創作的天份去記錄周遭的一切,而其他人所擔任的是「創作者」。Mark、Angel、Roger都是創作者,但是要他們迎合自己不喜歡的主流市場來創作時,是很痛苦的。不知道這麼寫是否會引起人不滿,該怎麼說呢?有些人認為利用上天所賜予的天份來賺錢維生是再好不過的事,這也許是件很美好的事,如果有一天,你必須幫不認同的市場主流來服務時,就像畫家必須為自己所厭惡的人畫肖像時,畫得下去嗎?也許會有人說,那就是工作,為了生活,要吃飯就要做;但對這群…

[電影筆記]RENT--吉屋出租

「No Day But Today」是我對劇中人物印象最深的一句話。很久沒到電影院去看電影,今天自己一個人到外面的小電影院去看Rent的電影版,居然是自己一個人獨占一間放映廳,這樣也好,因為電影結束還來得及擦眼淚,沒人看到。如市面上看到的宣傳,在敘述一群窮困的藝術家,居住在紐約東區,堅持自己理想的同時,還要面對著貧窮、過去的回憶、AIDS…搜尋一下都能找到電影大綱。沒看過音樂劇,也沒看過普契尼的波希米亞人,今年音樂劇在台灣演出時,忘了去訂票,所以不像其他有看過音樂劇的人能討論何者好看,只是單純覺得,舞台的場景擴大到現實生活裡似乎更逼真了些。很多人被Seasons of Love和One Song Glory兩首曲子所吸引著,這兩首曲子的確很好聽,但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Angel和Collins兩個人對唱I'll Cover You。這兩個人大概是整部電影裡唯一真正找到真愛且堅持下去的,當Angel與Collins在暗巷裡時,Angel說:「I'm Angel.」那種感覺,就像是一盞光一樣,而『她』的確在整部電影裡扮演著那道光,讓所有的人更懂得珍惜著生命和愛。雖然無可避免的,這道光仍不敵AIDS的侵襲離開了所有人,就像Woolf說的,要有人去世才有人懂得珍惜。裡面的幾段愛情,只有Angel和Collins之間的感情最讓我感動,如果仔細觀察,Angel一個人時的場景是黑暗的,但當『她』與Collins在一起後,幾乎都是充滿光亮的場景,像當他們倆從地鐵裡出來互相表白時,那一種喜悅的情緒,他們互相坦白,而四周的也都亮了起來,之前的眉來眼去,在Collins與Angel兩人初出現在Roger和Mark的公寓時,就像是在地鐵裡,暗不見光的情況,直到出了地鐵,他們兩人的感情公開了,是如此甜美,讓我忍不住跟著他們唱了起來-反正只有我一個人。相對於Angel和Collins,Mimi和Roger之間的相遇似乎充滿黑暗、毒品、死亡與過去的包袱。有人錯誤的認為同性、雙性戀傾向或是憂鬱症、AIDS彷彿冠上了「藝術家」的光環,實在為之氣絕。我相信是這些人,他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撐多久,誰知道哪一天,他們失效的免疫系統無法再保護他們,只能任病毒摧殘,於是他們把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因為沒有明天,所以努力的把自己的才華展現出來,他們是很認真的在過每一天,每天都在與病魔對抗,而不是頂…